虬髯客和红佛女的小说故事(虬髯客和红佛女第一次相见即确定关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隋朝末年,社会动荡不安,九江口的江岸上走着一个行色匆匆的年轻书生。他叫李靖,由于议论朝政遭忌,被迫飘零江湖多年。如今他听说尚书杨素礼贤下士,有心去投奔,此时正好有只小船远远而来,便大声招呼渔家渡他过江。

上了渔船,李靖见渔家谈吐不俗,攀谈起来,才知道渔家原是有名的武将刘文静,因隋炀帝无道,于是弃官隐居江边。两人越谈越投机,刘文静说:“如今隋朝大势已去,太原守将李渊之子李世民贤德有为,自己打算去投奔他。”

这时船已到岸,两人人依依惜别。刘文静嘱咐李靖,若在杨素处不如意,可去太原找他。李靖站在岸边,直到望不见小船,才又匆匆赶路。他晓行夜宿,二十多天后,终于到达西京,先在僻静处找个客栈住下。

转天早晨,李靖便去尚书府求见。谁知等待多时才见门将出来说:尚书昨夜酒宴劳累,今日不见宾客,叫他改日再来。李靖闷闷不乐,回到客栈独自沉思,想自己空有文才武略,却不能为国为民出力,满腔愤慨。

第二天他又去求见,杨素也曾听说李靖文武双全,命门将把他请进花厅,问他治国之策。李靖侃侃而谈,他说:朝廷重臣不可重饮宴、拒宾客,只有重才纳贤,英雄豪杰才能为之所用。他又说,皆因连年大兴土木、赋税繁重,百姓苦于劳役苛税,世道才动乱不安。朝廷必须爱民惜力才能国富民强。杨素听了似有触动,说改日还要向他请教。李靖告辞时瞥见杨素身后站着一个手执红拂的侍女,正注目凝视着他。

他走出府门不远,门将赶上问他的住址。李靖如实回答,心里却狐疑起来:不知是祸是福?到了深夜,他独坐灯下出神,忽听有人轻叩窗户,他推开房门,见星光下站着一位俊美少年。李靖惊问:“贵客深夜驾临有何贵干?”

那少年走进屋来,笑着说:“人生一世知音难寻,哪里顾得月黑夜深?”她解下披风,李靖一看,竟是在尚书府见过的那位执拂侍女。原来这侍女本姓张,名红拂。母亲早亡,父亲是杨素手下一名武将。她自幼爱读史书兵法,仰慕有志之士。在她十二岁时,父亲战死沙场,从此便被杨素收养,教以吹弹歌舞,成为尚书府中女乐的领班。虽然红拂女每日插金披绮、笙歌曼舞,但她却常为供人作乐,蹉跎青春而郁郁寡欢,暗自立志要跳出这金丝牢笼。

这晚,杨素赏月饮酒,又命女乐们为他弹唱。红拂只得载歌载舞席前周旋,直到深夜罢宴回房。红拂见杨素数年来只知安富尊荣,料定他衰败之日不远,何处是自己的归宿?这常使她长夜难眠,她的知音又在何处?转天正逢李靖谒见杨素。李靖的俊逸潇洒和忧国忧民的大胆卓识,使她动心,她当即假称奉尚书之命叫门将问明李靖住处。

当夜深人静后,她扮成公门将佐,手持铜符,开了角门,瞒过更夫,直奔李靖下榻的客栈。飘泊风尘的李靖听了红拂的倾诉,自是百感交集,感佩知己。两个人心心相印,对着满天繁星同拜了天地。

红拂说,此非久留之地,问李靖有何打算?李靖要去投奔刘文静,察看李世民的为人,再定行止。于是他二人扮成乡村中进香夫妇模样,拂晓前悄悄来到城门口,等到城门一开,就出了西京。

