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路夫妻永远是贼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半路夫妻永远都是贼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49岁的宋芸嫁给大自己16岁但家产千万的郑渝胜,婚后一年多,宋芸却被郑家人赶出家门,而且郑渝胜还起诉要离婚,背后原因让人惊讶……

宋芸在第一段婚姻里,她和前夫育有一个女儿,女儿5岁时,前夫以性格不和及婆媳矛盾为由向法院起诉离婚,离婚后,女儿判给前夫。

婚姻失败,感情受伤的宋芸在离婚后8年里,没有再找男朋友,一直过着单身的日子,直到3年前,49岁的宋芸遇上65岁的郑渝胜时,才产生再婚的念头。

郑渝胜是当地有名的中草药经销商,家里开有一家药厂,还有一辆路虎和一辆奔驰,家产千万,物质条件优越。

郑渝胜虽然事业有成,但他有过两段婚姻,在第一段婚姻里,儿子张励4岁那年,妻子病逝,之后,经人介绍,郑渝胜与第二任妻子赵素梅重组家庭,两人一起生活了近20年,但最终还是以离婚收场。离婚后,很多人介绍对象给郑渝胜,但郑渝胜都不满意,直到遇上宋芸,才满意。

郑渝胜觉得宋芸温柔善良,宋芸觉得郑渝胜为人诚恳大方,舍得为她花钱,两人彼此一见钟情,相识两个月后,两人就领了结婚证,宋芸的户口也迁到郑家。

领结婚证三年后,宋芸找到记者,说她结婚三年,却被郑家赶出家门一年多了,一年多来,她四处借住在亲戚家,居无定所,心里很不是滋味,而且每天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很孤独,想回郑家和丈夫安度晚年。

记者问宋芸为什么被郑家赶出家门?

宋芸说,婚后一年,我提出去郑家药厂上班,却遭到丈夫的郑渝胜的儿子儿媳强烈反对,丈夫又做不了主,因此引发家庭矛盾,不久后,我就被赶出家门。

事情真的如宋芸说的吗,记者决定前往郑家了解情况。

在前往郑家的路上,宋芸指着眼前房子和露台说,这些都是丈夫的药厂,现在丈夫生意越做越大,下个月药厂就要搬迁到新地址。

准备到郑家门口时,记者见一个男子马上把铁门关起来,并且上了锁。宋芸告诉记者,那个男子就是丈夫的儿子郑励,就是他将自己赶出这个家的。

这时,郑渝胜出现在门里边,宋芸对记者说他就是我的丈夫郑渝胜。

记者问郑渝胜,为什么要将宋芸赶出家门?

郑渝胜说,她骗了我的钱就走,是她自己离家出走的,不是被我们赶走的。

记者问,她骗了你多少钱?

郑渝胜说,一万元,她骗了钱就走。

宋芸插话说,我说去药厂上班,他不准,还打了我。

郑渝胜说,我什么时候打你了,你不能乱说,说假话。

接着,郑渝胜告诉记者,婚后不久,我就带她去北京旅游,几千元的衣服也买给她,我每个月还给她3000元生活费,春节时我又给她一万元过节费,她拿了钱就走,我去找过她几次,叫她回来,她却不肯回,还说我年纪大了,不想理我。

记者说,这么说,你对她很好啊。

郑渝胜说,我和她结婚是真心想和她过日子,我家人也喜欢和尊重她,我对她好,就是想让她知道我重视她,可后来发现她嫁给我的目的却不纯,她骗我钱,她就是想要钱,还有她沉迷D博,婚后一年多时间,我前前后后就给她几万元,她根本就不是个安心过日子的人。

宋芸却否认她D博。

记者对宋芸说,我觉得叔叔对你还是可以的,证明他是真心想和你过日子的。

宋芸说,可他的儿子儿媳却不赞成我们两人的婚姻,还背后搞破坏,让我们两人有矛盾,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想去药厂上班,他儿子儿媳却认为我要争家产,而他也站在他儿子儿媳那边,这些邻居们都知道的,你可以去采访邻居。

郑渝胜说,她就是想要钱和争家产,婚后一年,她就提出要药厂上班,还要药厂的50%股权,还要一半家产,遭到我全家人反对后,她就说和我领有结婚证,她受法律保护,此外,婚后一年零四个月她就花了6万元,还嫌我老了没用了,说她不想待在我家了。

药厂虽然是我一手建的,但在8年前,我就已经将药厂的全部股权转到儿子儿媳名下了,我现在只是药厂的一个工作人员,她却想要药厂的一半股权,就更加证明了她和我结婚目的不纯。

记者听后很惊讶,问宋芸,你提过这些要求吗?

