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现实问题,分享二婚真实现状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于忠良和李慧都是二婚,在李慧女儿升学宴上,李慧见于忠良收了亲戚朋友2万红包,讨要不成,便在现场和于忠良大吵甚至动手,于忠良忍无可忍,起诉离婚,离婚后,李慧后悔不已……

于忠良是一名老师,老实本分,因为妻子瘾赌而离婚,离婚后,儿子于国安和他一起生活。

李慧在一家公司做会计,精打细算,因为夫妻俩性格不合而离婚,女儿邱静和她一起生活。

后来,经人介绍,于忠良和李慧认识了,两人交往一段时间后,于忠良看中李慧精明,李慧看中于忠良老实,彼此觉得对方还可以,都有心重组家庭。

李慧的经济比于忠良好,而且于忠良也有一个孩子,李慧担心婚后自己在经济上吃亏,领结婚证前,她动手拟好了一份协议,并笑嘻嘻说,忠良,咱俩都是二婚,这喜酒就不用办了,不过,婚后在经济方面,咱俩就实行合伙制。

什么叫做合伙制?

不是有人合伙开公司,有人合伙建房,有人合伙做生意嘛,这种合伙就是共同承担风险,共同享受盈利,很公平,各自的利益也得到保障,所以,我觉得婚姻也可以实行合伙制。简单的说,就是共同的费用共同支出,我的费用我支出,你的费用你支出,你觉得怎样?

挺好的。

见于忠良没有反对,李慧把协议递给于忠良,说,忠良,你看看,这是我拟好的协议书。

于忠良接过,边看边念,合伙制协议,第一条:日常消费,如买菜、日用品、煤气费等费用,由双方共同负担,每人每月拿出1500元,如果当月有剩余的就计入下个月,如果不够,两人再平摊分担。

于忠良刚念完第一条,李慧看他没有反对之意,便问,你看这样可以吗,

于忠良觉得这样也挺好的,两人平摊分担,远比一个人负担好,经济压力不止于那么大,于是笑说,可以,可以。

李慧从于忠良手中拿过协议书,说,我念给你听。

第二条:家庭大额消费,由双方平摊支付。

第三条:人情消费,谁的关系谁负责。

第四条:子女消费,谁的孩子谁负责。

第五条:养老费用,谁的老人谁负责。

李慧说,忠良,我念完了,就这5条。我觉得结婚前把涉及到钱的事情说清楚了,省得婚后为那些鸡毛蒜皮的事闹心,你说是不是?

于忠良边点头边说,是,是,咱俩能走到一起不容易,我一定会珍惜的。

李慧说,忠良,除了这5条,你还有什么要补充了吗,要是没有,咱俩就签字,结婚后就实行。

于忠良想了想,说,没有啥补充了,那就签字吧。

双方签字后,李慧得意的笑了,这份协议对她而言,就像是一张护身符,或者一份保险单。

有了协议书,李慧才放心和于忠良领结婚证。领了结婚证后,生活上的开支也开始实行合伙制。

因为双方都有孩子,房不够住,于忠良和李慧就买了一套四房一厅的房子。

李慧和于忠良商量装修的事,李慧说,简单装修,装修加买家具预计有10万元,装修费咱俩一人出一半,你5万,我5万。

于忠良说,装修费太多了,我出一半房钱后,就没那么多钱了。

李慧不相信,而且马上警惕起来,说,你做了那么多年老师,你连这5万块装修费都没有了吗?

于忠良无奈说,我领的是死工资,养孩子花不少钱,我真没那么多钱了,现在手上只剩有2万了。

李慧见于忠良不像说假话,想了想说,那这样,你给我打个借条,我借给你3万,还款期限一年,利息就按银行的定期存款利率算给我。

什么,你还跟我要利息呀,于忠良惊讶的问,他说什么也想不到李慧竟然要算利息。

李慧说,我的钱放在银行是有利息的,我借钱给你,相当于我把钱存在你这里,当然要利息了。再说了,你不向我借,你要是向银行贷款,不也是要付利息给银行,对不?咱俩虽然是夫妻,但咱俩是家庭合伙制,既然签有协议,那就得按协议来。

于忠良看着李慧,突然间有种陌生感,但又不可否认,李慧说的确实在理,他想反驳都无话可驳,只好无奈说,好吧,就按你说的来吧。

于忠良写好借条给李慧后,李慧又问,房子装修的事谁来管?