他俩途中买了两匹马,一路策鞭北上。这天黄昏来到灵石地面,打算歇息一宿再走。为避人耳目,在一座荒废的古庙前下了马。他们权且把香案作床铺,又拾来干柴,煮上一锅羊肉。

红拂正梳洗,暮色中闯进来一个大汉。那大汉跨坐香案,斜倚他们的行囊,一言不发,目不转睛地看着正在临窗梳理长长秀发的红拂。

红拂也镇静地细细打量那大汉,只见他浓眉大眼,坦荡果断,满腮虬髯,威严豪放,心中便有了主意。她瞥见饮马的李靖满脸怒色,正要发作,便暗暗摆手阻止,一面急忙挽好发髻,向大汉深深一拜说:“请问壮士贵姓?”

大汉说他姓张,排行老三。红拂说他俩应是同姓兄妹,因为她也姓张,行一。大汉呵呵大笑称她一妹,红拂忙招呼李靖来见三哥。他俩行礼互道姓名。大汉张仲坚说他饿了,这时羊肉已熟,红拂忙取出胡饼,三人围坐边吃边谈。

张仲坚说红拂不像寻常人家的女儿,而李靖却是位寒士,问他们何以能结为夫妇?李靖如实相告。张仲坚盛赞一妹慧眼识英雄,他听了他们的打算,慨然长叹:“乱世争雄,但不知鹿死谁手?”红拂心中一动,脱口而出:“三哥莫非就是江湖闻名的虬髯客?”

虬髯客说:“徒有虚名尚无作为,惭愧!”红拂喜形于色,说:“有缘相逢,所见略同,何不结为金兰之交?”于是三人走出古庙,同拜苍天,结下手足之情。虬髯客约他们三日后在汾阳桥相见,同去拜会众口交赞的李世民。说罢,他跨上青骡就消失在夜色里。

次日,李靖和红拂进了太原城,在客店安顿下来。李靖修书一封,打发店伙计去州府投送给刘文静。刘文静得知李靖已到太原,迫不及待赶来相见,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红拂也不回避,为他们斟酒、烹茶。刘文静大讲李世民如何励精图治,如何求贤若渴,劝李靖留下一同辅佐他。李靖说,他三两日内定去拜会李公子。

三日后,李靖夫妇来到汾阳桥头。不多时虬髯客也如约到来,还带来一位道人,是他的好友徐洪客。李靖说了刘文静如何称赞李世民。虬髯客却问:“一妹意下如何?”红拂说:“刘文静忠贞之士,其言可信。”

虬髯客叹道:“一妹慧眼,可惜不能同去会世民了。”红拂笑了,说:“这有何难?”就邀他们同回客店稍候。顷刻间她改扮成一名清秀书童走了出来。虬髯客哈哈大笑,于是主仆四人直奔州府。李靖按照红拂的主意,投了名帖,拜望刘文静。

这时,李世民正和刘文静下棋,听说刘文静有故人来访,忙停下和他一同出迎。李世民一身布衫,一双旧履,却伟岸英武神采奕奕。他谦逊有礼而谈笑风生,宾主相逢如故,交谈融洽。道人要和李公子下棋,世民欣然同意。两人聚精会神驰骋疆场,虬髯客和李靖也是全神贯注,静观分晓。

徐洪客步步紧逼,李世民从容应对。突然,徐洪客出人意料地下了一子。犹如异军突起,观棋的二位都不禁暗暗赞赏。

只见李世民略加思索,便在远处放了一子。徐洪客把全局相了又相,推开棋盘认输,说:“这叫一子定中原,非常人所能及也。”三人都起身告辞。李世民不舍,再三挽留,要他们在府里住下,多盘桓几天,以便聆听高见。

李靖等都说改日一定再来拜会。李世民不好强留,和刘文静一同步出府门,目送他们上马驰去。回到客店,道人对虬髯客说:“一盘棋见分晓,局势已成,得天下者必是李世民,请君三思。”道人说完便飘然离去。虬髯客自知不如李世民,默然片刻,也起身告辞。李靖夫妇哪里肯放,虬髯客却决意要走。虬髯客叮嘱他们,一个月后到西京武陵坊他的小宅一叙。跨上马背,又叮嘱红拂务必同去。