宋芸否认,我没有提过要求,绝对没有提过。

郑渝胜见宋芸否认,气愤说,她就是提过要求,这事邻居可以作证。

随后,郑渝胜叫来了一位邻居,这位邻居曾经调解过张渝胜和宋芸之间的矛盾,邻居证实宋芸确实提过想要药厂50%股权和要一半财产,凭良心说,宋芸提出的要求不对、不合理,郑家的产业早就有了,不是宋芸嫁来张家这一年才创下的,她一结婚就要药厂股权和财产,这可能吗?

邻居作证后,郑渝胜又拿出长达七页的记事簿给记者看,说这上面全是宋芸对郑家无中生有的控诉和污蔑,她写好了,还逐家逐户去发,损郑家名誉。

宋芸争辩说,我写的都是一些小事啊。

郑渝胜气愤得,再次叫记者看七页记事簿,你看看她都写的是什么,我根本没打他她,她却说我打他,还说我和儿媳怎样怎样,全是些乱七八糟损人名誉的事。

记者问郑渝胜,你现在和她还有回头的可能吗?

郑渝胜说,不可能回头,她太毒辣了。

记者劝郑渝胜,我看你也是一把年纪了,结一次婚也不容易,她提的要求不合理,你可以不满足她,日子照过下去。

郑渝胜说,她和我结婚目的不纯,还几次三番离家出走,开始时,我念及夫妻情份,几放主动努力和她沟通,可她拒绝沟通,反过来还污蔑我,我对这份感情已经彻底死心了,不可能和她回头,而且我已经起诉离婚了。

见丈夫口口声声说不可能回头了,宋芸突然情绪激动,大声指责丈夫的儿子儿媳太狠毒了,在背后教唆丈夫与她闹矛盾,和她离婚,这次她带记者来,就是揭穿丈夫的儿子儿媳的脸面和目的。

邻居看不下去,说宋芸,你这样子搞,你还进得郑家门,还过得日子下去吗,就算老人同意给你股权,可老人的儿子儿媳能同意吗,这是不可能的。

这时,郑渝胜的儿媳丁凯慧出现了,丁凯慧对记者说,婚每家每户去发污蔑内容,我完全可以去告她污蔑,还有她嫁进这个家,就是要钱的,她的目的很明确。

宋芸说,我不是为了钱,我是来过日子的,不是来做保姆的,他也不是找伴,而是找我来给你做保姆的,你的孩子还是我带的。

郑渝胜说,你要说清楚,孩子明明是外婆带的,怎么就成你带了。

见宋芸不可理喻,丁凯慧气愤的对记者说,对于公公和宋芸的婚姻,她和丈夫非常支持,希望公公晚年生活也有个伴,却没想到宋芸接二连三的做出不讲理又有损郑家颜面的事,对于公公和她的婚姻是否能继续,她和丈夫尊重公公的决定,不会干预。

郑渝胜对记者说,之前,我要和她离婚,她不同意,还说要死也死在我家,死都要药厂的一半股权。

宋芸说,我死也要维护我的尊严。

记者问,什么尊严?

宋芸说,他们说我骗婚骗钱,我不想背负这个罪名,我这次来就是把这个事情弄清楚。

郑渝胜见宋芸这样,更加坚决要离婚,可宋芸不同意离婚,记者希望郑渝胜再好好想想,给彼此一次机会,如果日子还过得下去,就努力过下去,毕竟当初彼此都认为对方是自己想找的人。

郑渝胜说,她嘴上说想过日子,回这个家,但她对我没有感情,她说我老了给不了她幸福,我现在已经起诉离婚了,不可能再和她过日子,希望她不要再纠缠下去了。

郑渝胜态度决绝,没有一点回旋的意思,僵持下去也没有意义,记者决定先离开郑家。

离开郑家后,宋芸说,表面上丈夫对她好,实际上她在郑家饱受摧残,备受压抑,同时,建议记者去向郑家附近邻居打听,就明白真相了。

第二天,记者去郑家向附近邻居了解,邻居们对郑渝胜与宋芸说法不一。

有人说两人闹离婚,郑渝胜还是要负很大责任,郑渝胜虽然家产丰厚,但为人小气,脾气又急燥,他对宋芸的照顾十分有限,儿子儿媳对宋芸也有意见。

有人说,郑渝胜的儿子儿媳也不是一定要他们离婚,是宋芸自己离家出走的,宋芸觉得自己在郑家没有地位,她一个后妈,嫁进来不久,就提出要股份要财产,这些年药厂都是郑家儿子儿媳经营和打理,这可能吗,她不摆正自己的地位,肯定引起郑家儿子儿媳的反感。

