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病毒埃博拉活死人(得埃博拉病毒的人死状图片渗人)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关于《上帝的跳蚤》那本书中的内容,其实在上期节目就已经全部讲完了,我们说了黑死病、天花、西班牙大流感和艾滋病。但是,还有一些关于人类瘟疫的内容是我想跟同学们分享的,这部分我还是归在解读《上帝的跳蚤》系列节目当中,让同学们听起来更有连贯性,也方便以后查找。

今天我们要聊的大瘟疫是——埃博拉,节目内容主要来源于理查德·普雷斯顿在2016年出版的那本《血疫》,2019年的时候这本书还被翻拍成了同名美剧,应该很多同学们都看过。

血疫

埃博拉这个名字,大家都听说过吧?对于我们来讲,它只出现于电视新闻和网络上。没过一段时间就在非洲小范围爆发一次,虽然感觉非常的恐怖,但离我们还是很遥远的。但是别忘了我们生活在一个怎样高速的时代,就如普雷斯顿所说:“埃博拉病毒离全人类也只有一个航班的距离。”

埃博拉有多恐怖?它的生物安全等级为最高级——4级。什么概念呢?

1级是麻疹病毒,腮腺炎病毒等。治疗不需要什么特殊的安全保护措施的,洗洗手就行。

2级病毒是中等危险程度,治疗需要防护措施,进行实验是必须要在生物安全柜中操作的。像是流感病毒就归于这一安全等级。

3级病毒已经是非常危险了,狂犬病、艾滋病、鼠疫、SARS,都在这一级。进行病毒实验那可是要穿着密闭防护服的。

而第4级病毒的实验室,是有闭气门和缓冲消毒区,研究人员不仅要穿上防护服,还要进行数分钟的消毒淋浴。那个场景想想就渗人,代表病毒就是埃博拉。

第4级,基本就是为埃博拉设定的,它就是人类已知的最致命的病毒。

埃博拉长的异常奇特,其他病毒看上去就跟黑胡椒差不多,而埃博拉病毒则像是一根打了结的麻绳,所以被称为丝状病毒,还有个浪漫、温和的外号:牧羊人的曲杖。可如果被它感染,那一点都不浪漫、温和,致死率90%,根本就无药可救。埃博拉最初的宿主是蝙蝠,也是因为与野生动物发生接触才传染给人类。

当年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形容埃博拉的感染者:受到了魔鬼最恶毒的诅咒。

被感染才开始是发烧,全身疼痛,眼球变成血红色,然后是非常严重的呕吐跟腹泻。你吐出的黑色呕吐物里面,有血水和自己坏死的内脏碎片。皮肤布满红疹,整个人目光呆滞,变得冷漠迟钝,逐渐丧失所有的活力,看起来就像是僵尸一样。

最后是止不住的出血,那真是叫做七窍流血。不仅是鼻子、嘴巴、耳朵、眼睛,只要是身上有洞的地方都在出血,甚至是皮肤毛孔都在往外渗血。全身上下的皮肤都变得异常脆弱,稍有压力就会破裂。

埃博拉病毒会攻击除了骨骼以外的所有身体组织,随着病毒的疯狂增殖,从大脑到皮肤,全部都被其占领。人体就像是中了化骨绵掌一样被“熔化”,身体很迅速的就被病毒裂解,五脏六腑和皮肤最后全部坏死液化,要不是还有骨骼撑着,整个人就要变成一滩血水了。

临死之前,感染者的每一滴血液里都挤满了埃博拉病毒,最后就是一颗病毒炸弹。病毒会摧毁大脑,造成痉挛,感染者的四肢胡乱踢打,血液飞溅。病毒就用这样爆破喷溅的方式把自己再度传播开来。

如果你打开他的身体,所看到的脏器组织就如同已经死了好几天一样的腐烂液化,可以说人还没死,但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如果感染者是在医院的病床上死去的,那么整张床,以及周围的地板和墙壁甚至天花板上都是他的血。

