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处理了多少官员,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其实不冤枉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光绪二年(1876年)腊月初九,举国轰动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终于在慈禧太后亲自过问下获得了最新进展:京城海会寺外的开棺验尸证明,死者葛品连并无中毒迹象,实为病死。

这桩被称为“清末四大奇案”之一的谋杀案,始于桃色绯闻,在此之前已经有了大大小小十多次庭审,而且每次都“证据确凿板上钉钉”,但最终还是被捅到了慈禧老佛爷这里并发生了奇迹般逆转——其实有三个重要原因:

  • 杨家人的不屈不挠;
  • 幕后推手推波助澜;
  • 慈禧借力清除隐忧;

公报私仇
桃色新闻
制造案情
官官相护
层层上报
不屈不挠
贵人相助
慈禧出手
借刀杀人

  • 如果没有杨乃武姐弟俩不屈不挠永不放弃的坚持,这个案件就不可能最终得以平反。
  • 而如果没有胡雪岩、夏同善、翁同龢以及《申报》的推波助澜,平反的路就不可能顺利。
  • 最终,如果慈禧太后心头没有刺,心底也没有打击湘军地方势力的念头,平反根本是不存在的事。

不是结局的结局

事情还得从案发时说起。

同治十二年(1873年)十月初,余杭县一家豆腐店的帮工葛品连在干活时突感全身乏力,不得已回家休息。由于病情加重,葛品连让妻子买了桂圆和东洋参煎药喝。

没想到葛品连喝完汤药,非但病情没有好转,反而一天不如一天,熬到初九暴毙在床。

据说死后尸体脸发青,口鼻流出血水。葛母沈喻氏和义母冯许氏原本就觉得儿子死得实在蹊跷,见此状怀疑他是中毒而死,于是向县衙报案。

余杭知县刘锡彤,是个即将告老还乡的七旬老朽,一开始并没太当回事。但当他听到死者是租住在当地举人杨乃武家中时,突然来了精神,立马派仵作沈祥及门丁沈彩泉前去验尸。

刘锡彤和杨乃武有过节,因为杨乃武平日喜好为乡邻打抱不平,又自恃举人,从来不给他这个小县令面子。

现在有人在你家暴毙,我看你如何脱得了干系?刘知县人老心不老,开始脑补和盘算起如何惩治这个目中无人的举人。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正当老知县刘锡彤哗啦啦打着如意小算盘时,他本县的士绅好朋友陈竹山来看望他。

这个人原本就是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主,一听说老刘在杨乃武家查案子,就把小脑袋凑到刘知县耳边:我这里有更劲爆的猛料给你哦。

那个死者葛品连的妻子葛毕氏,和她的房东杨乃武举止暧昧,街坊邻居都说这对男女有奸情!

如此劲爆,饶是居心叵测的刘锡彤也听得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后赶紧向老朋友打听更多细节,陈竹山便把当事人的情况介绍了一下。

葛毕氏,原名毕生姑,当时年方十七,生得白皙貌美,因为喜欢穿白衣绿裙,街坊邻居称她作“小白菜”。

小白菜自幼丧父,八岁时跟随改嫁的母亲搬到余杭居住,十一岁时被许给葛品连为妻,一生寄人篱下,也算是个苦命的女子。

葛家租住在杨乃武家期间,小白菜在家闲着没事,想诵经读书,偏又不识字,就向杨乃武请教,平时也常和杨乃武一家一块吃饭。

街坊邻居都觉得这一切极不正常,年轻女子抛头露面和举人老爷一个屋认字一桌吃饭,这正常吗?

知县老刘也觉得不正常,不但觉得不正常,他还把这个绯闻和葛品连突然暴毙联系上了,一幅奸夫淫妇谋杀亲夫的图景渐渐在神探刘心中变得清晰。

刘锡彤不光这样想的,他还还真的这样做了,直接命人抓来嫌疑人小白菜,审问她为何谋杀亲夫,毒物从何而来?

小白菜刚刚经历丧夫之痛,又突遭这莫名其妙的审问,几乎崩溃,只好不停说不知道。

刘知县大怒,直接放了大招——拶刑伺候!拶(zǎn)刑,也叫夹刑,即用拶子套入手指,用力收紧,夹住十指,常对女犯人使用。

酷刑之下,难有勇夫,何况还只是一个瘦弱女子“小白菜”?很快刘知县就拿到了他想要的招供:

小白菜承认了杨乃武与自己有染,她于本月初五从杨乃武手中得到砒霜,初九将砒霜下到桂圆洋参汤中,毒死了葛品连。

案情清晰,刘锡彤派人直接拿下杨乃武。但刘知县太高兴而忽略了一个重要细节,杨乃武是举人身份,不能像小白菜一样直接上大招,这给审问带来了麻烦。

依照大清律法,举人不但不能用刑,见知县连下跪都不用。杨乃武站在大堂上口若悬河,坚称初五当日,他人在余杭城外,根本不可能见到小白菜,更不可能把砒霜交给她。

虽然史料对这段细节没有记载,但我们还是能猜测到刘知县和杨乃武的过节应该不小。因为听完杨乃武的“不在场辩护”后,刘知县第一时间办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刘锡彤呈报上级,以司法公正之名请求革去杨举人身份方便审案。

