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性薄凉凉薄的人是什么样的,分析性格凉薄是怎么造成的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丈夫癌症晚期,妻子却沉迷麻将不管丈夫,还拿治病钱去买贵重首饰和大额保险,以及打骂丈夫,逼得时日不多的丈夫离家出走,躲起来,想安静走完最后的日子……

01

李红英向记者打电话求助,她说患癌症的丈夫离家出走整整一个月了,她怎么找都找不到,希望记者能帮她找到丈夫。

记者按地址找到了李红英,李红英告诉记者,丈夫陈述兵今年35岁,和她结婚已12年,两人育有一儿一女,在县城开了两个门面做门窗生意,并买了房和车,一家四口小日子过得幸福的。

然而,两年前丈夫查出结肠癌后,幸福的日子已不在,这两年丈夫一直在积极治疗,从未间断过,为了给丈夫治病,家里的车子已卖了。

丈夫做了两次手术后,本来已经好了,但没想到病情又复发,而且到了晚期,医生说治疗希望不大。她考虑再三后,就叫丈夫回家调理,没想到一个月前,丈夫不打招呼,就离家出走了。

记者问,你有没有去婆家找过他?

李红英说,我去找过,但是他家人不告诉我他的行踪,他姐夫还把我打进医院。

记者问,你是他老婆,你去找他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为什么要打你?

李红英说,我也不明白啊,他现在连小孩也不要了。

记者不相信李红英的婆家人不知道陈述兵的去向,决定带李红英再去婆家问问。

陈家只有陈爸爸在家,记者问陈爸爸,你儿子去哪了,他有没有回家?

陈爸爸说,我在家里,不知道,他没有回家。

记者见陈爸爸言词有些闪烁,便问,你不想让儿媳见儿子,是不是儿媳做错了什么事情?

陈爸爸情绪激动说,我不知道,你问她,她又不是不清楚。

记者问李红英发生了什么事情?李红英却不愿回答。

记者猜测陈述兵突然离家出走,多是与李红英有关,于是决定隔开李红英,单独和陈爸爸聊聊。

陈爸爸这才说他知道儿子的去向,但就是不想让儿媳知道,儿子的病本来已经治好了,但后来又复发,变成晚期,还做了两次手术。

记者问,你儿媳跟儿子关系是不是不好?

陈爸爸说,嗯,关系不好,我儿子这个病受不了一点点刺激。

记者问,你是不是担心他们见面了,又吵架,影响儿子的病情?

陈爸爸说,是,儿子儿媳关系不好,经常吵架,儿子这次病情复发,就是吵架引起的,儿子为了好好休养,才故意躲着儿媳的,现在是我老伴在照顾儿子。

记者见陈爸爸不愿再多说,似乎还有其它隐情,于是决定找到陈述兵了解情况,但陈爸爸始终不愿意透露儿子的去向。

02

离开陈家后,当天下午,李红英告诉记者,自从丈夫失踪后,就陆陆续续有些债主找上门来要债,这让她很心慌。

记者问,债务大概有多少?

李红英说,二十万左右。

记者问,这些债务你完全不知情吗?

李红英说,不知情,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欠那么多债,还有,我出院后去店里看,我住院前进的哪些货物都不见了,也不知道是谁拿走了,哪些货物价值一两万元。

李红英说完,转身去拿一封律师函给记者看,她说丈夫病重期间没有及时还房贷,现在人家催还贷了,再不还贷,房子就将被拍卖。

记者问,你现在有工作吗?

李红英说,没有,他一个月前失踪了,门面被迫关门了,我找过一份工作,但已经辞掉了,因为小孩没人照顾,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还贷,又那么多债务,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为了弄清丈夫为什么欠那么多债,李红英带记者去门面打听有关债务的情况,但让她没想到两个门面的锁全被换了。

李红英气愤的对记者说,不知道丈夫还有多少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记者向附近邻居打听情况,邻居告诉记者,店里的货物是几个男人来搬走的,门面是李红英的丈夫转租出去了,房东昨天都来了签字了。

李红英听后气愤不已,门面收入一直是家里的经济来源,现在丈夫瞒着她把门面退掉转让出去,这是把她逼进绝路。

记者也不明白,陈述兵已经身患重病,为什么他还要费尽心思做这些事,难道他真的丝毫不顾妻子和孩子吗,还有他人现在又究竟在哪里?

