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癌症的家庭没好日子过了,分析得了癌症的家庭该怎么办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017年,我父亲查出癌症晚期后,3个月就去世。在父亲最后3个月的生命里,我们和父亲是这样度过,现在我总结出来,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这一生,我永远不会忘记2017年2月5日(父亲查出癌症日期)和2017年4月29日(父亲去世日期)这两个日期,这两个日期让我悲痛欲绝。

2017年春节前一个月,父亲莫名的消瘦,我们想带父亲去检查,父亲却不肯去,说他只是肠胃不好和晚上睡不好,过段时间就好。

我们拗不过父亲,加上父亲一向身体比较好,以及临近春节,我们便随父亲,在诊所拿些药吃,观察一段时间。

没想到春节时,父亲更瘦,连肉都咽不下,我们预感不太好,决定春节后医生上班了,说什么也带父亲去检查。

春节假期结束,我返回工作的城市上班,返回前,我做通了父亲的思想工作,父亲同意了医生上班后就去检查。

2017年2月3日,正月初七,弟弟带父亲去医院检查,到了医生,才知道医生初九才正式上班。

2017年2月5日,正月初九,一大早,弟弟就带父亲去医院检查。医生建议做的检查,弟弟都带父亲去做。

上午11点多,弟弟打电话给我们,哭着说,父亲的检查结果出来了,父亲查出癌症晚期,并且已经多部位转移了,医生说手术治疗无望,也不建议做手术,以父亲的病情来看,父亲的生命可能只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了。

虽然在父亲检查前,我们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但说什么也没想到父亲竟然是癌症晚期,而且已多部位转移,生命可能只有两三个月了。

这噩耗来得太突然了,我们接受不了,也难接受,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梦醒了,父亲还是那个身体健康的父亲,多希望这只是医生误诊了。

在电话里,弟弟哭,我也哭,心很痛很痛。我说我不相信,一定是误诊了,一定带父亲换家医院检查。

下午,大哥和弟弟带父亲去另一家医院检查,村上一个兄弟在医院做医生,大哥和弟弟特意去找了这个兄弟。

可是,事实是残酷的, 检查结果和上午那家医院的检查结果一样,就连医生说的话都差不多,仿佛约好似的。

村上兄弟也难过地拍大哥和弟弟的肩膀,算是安慰,同时,说父亲病情已经很严重了,治疗无望,父亲有什么心愿的,我们要尽量尽快去实现他的心愿,不要让父亲有遗憾。

父亲被“判刑”了,我们再怎么难过和心痛,再怎么接受不了,最终也不得不去面对事实。

我们兄妹几人商量后,决定对父亲和母亲隐瞒父亲的真实病情,不让二老难过和心里压力大。

我们对父亲母亲说,父亲只是肝和胃有点小问题,住院吊针和吃些药就好。

父亲半信半疑,你们带我去两家医院检查,真的只是小问题吗?

大哥和弟弟解释说,因为第一家医院设备有限,不能做全套检查,叫我们带你去第二家医院继续做未做的检查,那里设备齐全。

父亲听后,若有所思,但没再说什么。

父亲住进医院刚一两天,从未住院过的父亲就受不了了,吵着要回家,说医院气味难闻,躺在病床上浑身难受,闷得慌。

村上兄弟见父亲吵着要回家,对大哥和弟弟说,父亲的病情确实难了,除非有奇迹发生,既然父亲想回家,就让他回吧,回家了他也开心些,西药这边就停了吧,拿些中药给他吃,或许会有奇迹。

根据实际情况,我们考虑再三后,没有给父亲做手术治疗,也停掉了西药,如父亲所愿,让他回家,同时,找了个口碑不错的老中医开药给父亲吃。

我们一边希望有奇迹发生,一边想着怎样不让父亲母亲起疑心,一边极力掩饰着内心的难过。

在父亲查出癌症那个月,我们想多陪伴父亲,但又不敢刻意去陪在父亲身边,那种感觉很难受。

在难受中走过了2月,迎来了3月。

都说阳春三月,春暖花开,是个让人愉悦的好时节,然而我们却愉悦不起来,因为父亲的病情发展很快。

2月份,父亲还能走门走走,和别人聊下天,打下牌。进入了3月,父亲咽不下饭菜,只能吃流食,身体更加消瘦,浑身乏力,连门也不出了。

敏感的母亲说,她不相信父亲的身体只是小问题,看父亲的情况,也绝不是小问题,追问我们父亲的真实病情,说我们若不告诉她,她更加担心,我们如实告诉她了,有些事该做的她才能去做。