有人说,郑渝胜对宋芸还是不错的,每月都给钱她,宋芸户口在这里,村里征收,她也有份,属于她的那份征收款郑家儿子儿媳也给她,这不好吗,她还不知足,都二婚了,不好好过日子,还去争什么地位和家产。

综合邻居们说的,郑渝胜和宋芸婚变,矛盾多,其实都是因为钱引起。

如今,郑渝胜坚决离婚,宋芸怎么办,她又有什么打算?

记者回到宋芸的住处,宋芸穿上昔日丈夫买给她的衣服让记者看,她说看到漂亮的衣服时,丈夫会毫不犹豫的买给她,她身上穿的这件黑色丈衣,就是丈夫买给她的,她特别喜欢这件大衣,刚结婚那时,两人真的很快乐和幸福。

记者问,晚年生活你最看重的是什么?

宋芸说,当然是一家人和和睦睦的过日子,没有烦恼、矛盾和猜忌。

记者问,你在郑家,在哪方面让你不满意?

宋芸说,郑家对我防范心重,不信任我,没有把我当一家人看待,村里征收,每年每人都有相应补助,去年征收,丈夫名下有10万征收款,我名下本来也有5万征收款,可郑家却以我不在家为由主动放弃了,放弃了,我就得不到这5万元,要是郑家把我当成一家人,会放弃我名下的5万元吗?

在郑家生活一年多,我过得很压抑,都想轻生了,因为压抑,我身体也跟着不好,现在我是更年期综合征,什么病都出来了。

记者问,既然如此,这段婚姻你还想要吗?

宋芸说,他坚决离婚,我也有些不想再继续下去,但我没有一个安稳的住处,希望他能给我一些补偿,两人和平离婚。

宋芸的希望能如愿吗?在记者的陪同下,宋芸再次去郑家,但郑家却锁着门,郑渝胜经常坐的红色越野车也不在家。

听说宋芸要跟郑渝胜协商离婚,附近邻居很不理解,有邻居劝说宋芸不要离婚,郑渝胜是个老实人,脾气虽然差点,但心地还好,两人一起过下去,以后老了,郑渝胜也会留些钱给你的,若离婚,就算你能拿到七万八万或十万,你没有家,这点钱又能做得什么。

现在村里征收,每年都有很多补助,你户口在这里,也有份,如果你能调整好心态,放弃争不到的家庭地位,和郑渝胜好好过日子,未来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再说这个月底药厂就搬走了,他的儿子儿媳也会离开,两代人不住在一起,矛盾少,你们两人也正好过二人世界,。

听了邻居的劝说,宋芸权衡之后,决定找张渝胜好好沟通一次,挽回两人的婚姻。

宋芸主动约郑渝胜出来吃饭,郑渝胜也如约而到,宋芸像昔日一样自然的给丈夫盛汤,这一举行触及了郑渝胜心底的柔软,不禁对记者夸起宋芸昔日的好,还说宋芸离家出走后,他几次去接她回家,劝她只要不闹,日子会好好的,但她不跟我回。

记者见两人曾经确实有情,决定帮助两人,让两人有机会好好协商一下,饭后,记者把两人带到当地村委会进来调解。

记者对郑渝胜说,阿姨还是想和你好好过日子的。

郑渝胜说,想过日子,她也得有个好态度,我几次去接她回家,可是她不同意跟我回家,那时她懂得转弯就好了。

记者说,那时候她还想不通,劝她的人没能站在她角度理解她,我们介入了,我们理解她的委屈,知道她存在的问题,在我们劝说下,她现在想通了。

张渝胜说,我知道你们做了很多工作,但我被她冷漠拒绝多次,我心也死了,现在要我接受她很难了,我已经起诉到法院,我和她都请了律师,我还是想离婚。

宋芸见丈夫态度坚决,不愿意给她一次机会,难过得哭着说,我和他结婚,肯定是有感情的,我是因为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才结婚的,我不是为了钱,结婚时我就知道家产都在他儿子儿媳名下,他没有钱,如果我为了钱,我可以去找一个比他有钱的,是不是?