随后,记者又向附近邻居打听李红英夫妻俩的关系,以及陈述兵的去向。

邻居告诉记者,李红英夫妻俩以前感情挺好的,但陈述兵患癌后,两人感情就不好了,经常吵架,陈述兵现在可能在县中医院治疗。

03

记者和李红英马上赶去中医院,刚进医院,李红英一眼就认出了停在医院的自家摩托车,车在这里,丈夫也肯定在这里,这让她有些意外,因为她去找过好几家医院,却忽略了离家最近的中医院。

记者向护工和医生打听后,才找到了瘦骨嶙峋的陈述兵。

记者问陈述兵,你的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为什么还要躲起来,不需要妻子照顾你吗?

陈述兵说,她不会管我的。

记者问李红英,丈夫生病期间你没有照顾他吗?

李红英说,我怎么没照顾他呢,我不仅照顾他,还要挣钱付他的医药费。

陈述兵说,她挣钱了吗,我在门面看店,她去麻将馆打牌,我离家出走就是因为她不照顾我,在家里她还打我,而我又没有力气还手。

记者听后很惊讶,不敢相信问,她真的打你呀!

陈述兵说,是的,她有事没事就发脾气,抓着我推来推去,问我要钱,我说我没有钱,她就打我。

李红英说,我们都几十年的夫妻了,你不要这样子污蔑我。

记者问李红英,你跟我们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打他?

李红英说,我没有打他。

陈述兵说,你不止打我一次,你打我十多次了,你敢不敢对天发誓你没有打我?

李红英对记者说,不是这样的,是他抓我的头打我,如果是你,你会不会还手。

陈述兵说,她抢走了家里的钥匙,把我反锁在房里面,不准我出去,然后儿子来问我要钱买早餐,我给儿子20块钱,结果儿子只买了三份早餐,她们三个人吃,我是一个病人,却连早餐都没得吃。

记者问,你觉得在家里待不下去了,才离家出走是吗?

陈述兵说,是,在家里她动不动就发脾气,要么就拿杯子扔我砸我,还有一次她找不到她的存折,就拿刀逼问我,是不是我拿了,我说没有拿,叫她再找找看,她不相信,拿着刀一直逼问我,最后她在别处找到存折了,就把刀往窗一扔,窗玻璃都坏了,你说,我一个癌症病人,在家里没有尊严,还被打骂,没有饭吃,我能忍下去吗,能不离家出走吗?

记者问李红英,他说的是不是事实?

李红英避重就轻说,那是因为他原来从我包里拿过钱。

记者追问,他说的是不是事实?

李红英才承认,这个事是有的,因为当时我很生气。

李红英的话让在场人不禁同情起陈述兵,也不怪陈述兵离家出走,李红英确实过分了。

记者问陈述兵,为什么你们家出现了20万的债务?

陈述兵说,我们是做生意的,平时货款进出比较大,我生病后生意都是由她打理,钱也是她保管,可是她收钱后,用到钱时她却不拿出来。

李红英说,没有这件事,我可以对天发誓,他所有的医药费都是我付,我可以到家里拿证据,缴费单据、照片什么的都有。

陈述兵对记者说,我治病前后后就花掉了20万,医药费有时她付一部分,就说没有钱,剩下的叫我自己想办法,我只好问我姐姐借。

我生病后,家里经济很紧张,可是她明知家里经济紧张,明知我需要钱治病,但她还是去买一万多块的手镯,给小孩买一年九千块的保险,这些都是没有必要的生活开支,我们两个经常吵架,一吵架,她就把家里茶几、电视机、门窗等等很多东西都摔坏了,我不得不重新换,这些都需要钱。