母亲一再追问我们,并一再保证她能接受得住最坏的结果。

父亲是我们的父亲,但也是母亲的老伴,母亲有权知道,除非母亲不提。我们考虑再三,最后还是如实把父亲的病情告诉了母亲。

母亲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难以接受,那几天晚上,母亲总是偷偷哭,头发也白了许多,但在父亲面前,她又极力掩饰内心的难过,像个没事似的尽可能的陪父亲。

因为父亲没力气出门,只能呆在家里,或坐或躺,或看电视,或听方言剧。

看着父亲的病情发展快,我们不再顾虑,也尽可能的陪着父亲,害怕有遗憾。

而我每周五下午下班了,就马上赶去搭车回家,虽然回到家已经近10点了,但我不想错过陪伴父亲的时光。

几个子女中,父亲最疼爱我,我回家他特别开心,周五那天,他从早上就开始盼望,有时还问母亲这个周末我还回不回家,有时又叫母亲晚上去路口等我,天黑了,怕我一个人走路害怕。(以前我回家,只要父亲知道我是晚上到,就去路口等我,然后和我一起回家。)

3月中旬,父亲的肚子开始发胀,肚子也比之前痛,情绪开始不稳定,经常烦燥不安,有时甚至生气。

我们知道父亲的病情又严重了,父亲的烦燥也是因为病情引起,他自己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这个时候,我们除了陪父亲,更多的是理解父亲,包容父亲。

在父亲烦燥不安时,只要6岁的小侄子在家,我们都把小侄子叫到父亲跟前,父亲一见到他心爱的小孙子,烦燥不安的情绪就会平静下来,变得很开心。可以说,小侄子是父亲情绪的调节剂,是父亲的开心果。

一天早上,父亲突然吐血,血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

母亲打电话给我,说父亲吐血了,可能是体内的肿瘤大到一定程度就破裂了,父亲吐血后,肚子不胀了。

我听后,心如刀绞,眼泪刷刷的流下,挂了电话,我马上请假回家,父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我要尽可能的陪在父亲身边尽孝。

我回到家,看着瘦得不成样的父亲,眼泪控制不住了流下,我赶紧伸手去擦。

父亲却说,我没啥事,肚子不胀,我想吃粉,你去买回来的。

我知道,父亲是想转移我的注意力,不想让我再难过下去。

我去买了父亲平时喜欢吃的粉回来,或许是父亲吐血后,肚子真的不胀了,舒服了许多,或许是父亲真的想吃粉,那碗粉父亲竟然能吃大半。

父亲查出癌症后,第一次一次吃那么多量,那时,我真的很开心,想着会不会是奇迹出现了,父亲能吃,身体就好起来。

我甚至高兴得和母亲说,父亲的病情好转了,母亲听后没说什么,脸上却多了些担心。

自这后,我常常问父亲想吃什么,我去买,或者我煮,父亲也会说想吃什么,但我买回来后,父亲只是吃一些,就不吃了。

父亲生病前,饭量大,就算没有菜,他都能吃一大碗饭,查出癌症后,总是吃一些就不想吃了,让人看着真心疼,也不禁感慨,病来如山倒。

父亲虽然只吃一点,但只要他说想吃什么,我们都去买回来,或煮给他吃,因为我们隐约感到,或许我们能对父亲尽孝的机会不多了。

除了在吃的方面满足父亲,父亲在其他方面有什么心愿,我们也尽量去帮他实现。

一天,父亲斜靠在床上,看着院子里的阳当,说太阳真好。

我问父亲要不要去院子里晒晒太阳,我和大姐扶自出去。父亲想了想说好。

在院子里晒太阳,父亲看着大门口,许久后,不由得叹了口气。

我和大姐问父亲想不想去外面看看,父亲说想,真怕以后没机会了,但又马上改口说不想去,走不动。

父亲那句“真怕以后没机会了”,我瞬间悲从心来,很难过很难过。

父亲刚74岁,一生辛苦和操劳,还没享过几天福。2016年春节,父亲还说,再过两三年,小的们(孙辈)大点了,他就轻松了。

父亲说的话刚一年零,如今父亲就身患重病,病情日渐加重,两三年时光不算长,但对身患重病的父亲来说,时光走得太慢,而眼前只有一扇门,门里门外,父亲都怕今后没有机会了。

平时,我们总说来日方长,但病倒时,来日却不方长,甚至很多机会说没就没了。

今后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也无法预测,但父亲想去外面看看,我一定会让他如愿。

我对父亲说,爸,我去买辆轮椅回来,你想去哪,我们推你去。

父亲听后,眼里闪过一丝光彩。我知道父亲心里欢喜,我不等父亲开口,又说,就这么定了。

父亲沉思一会说,好!