再说李世民,自从那天见了李靖十分爱慕,三天过去,不见李靖再来,自己就要去客店回拜,被刘文静苦苦劝住。李靖听说此事,感佩万分。红拂更为丈夫从此能大展抱负而庆幸。虽然李靖常被李公子请去,她独处客店,也无怨言。

转眼二十天过去了,李靖夫妇准备起程去西京赴约。但不知杨素是否仍在抓他们?恰好此时传来尚书病重的消息,他俩才放心了。李靖夫妇南下,他们又路过灵石古庙,不禁相视而笑,红拂说,她也猜不透虬髯客的心思。他俩如期到达西京,找到武陵坊,但见曲巷短墙,矮房板门,想必就是虬髯客的寓所,便下马叩门。

门开了,一个家童问:“可是姑奶奶、姑老爷光临?”又说奉主人之命已等候多时,请随他进去。穿过一重院落,眼前豁然开朗,亭台楼阁,曲廊画舫,布局巧妙,或半隐于假山一侧,或坐落在莲池之畔。李靖夫妇正惊讶万分,虬髯客从花厅里迎了出来,一手握住李靖,一手握住红拂,哈哈大笑。走进花厅,见一位端庄秀丽的妇人款款站起身。虬髯客说:“一妹,你嫂嫂早就盼望见你了。”

红拂和李靖忙上前拜见。张夫人领他们来到正厅,酒筵已摆下,满桌山珍海味,金杯玉盏中美酒异香扑鼻。虬髯客说,相逢两次均无酒,今日定要开怀痛饮。说着举杯一饮而尽。随即他把手一挥,只听得笙管琴筝齐鸣,三十人的女乐犹如惊鸿自天而降,翻飞盘旋于大厅之中。

虬髯客边饮边谈,挥洒自如,妙语连篇。如此豪华,如此突然,李靖和红拂如临梦境。宴罢,虬髯客对李清夫妇说:“我有一事相托,望二位不要推却。”他俩都说决无推托之理。于是虬髯客又一挥手,丫环们托出六个玉盘,摆在桌上,盘上都盖着绣帕。

虬髯客揭去绣帕,指着盘中的钥匙、账册说:“这是我的全部家当,请收下,去辅助李世民建立功业吧。”然后,他喊了一声:“管家!”管家应声而到,领来丫环、家童和仆人共数十人。虬髯客指着李靖夫妇对他们说:“今后这二位就是你们的主人了。”众人一齐向新主人行礼。李靖夫妇不肯受礼,也不肯接钥匙和账册,要求虬髯客一同去太原。

虬髯客说:“人各有志,何必求同?”说罢,他和夫人一同步出大厅。园中已备好三匹骏马,他俩和一名家童各跨一匹。不等李靖夫妇赶来,虬髯客扬鞭策马,三骑突奔,瞬间即逝。李靖、红拂不禁黯然神伤。红拂决意留在西京,经营虬髯客的家业,叫李靖只管去建功立业,需用资财,由她供应。

从此,李靖一心辅佐李渊、李世民父子打天下,终于建立了唐王朝。唐高祖任他为行军总管,他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

唐太宗李世民登基后,任李靖为兵部尚书。他在一次征讨中,听海边盐民传说,虬髯客在扶余岛国被拥戴为王。李清和红拂怀念故人,逢年过节必设香案,遥拜南天,祝愿他们的三哥虬髯客万事如意。

世界奇闻

天狗食日必有大灾是什么现象(天狗食日必有兵灾的传说可信度)

2021-10-11 17:04:14

世界奇闻

吃人肉村事件是怎么回事(食人部落的真相)

2021-10-11 17:04: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