这样的场面要有多吓人,更进一步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自己就是感染者,这个死亡过程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在看过《血疫》之后给了一句这样的评价:“这本书的第一章,是我这辈子读过最可怕的文字。”是啊,这本书中文字的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所描写的事情是在我们这个世界真实发生过的。

马尔堡病毒

1980年元旦,一个住在非洲肯尼亚西部的叫做莫内的法国人,这天他要约着自己的情人,去山上的一个山洞里游玩,那地方人烟罕至,大自然的秀美没有被人为破坏,有很多的野生动物和昆虫居住在其中,特别是有好多的蝙蝠。莫内作为业余的博物学家,对这些都极有兴趣。

游玩结束之后,回来继续上班,但是他完全不知道,已经有某种生命以他作为宿主,正在拼命地繁衍。

一个星期之后,莫内感觉头、眼睛和背部开始剧烈的疼痛,然后是高烧和呕吐,眼睛也变成了血红色。他就近到医院看病,医生完全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只知道看起来很严重。于是建议他去一家大医院看看。

之后他便买了机票,准备去内罗毕医院,那是东非最好的私立医院。

在飞机上他捧着晕机袋不停的呕吐,吐出来的是犹如沥青的黑色颗粒混在鲜红色的血里,气味仿佛是屠宰场一样。他的整个脑袋都变成了青黑色,面部肌肉下垂,结缔组织正在被病毒消融,一张脸就像是挂在头骨上。紧接着,呕吐似乎撑破了鼻腔的血管,他开始止不住的流鼻血。

大脑中的小块组织也正在被病毒液化,莫内的神情越来越呆滞,意识的高级功能逐渐被磨灭,只剩下脑干深处的区域还在工作。这被称为“人格解体”。

飞机降落,莫内站起身,鲜血滴落,衬衫上染满血污。他没有带行李,他的行李全部都在身体里面,就是数不尽的大量病毒。

莫内走出航站楼,打车去到内罗毕医院,来到门诊部,他挥舞手势表示自己病得很厉害,已经没有办法说话了。

他坐在长凳上等着医生来看他,突然他翻倒在了地上,随着一声痉挛般的呻吟,胃里涌出大量的血液,随后不停的向外喷出血液和黑色物质。紧接着响起了床单撕裂的声音,那是大肠完全打开,脱落的肠壁组织伴随着鲜血,直接从肛门喷射而出,莫内把自己的内脏都排泄了出来。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崩溃,周围的血泊迅速扩张。估计这个时候他已经听不到周围病人的惊声尖叫了。

护士赶紧把莫内推进了重病监护室。一名叫做穆索凯的年轻医生对他展开救治。他将莫内的头向后抬起,以便打气管开口插入喉镜。他并没有带橡胶手套,而是直接用手清理莫内口中的黏液和血液。呕吐物和血污的气味并没有影响到穆索凯,他集中精力低下头,自己的脸距离病人的脸只有十几厘米。他望进莫内的口腔,定位气管。

突然莫内身体一抖,黑色的呕吐物从喉咙里喷了出来,直接就喷到了穆索凯的嘴里和眼睛里。他继续自己的工作,将喉镜深插进莫内的肺,让他重新得以呼吸。

经过一系列的抢救,受尽折磨的莫内还是在第二天的凌晨就死在了重症监护室,而穆索凯医生始终陪在他身边。只是医生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杀死了病人。

一周之后,穆索凯也开始发病了,看着自己血红色的眼睛,他以为是疟疾,但是不管吃什么药都没用,很快穆索凯也在医院中奄奄一息。内罗毕的医生们马上就意识到穆索凯是被莫内身上的什么恐怖疾病传染了。一边救治他,一边把他的血清送到了美国的疾病控制中心……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是马尔堡病毒。它跟埃博拉是近亲,丝状病毒科这个怪物家族里,就只有他们两个,同样的出血热烈性疾病,差别仅在于马尔堡病毒的死亡率远低于埃博拉,但也高达25%。