第二天,弟弟去买轮椅回来了,轮椅可坐可睡,坐累了,可以躺下。

我们扶父亲到轮椅上坐好,把他推到院子里。父亲很喜欢,这摸摸,那摸摸,坐了一会,又试着躺下,说:“很舒服,贵吗?”

我说,不贵,不贵!现在你想去哪都行,方便多了。

父亲躺了一会后,又坐起来,我说:“爸,我推你去外面走走、看看。

父亲说好。

可是,刚出门口,父亲又说,还是不去了。

我看了看父亲,说好,又把父亲推回院子里。我知道父亲其实很想出去,但他应该是担心自己现在的样子会吓到人,也担心出去了,村上人和熟悉的人见了会问他怎么怎么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父亲想去外面走走看看的简单心愿,因为顾虑,最终没实现,但从另一个角度说,父亲的心愿也实现,因为我们做了能做的。

而随着父亲的病情加重,一些亲戚和村人也来看望父亲,看望父亲时都会给点钱父亲。父亲就把钱攒起来,有时放在枕头下,有时放在口袋,有时又放到席子下,有时又拿出来数。

一天,父亲又突然吐血,母亲和大姐来不及拿东西接,最后被褥弄脏了,母亲和大姐就把被褥换了。

两天后,父亲拿钱出来数,数着数着,父亲说不对,不对。

我走过去问父亲怎么了。父亲说,钱数不对,我记得是4400元的,现在少了一千,你帮我数下。

我接过钱,数了两次,都是3400元。

父亲见我数也是3400元,一下子就急了起来,情绪有些激动,说怎么少了1000元。

母亲和大姐在房外听到后,急忙走进来,问清怎么一回事后,大姐安慰父亲别急别急,可能是放到别的地方,也可能前两天换被子时,弄到哪去了,我们帮你找。

我和大姐在床上找了一番,没找到,父亲更急,我安慰父亲,别急,别急,等下我们再找找,会找到的。

安慰父亲一番后,我和大姐走出房外,我说会不会是父亲记错了呢?

大姐粗略的算了算亲戚和村民来看父亲时给的钱,说没有那么多钱,父亲记错了。

我说不管父亲有没有记错,这钱我们垫进去,免得他心急和不安,我去领钱回来,等下再去找,再装作找到钱了。

我领钱回来后,和大姐装模作样又去找,然后说找到了,大姐拿钱给父亲,父亲数了数,才笑。

我和大姐也笑了,父亲心安便好,我们能为父亲做事的机会或许不多了。

接下来的日子,父亲越来越虚弱,状态越来越不好,甚至出现了“幻觉”,有时说去世的爷爷奶奶要来接他去团聚,有时我们陪他说话,他突然就叫我们快点拿凳子给奶奶坐,奶奶来了……

父亲出现“幻觉”后,母亲也越发难过,叫我们一天24小时,都要有人陪在父亲身边,不能离开,还交代我们,并叫我们记住,万一父亲什么的,我们要按风俗来该怎样做,有些先后顺序不能错。

交代我们后,母亲亲自去给父亲提前买好寿衣,我家那里的风俗,亲人即将过世时,要提前买好寿衣。

除了买寿衣,母亲又去问别人要了些稻草回来,还买了一些东西,这都是万一父亲过世时都要用到的。

看着母亲忍着悲伤去做这些事,我们心痛得想窒息,母亲把能做的都提前准备好,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怕父亲万一走时,我们不懂而乱成一套,我们一乱,对父亲就不好。

我们听从母亲的,日夜都不离开父亲,尤其是父亲从房里搬到厅里睡时,我们更加不敢离开父亲。

我们那里的风俗,亲人去世前几天,要搬到厅里睡,不再睡床。还有,去世的亲人在咽气那时,子女孙辈在场越多,去世的亲人走得越安心。

父亲在去世前一周就搬到厅里睡了,其实我们不想搬,因为父亲搬到厅里睡,就意味父亲剩下的日子可能屈指可数了。

或许父亲也能感觉到自己时日不多了,见我们不把他搬到厅里睡,他还急了,叫我们把他搬到厅里睡。

4月初,母亲见父亲状态不好,就把父亲的真实病情告诉了父亲,母亲说父亲有权知道,而且父亲早已怀疑,背着我们问过她两次,告诉父亲,父亲才知道自己因为什么而走,走的时候才安然些。

父亲知道自己真实病情后,难过了好几天,但自那后,对于死亡,父亲心里已经能接受。

既然父亲主动要求去厅里睡,能比较坦然接受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我们作为子女,就按父亲的意愿行事,只有这样,父亲的心才更安些。