于忠良说,你来管吧,我教书还行,但家里的事我不在行。

我管可以,但咱俩把话说在前头,到时你不能挑三拣四,指手划脚,说这不好,那不合适,李慧爽快答应了。

房子装修过程中,于忠良还真的不去管,也极少问,任由李慧自己作主。

房子装修好,入住时,李慧拍拍夫妻俩的床问,忠良,这床咋样,满意不?

于忠良皱了皱眉问,不是说不买床了吗,把我原来那张床搬过来睡吗?

李慧说,现在谁还睡那硬绷绷的木床,你那张木床硬得骨头都痛了,再说了,我和你结婚,总不能叫我天天睡旧床,这席梦思才像我们的婚床,好看又软,睡在上面舒服极了,不信,你睡下来试试。

于忠良有些不高兴,说,不试了,我原来那张床放哪了?

我把它拿到旧货市场卖了,卖得500块钱。

什么,卖掉了,才500块钱?这么大的事情,你咋不和我商量一下呀,那床是我爷爷留下来的,而且是用上好的木头做的,你知道那床在市场上值多少钱吗,于忠良又气又无奈,忍不住责备李慧。

李慧说,再值钱我也不要,我和你结婚就要睡新床。

于忠良看着李慧,不再说话,说再多也没有用,再说李慧和自己结婚,要求睡张新床也不过分,只是那木床是爷爷留下来的,算是“祖传之物“,另外,那张床的木头那么好,只卖500块钱,实在太可惜了。

李慧和于忠良的对话全被门外于国安听到了,得知爷留留下来的床被卖掉,他很难过,然后,马上去旧货市场,以1000元的价格把那张床买回来。

后来,李慧发现自己少了1000元,翻找两三次还是找不到,她说,怎么就少了1000元了呢,家里有贼了,肯定有贼了。

李慧的女儿邱静说,妈,最近家里搞装修,开支大,是不是你自己花了,却给忘了,或者是记不清了。

李慧说,妈没到糊涂的地步,确实是少了1000块钱,肯定有贼,被贼偷了。

这时,于忠良和儿子回来了,于忠良问,怎么了,什么贼不贼的,家里哪有贼。

李慧说,我有1000元不见了,正准备报警,让警察来好好查一查。

于国安说,别报警了,钱是我拿的。

什么,你拿了?你小小年纪就学偷钱,真是家贼难防。李慧问都不问一下原因,直接教训国安。

于忠良说,李慧,你先别急。国安,你拿阿姨的钱去做什么?

于国安说,我去旧货市场把咱们家那张木床给买回来了,我原本是想拿你的钱,可是你包里没有钱,我当时着急,就拿了阿姨的钱,爸,咱家那张木床再不买回来,就被别人买了。

李慧一听,气得说,于忠良,你把那1000块钱还给我。

于忠良说,好,回头我还给你。

于忠良答应还钱后,李慧对于国安说,你把那木床拉回来,家里哪还有地方放?

于国安没好气说,就放我房里,我就睡那张木床,这些天来因为装修房子,你确实辛苦,我感激你。可是,你乱卖别人家的东西,那就不对了。还有,你要让我爸还钱,也不应该还1000元,当初你卖那张木床不是得了500块钱吗,要我爸还钱,也是还500块给你才对。

于忠良制止儿子,国安,你咋这样子说话。

李慧被继子这么一说,正想生气,这时,有人敲门。邱静去开门后,说,人家送木床来了,你们过来帮忙搬进来吧。

这下,尴尬的场面才化解。

晚上,李慧对于忠良说,你那儿子学习成绩不怎么样,倒是挺会算账的啊,你最好管好你的儿子,省的以后咱们有什么不愉快。

于忠良说,我知道了,你也别跟孩子计较了。

一会后,李慧又说,装修房子和买家具,总费用12万,超出预算了,超出的2万元,按照合伙协议,咱俩一人出一万

一提到钱,于忠良一个头两个大,说,又要钱呀,我现在一点钱都拿不出来了。

老办法呀,你打借条给我,这一万我借你,李慧说完,转身拿纸笔递给于忠良。

于忠良百般无奈,只好写借条给李慧。

李慧收好借条,还不忘说,于忠良,你一共借我4万了啊,看你今后怎么还我?

于忠良看着李慧,想说什么,但最终却又什么都没有说,李慧的强势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很后悔当初答应李慧两人的婚姻实行合伙制。不过,李慧虽然强势,但都是她下厨做饭,于忠良每天下班回家就有热饭热菜吃,这是李慧唯一一点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

于忠良安慰自己,人都有优缺点,日子就将就着过吧。

一天,于国安说,爸,我想买一台学习机,用来学英语用的,能跟读,能听写,我们班里很多同学都买了,学习机1000元一台。

于忠良想了想说,国安,现在家里钱有点紧张,能不能两个月后再买?