我母亲瘫痪,都是我照顾她,没有去工作,我也没有钱,我不是一个心坏的人,我也不会因为什么抛弃他,这个时间可以见证,我和他结婚,就没想过要和他离婚。

听了宋芸的话,记者问郑渝胜,你要不要撤诉?

郑渝胜说,不能撤诉,起诉不能当儿戏,已经起诉两次了,上一次没离成,这次一定离婚,离婚后看她的表现,如果她表现好,两人可以重新来,继续下去。

当地司法所吴副所长说,有些事不要强求,特别是感情,有人说婚姻是一场戏,但不是演戏,如果没有感情,在一起生活也没有意义,离婚是可以离,但财产分割方面,两人有没有共同财产,要怎么分割,这方面要搞清楚,搞不清楚,女方也会纠缠不清,郑渝胜要根据女方的实际情况,酌情给女方补偿。

吴副所长说完,问宋芸,上次开庭,你要求补偿是多少?

宋芸说,我没有钱,也没有房,我提出了要17万补偿。

郑渝胜说,两人没有共同财产,他挣的工资基本都给宋芸了,现在要他补偿宋芸17万,这是不可能的,还是走法律程序吧。

吴副所长说,村里征收,你名下的10万就是夫妻共同财产,宋芸名下本来有5万,但你家以她不在家为由放弃了,我建议将这两笔钱合起来,你补偿8万给宋芸,两人和平离婚。

郑渝胜不同意,他说,这一年多来,她在外面打工也存有钱,她的钱是不是也是夫妻共同财产,是不是也要分,我最多只能补偿一万给她,另外,如果她那5万到帐,我会给她。

郑渝胜不接吴副所长的受建议,也不愿再协商下去,起身劲直离开村委会办公室。

调解失败后,记者问,你觉得你们两人不能在一起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宋芸说,受他儿子儿媳的影响,他自己的婚姻他自己不能作主,这就是最大的原因。

记者问,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宋芸对说,我一直愿意和他过日子,可是现在他不愿意和我过,如果他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补偿,我不同意离婚。

宋芸的想法可以理解,毕竟当初她和郑渝胜彼此都是对方满意的对象,认为能一起过日子,相伴到老的人,可是结婚三年,两人为什么就走到今天的地步,双方都有原因,宋芸也要好好深思,至于她想挽留这段婚姻,想要合理补偿,庭外调解不下,夫妻俩只能法庭上见,由法院判决。

@荷香袭人来:宋芸说当初再婚不是为了钱,只是想好好过日子,两人相伴到老,可是结婚刚一年,她却提出要郑家药厂的一半股份和一半家产,这真的不合适,也不合情合理,一是她对郑家还没有什么付出,二是时机不对,她还没有和郑家人真正融合在一起,关系也没好到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丈夫和丈夫子女都毫不介意,三是再婚最忌讳的就是和对方子女争家产。

宋芸婚前就知道郑家的财产在郑家儿子儿媳名下,却还要去争,这不是在制造矛盾和惦记人家的财产吗,惦记人家的财产,这和“贼”又有什么区别,她这样做注定了她再婚的婚姻不幸福,难走到尽头。

当然,宋芸和郑渝胜的婚姻走到这一步,郑渝胜也责任,郑渝胜第二段和第三段婚姻他都没有经营好,这就值得他好好深思和反省。

回到主题,“半路夫妻,永远是贼”,对于这句话,我不完全认同,虽然有些半路夫妻不同心,彼此防着对方,或者图对方的钱财和财产,确实是“贼”,但并不是所有的半路夫妻都是“贼”,都不幸福,我有个同事大姐就是半路夫妻,他们夫妻俩同心,再婚10多年了,夫妻俩比很多头婚夫妻都幸福。

写在最后:

二婚最大的矛盾,就是与对方子女在财产方面的纠纷,因此,半路夫妻要想幸福,建议最好婚前做财产公证,避免婚后在财产方面发生矛盾和纠纷,婚后要同心,彼此信任,不要猜疑,不要算计,不要贪图对方的钱财,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了结婚的初心,以情为重,看淡名利,彼此温暖,一起相伴到老。

世界奇闻

成年人的世界有多少无奈的句子,成年人的无奈世界的感悟

2022-5-9 15:10:10

世界奇闻

得癌症的家庭没好日子过了,分析得了癌症的家庭该怎么办

2022-5-9 15:10: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