当时没有网络消息闭塞,车马邮件也很慢,朝廷根本不可能知道地方真相,收到申请直接照章办事:

杨乃武革去举人,其因奸谋死本夫情由,著该抚审拟。该部知道。

刘知县虽然年龄很大,但办事效率奇高,在申请革杨乃武举人身份同时,已经派人押送杨乃武、小白菜和案件卷宗一起送到上司杭州知府陈鲁这里。

陈鲁和刘锡彤是故交,左手拿着刘知县送来的文书,右手拿着朝廷革去杨乃武举人的御批,直接对杨乃武与小白菜再次上大刑招待。

扛不住大刑的杨乃武与小白菜同时“招供”,证词在这里第一次相互补充相互印证,几乎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证据链。

陈知府几乎拿到一份完美的证词,同时还有个意外收获:杨乃武还“交待”了卖砒霜的药店和老板名字。

陈鲁赶紧通知刘锡彤去查证一番,刘锡彤发现药店和老板名字都对不上,但不知道他偷偷做了什么手脚,依然按“查实确认”上报。

同治十二年十一月初六日,陈鲁以通奸杀人的罪名判决小白菜凌迟,杨乃武斩立决,并上报浙江按察使蒯贺荪(按察使主要负责一省的刑狱诉讼事务)。

蒯贺荪接案后也没有细心审查,只是找来刘锡彤询问了一遍案情,随后又转交给浙江巡抚杨昌浚,并称此案“无冤无滥”。

清朝的惯例,死刑案件要经过,县级、府级、臬司、巡抚或总督四级审查。作为地方上最后一个把关人,杨昌浚还算尽责,他安排了人员进行了实地访查。

然而访查人下到基层终究过不了知县刘大人这一关,能查到的消息,其实也都是刘大人让他查到的。再次证明了杨乃武和刘锡彤之间的积怨真是深不可测!

同治十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杨昌浚收到访查结果,以陈鲁原拟罪名,上报刑部。至此,杨乃武与小白菜坐实“奸夫淫妇谋杀亲夫”,只等刑部呈报皇帝核准,秋后问斩。

在杭州知府陈鲁判完“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并上报巡抚时,上海一家报社似乎嗅到了花边新闻的味道,将案件内容写成了一篇桃色报道:《记余杭某生因奸谋命细情》。

这家报纸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申报》,但在同治十二年,《申报》才成立刚刚一年时间,和后来的名动江湖还有很大的距离。

它报道案件的动机和今天的媒体蹭热度并无两样,连标题都起的和今天自媒体一样。但当时因为动静实在太小,并没有引起多少人重视,以为它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

当外面各种花边新闻满天飞时,案件的两个主角在狱中已经接近崩溃。轮番的酷刑,让小白菜早已奄奄一息,杨乃武也被打得残废。

不同的是,前举人杨乃武还没有放弃,他请求同情他的狱卒,给他的姐姐杨菊贞带了一封信,直言“葛毕氏串诬,问官刑逼”,请求姐姐“赴京叩阍”,叩阍即伸冤告状。

救弟心切的姐姐立即启程进京,第一时间将冤情投到了都察院。然而都察院接受申诉后,并没当回事,直接批复给了浙江巡抚杨昌浚。

杨昌浚自然就扔给杭州知府陈鲁复审,陈鲁也一不做二不休,仍然维持原判。

徒劳无功,从京城回来的杨菊贞被折磨得像个老太婆一样。但她人如其名,依然像秋菊傲霜一样坚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变卖了全部家产准备再上京城。

同治十三年九月,杨菊贞和杨乃武之妻詹彩凤带上第二份状书再上京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这时,杨乃武姐弟命中的贵人出现了,他便是大名鼎鼎的红顶商人胡雪岩。胡府有个叫吴以同的幕僚,和杨乃武相识,他把案件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胡雪岩。

胡雪岩随即找来杨菊贞,表示将全力支持杨家打官司,还承担所有的京控费用。除了口头交待,胡雪岩还直接安排好了行程。

当时,浙江籍京官、翰林院编修夏同善恰好从杭州返京,胡雪岩亲自践行,请夏同善带上杨家姐姐,同时回京之后帮忙从中周旋。

红顶商人的缜密,真的不是普通人能想到和做到的。

夏同善带着诉状的抄写本回京之后,找到当时的宰相翁同龢,谈及杨案的曲折,请翁同龢代为帮忙。

当杨家这边一切事在人为,慢慢往最好的方向发展时,上海《申报》竟然也一直没有闲着。那些敬业的记者,竟然全程跟进了案件的发展,报出的细节也越来越多。

更让朝野舆情汹汹的是,《申报》报道倾向也由最初的花边新闻指责淫妇小白菜谋害亲夫,变成了狠挖事件背后的真相。

朝廷这边,在翁同龢的帮助下,状纸被递到了同治皇帝面前,同治下令杨昌浚严查。杨昌浚此时并没有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他只觉得自己不可能推翻自己,于是又一次维持原判。