于国安听后,觉得父亲偏心,说,邱静都买一个了,你们能给她买,为什么不能给我买?

正在厅里拖地的李慧听到后,放下拖把,走进于国安房间,说,你要搞清楚状况,给邱静买的学习机那是我的钱,跟你爸一点关系都没有。

于国安说,我爸负担家里的水电煤气等费用,你自然剩有钱来给你女儿买学习机了。

李慧说,我跟你说,我跟你爸实行的是合伙制,家里的所有费用都是两人平摊,我能给邱静买学习机,那是因为我有能力挣钱,你不能给你买学习机,那是他没能力挣钱。

于忠良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还是制止李慧,你跟孩子说这些干什么?

李慧说,还是说清楚的好,省得有人认为我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因为声音太大,邱静在自己房间里听得一清二楚,她默默地放下书本,心里挺难过的,母亲太强势了,太看重钱了。

第二天早上,邱静等于国安出门后,她才跟着出门。

在楼下,邱静喊住于国安,把自己的学习机递给于国安,说,国安,我知道你们学校马上就要英语比赛,这学习机我给你用。

于国安想不到邱静会把学习机让给自己,心里有些感动,说,你给我了,你用什么呀?再说,这事让你妈知道了,怎么办?

邱静说,我学英语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有没有学习机,关系不大,你拿着吧。要是我妈问起,我就说丟了,我学习成绩好,她也不会把我怎么着的,你就放心的用吧,等你比赛赢了,你就说这个学习机是你赢的奖品。

于国安想了想,说,好吧。

晚上,于国安走进邱静的房间,说,姐,这学习机还给你吧,你妈要是知道了,肯定不高兴的。

邱静说,我都说给你了,你就放心用吧,没事的。

姐弟俩的对话被去厅里拿手机的于忠良听到了,姐弟俩的谦让让他感慨万分,同时,又难过。

于忠良回到自己房间后,李慧说,你去拿个手机,怎么拿半天。

于忠良说,我顺便去看看两个孩子了,这两个孩子将来要是成为一家人,肯定比咱俩强。

你胡说什么,咱俩都结婚了,是两个孩子的的继父母,要是将来两个孩子也相恋结婚,传出去丢死人,李慧又气又急说道。

于忠良叹了口气说,你根本没有明白我在说什么,我指的是情义,也就是两个人之间的宽容、尊重和博爱。

李慧明白过后,愤愤说,于忠良,你要想教训我,你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教训。

于忠良摘下眼镜,背对李慧躺下,说,我不跟你吵,睡觉。

李慧说,你吵也吵不过我,说完,“啪”一声关灯,也背对于忠良躺下。

于忠良和李慧在碰碰磕磕中度过,很快准备放暑假了。

为了多挣点钱,尽快还钱给李慧,不让儿子受委屈,于忠良已经想到了暑假要做点什么。

一天,于忠良对李慧说,李慧,跟你商量个事,学生们很快就要放假了,我想利用假期办个补习班,给学生们补补数学。

李慧一听,高兴说,这是好事情,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咱俩可以合伙办个补习班。

于忠良说,你又要插一杠子呀?

李慧笑嘻嘻说,你别说的那么难听嘛,我是为你着想,你办补习班,肯定要租房子,置办桌椅板凳,要是有家长没空接孩子,要求包吃包住,你还得请个保姆做后勤工作,这些都需要资金投资,你又没钱,要是咱俩合伙,我可以借钱给你。

于忠良一听,问,你真的愿意帮助我?

李慧还是笑嘻嘻说,我当然愿意了,你是我老公嘛。

于忠良说,好,就这么办。

于忠良确实没有钱,也确实需要李慧帮助,但他想不到李慧却不是真心帮助他,而是在心里打好了如意算盘。

在李慧的帮助下,于忠良的补习班顺利开办了。因为于忠良讲课不错,他办的补习班招到了不少学生,还有几个学生要求住宿。

暑假补习班结束当晚,在房间里,李慧在算账,于忠良在旁走来走去,想知道自己这个补习班净赚多少钱。

李慧算好后说,扣除钟点工的工资,水电费,还有其他支出,净赚了四万块。

于忠良没想到赚了那么多,兴奋说,你确定算清楚了,真的赚了4万。

李慧白于忠良一眼说,是赚了4万,我可一分钱都没有隐瞒。

太好了!李慧,幸亏你精打细算,谢谢你了,于忠良忍不住拥抱了一下李慧。

李慧得意说,这次办补习班,我劳苦功高,你这可算是谢对了。

于忠良笑说,是的,是的,老婆你辛苦了,谢谢你!这下好了,李慧,我有钱还你了,你快把那个借条拿出来给我吧。

李慧说,你拿借条干什么,什么有钱还我了?