记者问李红英有没有她丈夫说的这些事?李红英说,这都是以前的事了,不是他生病期间的事。

陈述兵见妻子不承认,请求单独和记者谈谈,他有话说。

陈述兵告诉记者,这一个月他是故意躲着妻子的,一个是怕被挨打,一个是怕吵架,我身体根本受不了她的折磨。

生病前两人有时也吵架,但我生病后她变化很大,尤其是我这次病复发后,生命进入倒计时,她脾气变得更暴躁易怒,随时都会发脾气,找我吵架,她什么事情都是为她自己着想,不顾我的感受,还私自拿了一些钱。

记者问,你的意思是说她私自存钱,大概有多少?

陈述兵说,是的,最少有8万。

记者问,你离家出走,就是想过点安静的日子吗?

陈述兵哽咽的说,对,我就想着这次出院后,就回乡下,每天让我妈照顾我,过完最后的日子。

说到最后,陈述兵忍不住哭出声,眼里尽是悲伤,等他稍微平静下来后,他答应记者,下午他会拿出所有账单和欠条跟妻子对质,只希望妻子还他安宁。

04

记者听了陈述兵诉说后,去找李红英了解下情况。

李红英说,自从他生病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和他家人总是排斥我,很多事情都瞒着我,好像我是一个外人一样。

我觉得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他住院时,有时候我去照顾他,有时候我要回店里做点生意,我还要照顾两个孩子,这些都是我一个人在顶着。

记者问,婆家人没有帮下你吗?

李红英说,没有,在我最需要公婆帮忙的时候,他们却说我怎么管得了你那么多,公婆不肯帮忙,他又不配合我,你知道吗,他第二次手术后,本来恢复得比较好的,我劝他好好养病,有可能会好的,可他就是不听我劝,去外面和别人抽烟喝酒,我就很气,我花了大把时间和精力去让他好起来,是希望孩子有个完整的家,他却不配合我,屡劝不听,我就忍不住和他吵架。

记者说,他生病期间,你精神压力确实很大是吧?

李红英说,那是肯定的,换了谁精神压力都大,加上他再说一些刺激的话,你说我精神会不会崩溃。

记者问,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你精神和情绪确实不太稳定是吗?

李红英说,是的,我多次情绪失控就打了他。

记者问,他病情已经发展到这步了,那你还希望和他好好过吗?

李红英说,其实,他不说哪些刺激的话,不做哪些刺激的事,我可以理解,可以陪他走完最后一段路,因为毕竟还是一家人。

最后,李红英希望和丈夫能够敞开心扉的谈一次,正好陈述兵下午也想和李红英对帐,不妨在对帐清楚后,两人好好谈谈。

05

下午,记者和李红英去了医院,陈述兵拿了一叠帐单和欠条给记者看,并逐张讲解,借谁的钱,又欠谁的货款,现在实际欠的债总共22.8万元,除了借姐姐姐夫的2万是事后才告诉妻子外,其它的欠债都是夫妻俩一起去办的。

记者问李红英知情吗?李红英却说不知情。

陈述兵说,怎么不知道,当时她和孩子都在场,她不承认,我可以马上打电话给债主,向债主求证。

记者再次问李红英,你真的不知道吗?李红英还是说不知道。

陈述兵当场拨通债主的电话,并放了免提,债主详细说了欠债情况和金额,并证实当初是陈述兵和李红英夫妻俩一起打欠条的,但签名时只是陈述兵一个人签名。

欠债的事已经弄清了,债主也证实李红英是知情的,至于与债主通电话前,李红英为什么否认,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记者问陈述兵,搬走货物和转让门面又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不知道?