这个结果首先惹怒了上海《申报》,几个月的跟踪,记者们已经看到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如此这般地屡次草率判决,背后一定有问题。

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初七《申报》把杨乃武申诉状全文以《浙江余杭杨氏第二次叩閽原呈底稿》的标题直接给发表了出来,整个大清国炸了。

当举国百姓翘首以盼,觉得这下该到了伸张正义的时候了吧?人算不如天算,意外竟然又出现了:同治皇帝驾崩了!再也没有人敢提审案了。

紧接着,又是全国科考开始,案子又被搁置下来。此时的杨昌浚,应该是窃喜不已的,只是他不知道,除了杨家人外,还有一双眼睛已经盯上了这件事。

这个人就是晚清王朝的最高统治者,慈禧太后。

因为《申报》尽心尽力地曝光,使得地方上一件小小的凶杀案,上升到了国家重大新闻的高度,朝野上下,沸沸扬扬。

光绪元年(1875年)四月二十四日,在舆论导向下,刑科给事中王书瑞上书,请求朝廷另派大员查办此案。

慈禧太后了解现状后立即下诏,钦命浙江学政胡瑞澜复审。

然而,慈禧很快失望并且感受到了一丝暗流涌动的威胁,同时也想起了一件往事。

胡钦差十分不给力,一到地方任人摆布。升堂之后一通大刑之下 ,杨乃武和小白菜双双“招供”。

十月初三,胡瑞澜结案,上奏朝廷“此案无有冤滥,拟按原审判定罪”。

杨菊贞两番艰难赴京,三次惊动朝廷,三次复审却拿到的都是同样的失望结果,似乎再也没有申冤的可能了。

《申报》将判决过程再度曝光,一下子点燃了民众的激愤。

浙江士子三十余人联名上书痛陈官官相护的内幕,强烈要求严查;京城也有十八名浙籍京官在汪树屏的带领下联名上奏,大为愤慨:“此案如不究明实情,浙江将无一人读书上进。”

不得不说,舆论的力量真的是可怕的。有浙籍士人、媒体舆论造势,户科给事中边宝泉再上奏,要求将此案提由刑部直接审理。

同时夏同善再次发动人脉,请翁同龢、张家骧等近臣,将该案内情面陈两宫皇太后,并强调只有提京审讯,才能以真相平民愤。

翁同龢不愧为“两朝帝师”,他十分了解慈禧内心的隐忧,言辞恳切地上奏:

如今皇帝即位不久,太后垂帘听政,可谓孤儿寡母,历史上弱干强枝、藩镇割据的问题都是因此而起,为朝廷立威势在必行!

看上去啥也没说,其实什么有说了,几年前“张汶祥刺马”那件往事历历在目,是扎在慈禧心头的一根刺。

太平天国期间,清政府为了平叛,将相当多的中央权力下方给了地方。此举固然加快了平定太平天国的进程,但负面影响也是极大的,那就是导致以湘军为代表的地方军头在各地势力膨胀发展。

当时全国一共16个巡抚,其中湘军和淮军出身的巡抚就占了11个。他们的存在,很显然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中央朝廷的权威。

同治七年,慈禧派出得力心腹之臣马新贻担任两江总督,试图打入湘军势力内部,没想到就在检阅场被当众刺杀。

这件让朝廷颜面尽失的大案,最终竟然被湘军首领曾国藩以“大哥勾引弟媳”这样的桃色绯闻定性结案,慈禧有苦难言。

如今这个杨昌浚,依然是湘军核心骨干,如此三番五次地藐视朝廷,立威势在必行!

于是就有了开头开棺验尸的一幕。

真相大白后,慈禧不顾一些大臣的反对,坚决要一撸到底,前后处置罢免了100多名涉案人员。

总而言之,

光绪三年(1877年)二月十六日,慈禧太后以光绪皇帝的名义颁布平反谕旨:

“本此案主犯杨乃武与葛毕氏俱无罪开释。但葛毕氏因与杨乃武同桌共食、诵经读诗,不守妇道,致招物议,杖八十;杨乃武与葛毕氏虽无通奸,但同食教经,不知避嫌,杖一百,被革举人身份不予恢复。”

最大的苦主,杨乃武与小白菜,虽然最终被平反,但也只是确认没有杀人犯罪,而清白与声誉,依然被认定有污点,一个杖击八十,一个杖击一百。

浙江巡抚杨昌浚、杭州知府陈鲁、余杭知县刘锡彤和浙江学政胡瑞澜等,共一百多名大小官员,或流放或革职。湘军的地方势力在这次与朝廷角力中,损失惨重。

但令人唏嘘的是,杨昌浚被革职不两年就被再次起用,在左宗棠收复新疆过程中还因筹措军饷有功迅速东山再起,后竟官至后部尚书。

没了举人身份的杨乃武,回乡养蚕最后还小有所成。而孤苦无依的小白菜,最终削发为尼,古佛青灯终老。

世界奇闻

死于自己发明的人,历史上死于自己发明的10个人

2022-5-9 15:03:15

世界奇闻

常遇春怎么暴毙的(历史上常遇春最后的下场)

2022-5-9 15:03: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