穆索凯医生后来幸运地得以死里逃生,继续他的医者生涯。

马尔堡病毒与埃博拉一样来自非洲,但却有一个德国名字。是因为13年前,德国的一家药厂从乌干达进口猴子,用来生产疫苗,结果其中一批猴子就带来了马尔堡病毒。病毒变异,实现了跨物种传播,突然就在人群中显形,有7人死在了黑色的血泊之中。还好发达的德国对疫情的控制是高效的,才让这次疫情没有大规模爆发。

但是远在几千公里以外的非洲人民,就远没有这么幸运了。

非洲死神

埃博拉的第一次爆发是在1976年的刚果,疫情主要集中在埃博拉河流域,非洲死神也因此而得名。

非洲的医疗卫生条件是极差的,当地的一家医院,护士一天只有5枚针头,给所有的病人打针。埃博拉很容易就能感染每一个被病毒针头扎过的人。另外,非洲部落的葬礼有个习俗,就是亲朋好友会亲吻死者,甚至是分享泡过尸体的水。

之前我们说被埃博拉杀死的人完全就是一颗病毒炸弹,每一滴血里都包含着数亿的病毒。这样的习俗不就是排着队的去接受感染吗?排着队的去领盒饭吗?

还有在非洲许多民众都处在未开化状态,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现代传染病的知识,疫情爆发之后,他们不相信政府,甚至不相信医院。人们看到自己的亲人被送进医院之后绝大部分都死了,竟然怀疑是医院与政府合谋杀害了他们,于是冲击医院攻击医生。

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响应世界卫生组织的号召,派医疗队援助非洲。去到当地医疗队不仅要跟埃博拉战斗,还要和当地的愚昧战斗。也发生过前往援助的医疗专家被当地村民打死的事情。

从1976年之后,埃博拉就反复在非洲爆发,但是发达的西方世界对此并没有足够的重视。说到底还是因为埃博拉一直只在非洲流行,非洲以外基本没有人被感染。作为一种罕见病,30多年来因埃博拉死亡的人数也就只有几万人,还没有每年因流感死亡的人数多。因此,西方国家宁愿把钱投向流感病毒,投向西方人常见的疾病。作为商业价值的考量,对埃博拉这样的罕见病进行投资研究也是得不偿失的。

所以有人说,人类距离攻克埃博拉病毒还有50个白人感染者的距离。或许只有病毒蔓延到西方世界,才会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才会有发达国家愿意投入重金去研究它。

死神镰刀划过美国心脏

但其实,埃博拉的死神镰刀曾经就在美国的心脏,首都华盛顿一划而过。

1989年,就在华盛顿郊区的雷斯顿小镇上,有家叫做黑泽尔顿的公司,专门从世界各地进口猴子,然后卖给美国各地的生物实验室。这一次他们从菲律宾进口来的100只猴子有点不对劲。

运到公司之后,猴子就开始一只接一只的死去。没过天就已经死了有一小半。而且还传染给了猴舍里其他的猴子。公司的兽医发现猴子肠道出血,脾脏异常肿大。他自己没法判断病因,于是将死猴样本送給美国陆军的猴类专家帮忙鉴定一下。

专家认为是某种细菌感染了,把脾脏分离切碎,放到瓶子里进行培养。他还跟同事开玩笑地说,幸好不是埃博拉,不然大家可都没了。

一段时间之后培养液变得非常浑浊,这种情况往往是由于微生物感染。他和另外一个同事就打开瓶子扇闻了一下,但是什么气味也没有。他们觉得很奇怪,如果是被细菌污染的话会有特殊的气味。

于是他用电子显微镜观察样本,惊讶地发现细胞中密密麻麻地塞满了长条状的病毒,就像是装满了绳子的水桶一样。

专家很清楚这是丝状病毒,而且他也知道这个家族中的成员,无论是马尔堡还是埃博拉都是致命的杀手。他又想起自己和同事这几天都近距离地接触病毒,甚至扇闻了培养皿,瞬间被吓得魂飞魄散。

专家赶紧向军方高层汇报,在黑泽尔顿公司的猴子身上发现了埃博拉病毒,并且这次的病毒和之前的不一样,它可以通过空气进行传播,已经在猴群中扩散。专家隐瞒了自己和同事曾暴露在病毒下的事情,因为如果说了,两人马上就会被军方隔离。