陈述兵说,她怎么不知道呢,搬走货物一事我已经和她说,她知情的。

记者说,可是转让店面她确实不知情,门面邻居说了,她才知道你把门面转让了。

陈述兵说,怎么不知道呢,我没离家出走时,房东就催了,门面到期了,要交房租,她就告诉我她要去哪里哪里收钱回来交房租,然而她收了几万元回来,却不交门面房租。

李红英说,你还不是一样,你去收钱时,我不在场,也不知道你具体收了多少钱,钱又用去哪里了。

陈述兵说,我都有帐目的,本子都在这里,还有电话,我做什么,债主都知道,你还不相信,我收回的钱都用来治病了。

李红英见丈夫虽然对发生的事一一做了解释,但丈夫丝毫没有打算要和她一起解决债务的问题,心里很难过。

因此,当记者问她对夫妻俩的关系如何打算时,李红英说,如果他想和我们一起过,我欢迎,我会和孩子一起陪他到最后,如果他要是想离婚那就离算了。

记者问陈述兵,你愿意回家吗?

陈述兵哽咽说,我不愿意,我想出院回乡下,过点清静的日子,安静走完最后的日子。

陈母看着儿子那么难过,忍不住指责儿媳,我儿子病成这样,都是因为你,你的心太黑了。

李红英见丈夫不愿意回家,也不愿意和她一起解决债务问题,本来就难过了,当听到婆婆指责她时,李红英情绪激动,和婆婆吵了起来。

一旁的陈述兵却捂着肚子疼痛加剧,表情痛苦,记者赶紧把婆媳两人拉出病房。

婆媳俩在吵架,陈述兵的女儿欣欣趴在门口,往病房里看着父亲,却始终不愿靠近父亲。

陈述兵见女儿那样子,心中无比悲伤,哭着告诉记者,儿女说过,我死了她一滴眼泪都不会流。

记者说,其实你还是希望儿子女儿都陪在你身边的是吗。

陈述兵说,是,可现在不可能了。

记者看着陈述兵悲伤难过,走到门口,哄欣欣叫一声爸爸,欣欣不但不肯叫,还说他不是我爸爸。

陈述兵听后更加悲伤,他35年的人生,有家有妻,有儿有女,亲情的凉簿让他恍若一场梦,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留在心里的尽是悲伤。

病房里,陈述兵悲伤难过,泪流满面。

病房外,李红英想到今后要面对巨额债务和抚养两个孩子,压力大,她愤愤不平说,孩子毕竟是两个人的,我一个女人家,现在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小孩怎么办?

记者说,你清楚目前的形势吗,你丈夫目前身体不行了,医生也说了,最快的话可能就是一个月的事情,慢的话也不会超过半年,他的日子不多,以他身体状况是不可能去照顾小孩了,这件事情对你来说虽然非常不公平,但是夫妻之间不就是这样吗,一方落难没有能力了,另一方就要担起来,你只能认了,就算你去逼他,他也没有办法,他都快离开这人世了,他现在只希望安静的走完最后的日子。

在记者的劝说下,最后,李红英答应记者,这段时间不再和丈夫吵闹,让丈夫安安静静走完最后的日子,但她会起诉,等待法院的公正判决。

@荷香袭人来:丈夫不幸得癌症,李红英作为妻子,本来应该和丈夫一起去面对,然而她明知家里经济紧张和丈夫需要钱治病的情况下,还拿钱去买贵重的首饰和大额保险,为了自己的将来还偷偷的存钱,在丈夫生命进入倒计时,李红英不但没想到给丈夫更多的关心和温暖,让丈夫安静的走完最后的日子,反而不停的和丈夫吵闹,甚至还打丈夫,逼得时日不多的丈夫离家出走,患难不见真情,李红英凉薄让人心寒。

写在最后:

病人在生病时,特别脆弱,更加渴望被关心,尤其是得了癌症的病人,不管是精神和心里压力都很大,这个时候,亲人也好,伴侣也好,都要和患癌病人一起面对,尽心照顾和陪伴患癌的病人,不离不弃。
做人不要太凉薄,因为对别人凉薄,其实也是对自己凉薄。

世界奇闻

老了以后最大的悲哀,人老了以后什么最重要

2022-5-9 15:09:28

世界奇闻

成年人的世界有多少无奈的句子,成年人的无奈世界的感悟

2022-5-9 15:10: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