泰和曾春亮事件始末(曾春亮事件反映了警方什么)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1月11日上午,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曾春亮犯故意杀人、抢劫、盗窃等罪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决定对曾春亮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在两名法警的押送下,曾春亮身着防护服,双脚双手戴着镣铐走入被告席,听完判决后,他当庭表示认罪服判,不上诉。

至此,5个月前发生在江西县城乐安的这起重大刑事案件在司法程序上进入尾声。

1月11日,丰城市看守所宣判现场。

6天,3条人命

宣判前夜,曾春亮案受害者家属康国帅带着老家的一众亲友赶到了宜春下辖县级市丰城,受疫情影响,曾春亮案的开庭和宣判都在丰城市看守所进行。

2020年8月8日,是康家所有人都不愿回想的一个日子。前一天夜里,曾春亮携带尖刀潜入康国帅和父母共同居住的家中,在储物间找到一把铁锤,守候在厨房伺机杀人。

次日清晨,康国帅的母亲进入厨房,等候已久的曾春亮持铁锤锤打康母后脑部,又持弯刀捅刺其身上多处致其不再动弹。随后,曾春亮持铁锤、弯刀窜至二楼,网络上流传的那段监控视频,记录下了这一幕。画面中,曾春亮显得颇为镇静,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后据其供述,“我在厨房等的过程中很热,一直在出汗,于是我就把我小包里的一条毛巾拿了出来擦汗,然后就一直挂在脖子上了”。

2020年8月8日康家监控视频截图。受访者提供

注意到楼梯拐角处的摄像头,曾春亮熟练地将其扭转了方向。画面之外,康国帅的父亲和侄子正在二楼卧室睡觉。曾春亮持铁锤锤击床上一老一小的头部,致康国帅的父亲死亡,侄子重伤,至今尚未恢复。临走前,曾春亮还盗走四块手表、五只银手镯、一条银项链等物品以及纸币若干,徒步从大门离开。

潜逃期间,曾春亮认为自己无处藏身的现状,是山砀镇厚坊村驻村第一书记郝园平没有为其解决开采石场及住房等要求所致,于是决定杀害郝园平。

事实上,据郝园平及多位村干部证实,曾介绍曾春亮去乐安县城工业园里的口罩厂上班,白天加上夜班每个月三四千元工资,“曾春亮嫌工资低,不去”,甚至说“一个大男人三四千没什么用”。

8月12日傍晚,曾春亮携带手电筒翻墙进入厚坊村村委会,在一楼厨房吃东西后,到办公室二楼爬窗进入驻村干部休息室(误以为系郝园平住处,实为桂高平住处)蹲守。

8月13日上午8时许,桂高平与郝园平、陈川三人到厚坊村委会上班。桂高平上二楼休息室,曾春亮听到动静后遂手持尖刀躲于门后,待桂高平进入休息室,持刀将被害人桂高平杀害后逃离。

2020年8月16日,曾春亮欲在界溪村进口冲卡,被民警追至航桥卡点抓获。

曾春亮被抓获现场。

“如果不报警,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事后康家人得知,惨剧在更早前就埋下了伏笔。

曾春亮是一名累犯,在他45年的人生中,有近15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2002年12月5日他因犯盗窃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2010年5月8日刑满释放;2013年3月17日再次犯盗窃罪被判有期徒刑八年零六个月,2020年5月12日刑满释放。当天,曾春亮从浙江省金华监狱返回了抚州市乐安县,那天,曾春亮的姐姐还和他一起吃了一顿饭。

在今天的宣判现场,曾春亮的部分家属也到场了。“没想到他能杀人,现在说啥也晚了,不说了”,面对记者,曾春亮的姐姐不愿多谈,对死刑的结果,他们表现得较为平静。曾春亮的姐姐大他三岁,提起这个弟弟,只是反复说“觉得他可怜”。

1月11日,曾春亮的家属也出席了宣判。

去年5月,出狱回到江西老家的曾春亮,没有房子,兄弟姐妹也没住在老家,仍在厚坊村居住的亲戚,仅有堂侄曾首生。

曾春亮供述,他在堂侄家住了一段时间,总觉得不好意思,干脆不去住了。后来就去找朋友住,或者有钱就去住宾馆。同时,他还会到蕉坑(属丰城)打牌。

“那段时间,我找事做找不到,花钱又大手大脚,所以又开始去偷东西了。”

