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牧民族幼子继承制(解释为什么幼子守业)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中原王朝的根基在于农耕文化。农耕文化最大的特点就是“定”。

住的地方固定:大多老百姓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居住地方,活动范围不超过一百里。

生产资源固定:土地都是有主的,都已经分配好的,开荒是不现实的,除非是大战乱之后。

关系是固定:生活圈中主要由家族和亲族组成,抬头见到的是亲戚,低头遇到的还是亲戚。

“定”的基础上自然就需要秩序,如果没有秩序,那“定”就会变成“不定”,这样就会带来大灾难。

正因为基于这样的生活习惯,中原王朝特别讲究“礼”。“礼”的产生是“定的需要。“礼”实际上就是一种秩序规范。人人都守礼,尊礼,那天下就能安定。如果人人不守礼,天下就乱了。

当一整套制度完善之后,那就需要将权力交接事件固定下来。

从夏王朝之后,基本上就是父死子继。

有权势的人为了开枝散叶,往往会娶多个老婆,生多个儿子,但是权力宝座只有一个,哪个儿子上?

一开始是论贤,谁贤谁上,后来发现论贤有一个大问题,会使得内部陷入四分五裂的状态。每一个儿子身边都会聚集着一大帮支持者,这些支持者会互相攻击,儿子之间也不会和睦陷入纷争,因为大家觉得自己都有机会。这样反而会成为王朝或家族最不稳定的因素,兄弟之间应该是团结一致,而不是内斗。

所以继承者必须要固定下来。

谁最合适,自然是正室的长子,也就是嫡长子。这个制度一确定就将母亲和嫡长子绑在一块。

母凭子贵,子靠母贵。

正常情况下当嫡长子出生之后,大家都会默认他是接班人,自动聚集到他的身边,这样就可以完成权力的稳定交接。不会出现因为大臣支持的对象不同而产生混乱。其他儿子知道自己没有机会,自然也会选择支持嫡长子而不是和嫡长子对着干。

比如刘盈被立为太子,刘邦想立戚夫人的儿子刘如意,结果受到张良,叔孙通,周昌等众臣的反对,最后不得不放意自己的想法。

再比如袁绍因为喜欢小儿子袁尚,最终在立嫡问题上没有弄好。这家伙让三个儿子各管一州,袁绍一死,三个儿子就内斗,结果给了曹操平定北方的机会。

刘表也是如此,他死后立了小儿子刘琮为荆州之主,没有立长子刘琦,结果曹操一南征,刘琮就投降了。

所以立嫡长子是最稳定的一种权力交接模式,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总体来说这种制度对于农耕文化来说是最优的,因为符合“定”的预期。

游牧民族刚好和农耕民族相反,他们的特点是“动”,也就是他们存在的变数。因为他们要随草而居,充满流动性,今天可能在这里,明天会移动到哪里去了。

他们是在不断移动中现实文化传承。这样也形成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两种完全相反的性格。游牧民族热情奔放,能舞能歌,释放自己的个性,快马扬鞭,而农耕民族就相对内敛,沉稳。

游牧民族的成年男子需要骑马远征,这样留守家中的反而是最小的孩子。

长子在外打拼,遇到不确定的事情也比较多,有些甚至会失去生命,大概率无法和父母呆在一起,特别是父母已经老去,无法再次奔波迁移,这样小儿子就成了最佳照顾父母的人选。

幼子守业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同时他们还形成一种“兄终弟及”的权力交接制度,并在此基础上产生“父死娶母,兄死娶嫂”的风俗。父亲过世娶继母,兄死弟娶嫂。

这种风俗在中原王朝看来是无法接受,是一种乱伦,但在匈奴这样的游牧民族中却习以为常。王昭君远嫁匈奴和亲,嫁给呼韩邪单于,结果呼韩邪单于一死,她又嫁给呼韩邪单于长子复株累单于,这让在中原文化下长大的王昭君接受不了。当时的汉王朝明确告诉她要接受匈奴的习俗。所以和亲之女作出的牺牲是十分巨大的,只能默默承受文化冲突带来的痛苦。

王昭君与呼韩邪单于生下一子,与复株累单于生下二女。

这就是“定”与“动”的基础上产生的不同的结果,一切社会制度都是由生活方式决定的。不同的生活方式看对方都不舒服的,都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方式是最好的。

世界奇闻

诸葛诞为什么反叛,诸葛诞是个什么样的人

2022-5-15 15:02:46

世界奇闻

重农抑商的认识(古代为何要重农抑商)

2022-5-15 15:03: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