孝顺孝顺,除了孝,就是顺。在父亲查出癌症后,我们凡事顺着父亲,让他多开心一些。

我们尽量地陪伴父亲,孝顺父亲,希望我们的孝心能感动上天,让我们的父亲多活几年,让我们多尽孝几年,可惜上天还是让病魔夺走了父亲的生命。

2017年4月29日,父亲从早上就开始喘气,但他一直顶着那口气,因为大侄子和二姐夫正在外地赶回来的路上,他希望等到自己的大孔子和二女婿回来了再咽气。

我陪在父亲身边,握着父亲的手,给他打气。

下午过后,父亲喘气更大声,样子很难受,眼角也时不时溢出眼泪。父亲能接受死亡,但却不甘心,因为他仍有牵挂、不舍和遗憾。

晚上八点零,父亲终于没能等到大孙子和二女婿回来就咽气了,但在他咽气时,除了大孙子和二女婿,其他人都在他眼前。

父亲走了,离开我们,去了天堂,在天上守望着我们。

父亲离世,我们悲伤过后,对父亲有着无尽的思念。同时,我们更加孝顺母亲,因为母亲是父亲去世时放不下心的人,我们只有让母亲晚年过得好,天堂上的父亲才安心和快乐。

如今,父亲离开我们快5年了,每次想起父亲,每次笔下写父亲,还会难过,因为子欲养而亲不待。

父亲查出癌症晚期后,从查出癌症晚期到去世,只有三个月时间,在这三个月里,我们是这样陪父亲度过的。

第一:对父亲隐瞒真实病情,不到迫不得已,不说。

癌症可以说等于绝症,尤其是癌症晚期,能有奇迹发生的不多。不管是谁,一旦查出癌症,都难接受,都会惧怕死亡。

若家里有亲人不幸得了癌症,我们最好不要告诉本人真实病情,能隐瞒多久就隐瞒多久,因为本人知道了,会恐惧,心理压力大,不利于病情,也少很多快乐!

第二:陪伴父亲,直到父亲生命的尽头,让他走得不孤单。

平时,我们忙于生活和工作,能陪伴父母的时间就有限,亲人间能相聚的机会也不多,就已经有遗憾。

因此,家里若有亲人不幸查出癌症时,在患癌亲人有限的生命里,我们一定要尽可能的陪伴。陪伴不仅是和患癌亲人一起面对,让患癌亲人的在人生最后一段路上不孤单,更是不让我们留有遗憾,至少让遗憾少一些。

在我父亲人生最后三个月里,我们几兄妹都能做到尽可能的陪伴父亲,因此,父亲走得不孤单,我们的遗憾也少些。

第三:尽量实现父亲的心愿,让他少些遗憾。

每个人都有心愿,在身体健康时,可能会觉得来日方长,心愿可以慢慢去实现。可是,一旦患重病,就会恨不得所有的心愿都能马上实现,心愿实现不了,唯有遗憾。

我父亲没有说太多的心愿,但他说的,我们都尽量去实现。

第四:凡事顺从父亲,包容父亲。

患癌亲人,因为身体原因,越到后面,性情变化越大,比如烦燥不安,易怒,这是他本人都控制不住的。这个时候,我们要有耐心和包容心,尽量顺着患癌亲人,哪怕患癌亲人把我们做出气筒,我们也要一笑而过,不要放在心上。

患癌病人总有能让他情绪平静下来的人,这个人多是他最疼爱最牵挂的人,若在他情绪不稳时,他疼爱的人能出现在他眼前,陪他说说话,他情绪就会很快平静下来。

比如,我父亲情绪不稳时,只要我们把小侄子找来陪父亲说说话,父亲的情绪很快就平静下来,这个办法,大家可以借鉴,很有用。

以上四点是我父亲患癌后,我陪着父亲一起走过他人生最后三个月时光的一些感悟,在那三个月里,或许我做得还不够好,总觉得还有遗憾。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做父亲的女儿,弥补今生的遗憾!

回到题主的问题,我觉得:不幸得癌症的人,查出癌症后,有的人还能有几年的时光,有的人却只有几个月的时光。不管是几年,还是几个月,作为病人,应该尽量放好心态,开心度过余下的时光,作为病人的家属,要义无反顾的去陪伴、孝顺和包容患癌亲人,这也是患癌亲人最需要的,只有这样,亲人走得才安心,我们遗憾也少些。

大家说对吗?

世界奇闻

半路夫妻永远是贼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半路夫妻永远都是贼

2022-5-9 15:10:31

世界奇闻

人到中年远离同学聚会毫无意义,中年人有必要参加同学聚会吗

2022-5-9 15:11: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