公司那边的情况更糟糕,先后有两名接触猴子的工作人员发热病倒被军方严密控制了起来。军方决定,立即采取行动,要把病源地彻底清理干净,那些猴子不管有病没病,统统杀掉,就连那里细菌和霉菌都要全部杀光。

报纸已经刊登了埃博拉病毒出现在美国的消息,尽管措辞含蓄,但依然引发了公众的不安。军方立即行动,要在人们纷纷逃离华盛顿,导致交通瘫痪之前把病毒消灭干净。

士兵们穿好防护服,拿着工具走进了黑泽尔顿公司,死亡的猴子被运送出去,打开身体进行尸检,猴子的内脏已经腐烂液化,这是典型的埃博拉的症状。活着的猴子在收集血液样本之后全部都要实施安乐死。

这天公司猴舍的空调还坏了,气温飙升,几百只猴子因为高温和饥饿发出绝望的惨叫,格外刺耳。士兵们有条不紊地把猴子一只一只的挨个采血处死,这项工作一直持续了6天才把最后一只猴子解决,原本喧嚣的猴舍慢慢变成了一片死寂。

看得见的猴子杀完了,接下来是看不见的。士兵用次氯酸钠溶液擦洗整栋猴舍大楼,再把楼中所有的门窗和排风口全部用胶带封住,拿来39口电煎锅倒入消毒药品熏蒸了三天三夜,为的是杀死所有的微生物。经过这样一番处理,这里变成了全世界唯一没有任何生命体存在的建筑物。

最后,扇闻过病毒培养液的两位专家并没有发病。而被军方隔离的两位公司员工,确实感染了埃博拉病毒,但他们并没有因此而丧命,病毒在他们体内增值之后就消失了,两个人像得了一场重感冒之后就恢复了健康。

这是埃博拉病毒的一个亚种,后来就被命名为雷斯顿埃博拉亚型。它可以通过空气传播但是对人类不具有很强的杀伤力。

在非洲肆虐的埃博拉病毒为什么在菲律宾群岛会有一个性情温和的表亲呢?为什么雷斯顿埃博拉会将猴子置于死地,而偏偏放了我们人类一条生路呢?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目前都不得而知。

人类清除计划

埃博拉之所以没有在全球爆发,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它实在太过于凶残,致死率太高。感染病毒之后在发病之前是没有传染性的,而一发病宿主迅速的就被杀死了,这就极大的限制了病毒的传播。

再有就是埃博拉的传播途径太过于单一,只能依靠血液和体液接触,所以感染途径很容易被切断。

可以通过空气传播的雷斯顿亚型可能是更需要我们警惕的,虽然它目前还不会使人类发病,但如果某一天,雷斯顿病毒发生了变异,对人类也露出獠牙,并且还能通过空气快速扩散,那无疑将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灾难。

血疫的作者反思了埃博拉的来源问题:

艾滋病、埃博拉和其他的雨林病原体的显现,无疑是热带生物圈遭到破坏的自然结果。热带雨林是全世界最深的物种储备池,同时也是最大的病毒储备池,其中的所有活物都携带病毒。

而病毒一旦脱离之前的生态系统,往往会在人群中波浪式的传播,仿佛是正在衰亡的生物圈的回声。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病毒是地球启动的针对人类的免疫反应。

人类的泛滥,对生态的破坏就像是感染。混凝土的坏死点遍布全球,欧洲、日本和美国犹如癌症的烂肉,挤满了不停复制的灵长类动物,人类群落的无限扩张与蔓延,很可能会给生物圈带来大灭绝。而地球察觉到了人类的活动,并开始发挥作用了。

艾滋病、埃博拉,说不定只是大自然清除行动的第一步……

世界奇闻

白宝山的女友谢宗芬真实照片(谢宗芬真人长啥样)

2021-10-7 17:17:13

世界奇闻

圆明园中有多少稀世珍宝(圆明园十大珍宝图片)

2021-10-7 17:17: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