2020年7月21日晚,曾春亮携带螺丝刀、手电筒、手套等作案工具,骑一辆电动车随机来到同村的康家,窃财未果后就地睡着。

据厚坊村村民介绍,康家在村里属于条件中上的人家,“家里做生意,房子修得比较好,还圈出了一个小院子,全村就他们这一家”。据悉,康父性格比较直,康家长子康国帅脾气倒是很好,在村里人缘也不错。

曾春亮早年外出,很少待在村里,与康家此前并不认识,村里人猜测,曾春亮一开始就选择康家作为盗窃目标,许是看他们家的房子好,推测是个有钱人家。

7月22日早上6时30分许,康母进房时发现曾春亮并大喊有贼,曾春亮持螺丝刀将康母按倒在地,用手捂住其嘴威胁不许喊叫,此时康国帅闻声赶到、上前制止,曾春亮持螺丝刀将母子俩身体多处划伤。“我跟他说,你放下螺丝刀就走”,康国帅说完这句话,曾春亮就转身逃离了现场,随后康国帅报警。

“我现在唯一后悔的是,如果当时没报警,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宣判前夜,康国帅告诉记者,他们一家人至今睡不了一个整觉,“闭上眼睛就是父母惨死的画面”。

1月11日,康家人在等待宣判结果。

逃离现场后不久,曾春亮投靠了朋友陈国富,帮他送鸡蛋。根据检方出具的证据,曾春亮供述称“我到丰城帮陈国富送了两天鸡蛋,回到焦坑。听说山砀派出所的人找我,我就知道报案了,不能走了。8月7日我就骑着摩托车从丰城往山砀,目的就是把说话不算数的人杀害。”坐牢坐怕了的曾春亮认为自己与康家之前并不相识,也没有什么仇怨,哪知他们还是报了警,致使自己无法正常生活,遂起杀害康国帅之念。

报复杀人背后的渎职疑云

“曾春亮虽伏法服判,但是被害人家属表示不会放弃继续追究有关部门渎职责任。”宣判结束后,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侯士朝发来这段话,事实上,关于乐安县公安渎职的疑云始终伴随此案。

据媒体报道,从7月22日康家人首次报警至8月8日曾春亮首次入室杀人,当地不少人看到曾春亮自由地出入餐馆等公共场所。“8月8日前我们没看到抓捕曾春亮的通知,也没有警察来找我们询问曾的行踪。”当地一位熟悉曾春亮的旅馆老板这样告诉前来采访的媒体。

康国帅的妹妹康乐莹向记者表示,他们并不确定7月22日的报警是否立案,“因为我们只有在8月23日才收到一份没有标注签收日期的立案通知书”。

关于这份立案通知书,侯士朝律师提供的资料显示其疑似伪造。“这份文书的标题是‘丰城市公安局立案告知书’,右下角加盖的印章却是‘乐安县公安局’,案件在8月16日被移送丰城市公安前,乐安县公安与丰城市公安尚未因此案产生任何交集,丰城市公安在接手此案前,不可能、也不允许由丰城公安代乐安公安出具立案告知书。”

2020年9月9日,康乐莹与家人来到丰城市公安局,就相关情况进行了交流,“警方告诉我们,曾春亮的案件已经侦破了。丰城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说,目前他们调查了7月22日至8月8日期间,乐安警方的工作情况,确认工作中存在瑕疵,但没有渎职的情况。”

对此,侯士朝律师认为,乐安县公安的侦查工作不认真、不严谨、不秘密,未考虑报案人的安全,从而导致曾春亮获知报案情况,进而报复被害人。

“我们对乐安公安在此案中的处理是不满意的,对此我们保留继续追责的权利。”宣判结束后,康国帅在丰城市看守所前这样说道。

世界奇闻

亚运会散打冠军李腾成涉黑嫌犯(一念成魔)

2021-10-11 17:03:34

世界奇闻

马家湾加油站闹鬼事件是真的吗(马家湾加油站闹鬼真相揭秘)

2021-10-11 17:03: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