于忠良说,办补习班赚的这4万块钱就算是我还你的,下个月我领了工资,再还利息给你。

李慧马上警惕起来,不对,不对,这4万块钱怎么能都算你的钱呀?

于忠良说,这是我辛辛苦苦讲课挣来的,当然是我的钱了。

我每天忙里忙外的张罗,这钱也有我的一份,李慧生气说。

这下,于忠良终于知道了李慧的如意算盘,说,合着你这么热心,不是看在夫妻情分帮我,而是是为了赚钱呀。

李慧说,咱们实行的是合伙制,我也是付出了劳动的,肯定要赚的。

李慧又搬出“合伙制”,于忠良无奈问,你要多少?

一人一半,你两万,我两万,李慧直接了当。

于忠良不敢相信的看着李慧说,什么,你就找个房子,雇了个做饭的保姆,就要两万块钱呀,我不同意。

李慧强势说,你爱同意不同意,就这么定了,算你还了我两万,还欠我两万,你重新先写张借条。

你不可理喻,于忠良说完,打开柜子,抱了一床被子去客厅睡,这是他结婚后第一次正面对顶李慧。

于忠良终于彻底明白了,李慧这么能算,说好听点是合伙办班,其实是变着法子要分钱,什么夫妻情分,什么热心帮助,在李慧眼里纯粹就是经济利益的一个捆绑,自己算是窝囊透了。

为了继续挣钱,于忠良利用周末办补习班,但不再和李慧合伙。

李慧几次找于忠良要求合伙,于忠良都不答应。最后,李慧说,忠良,我想明白了,还是你讲课辛苦,你周末办班的事,咱们还是合伙,三七开,你七我三,怎么样,够意思吧。

于忠良说,不用了。

李慧说,你别不高兴呀,我已经让步了,你七我三,我说到做到。

于忠良没好气说,这钱挣不了了,学校知道我私自办补习班,全校通报批评我,还让我写检讨……

看着没机会赚钱了,李慧不但不安慰丈夫,反而说,你怎么这般没用啊,这事怎么能让学校知道?

于忠良说,这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不透风的墙,你以为不想让知道就不知道呀。

于忠良不能办补习班,就没钱还自己了,至少没那么快还得了,李慧担心于忠良赖着不还,便提醒于忠良,那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呀?

钱钱钱,你整天就知道钱,现在我在学校都抬不起头来了,面子都给丢尽了,你什么时候想过我的感受,我们还是夫妻吗,于忠良生气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于忠良的背影,李慧说,面子算什么呀,没钱吃不上饭的时候,谁还管面子。

这一次暴发后,于忠良看清了他和李慧的婚姻,两人根本就没有夫妻情分,李慧看重的是钱。

因为感受不到夫妻情分,加上又不能办补习班,于忠良把业余时间都用到写少儿科幻小说上。

一天,邱静拿着杂志找到于忠良,问,咱们市里面的教育系统里有几个叫于忠良的。

于忠良说,据我所知,就我一个,怎么了?

邱静又问,你平常是不是喜欢写少儿科幻小说?

你怎么知道,你该不会是偷看我的电脑了吧,于忠良笑说。

邱静说,我才没有偷看呢,是杂志上发表了你写的科幻小说,我一看,就知道肯定是你写的,因为这个故事你跟我讲过。

于忠良拿过杂志一看,还真是我写的,杂志社怎么没通知我呀?

邱静说,别急,说不定等下杂志社就通知你了。爸,恭喜你,晚上咱们去外面搓一顿好不好?

小静,你刚叫我什么,于忠良不敢相信邱静肯叫他“爸”。

邱静撒娇说,爸,你真讨厌,明知故问。其实,你对我那么好,我都记在心里,也早认了你这个爸。

于忠良高兴说,好好,咱们不用等晚上了,现在就去馆子搓一顿。

太好,不过,我们先去找国安,然后一起去,邱静开心说。

看着懂事的邱静,看着两个孩子像亲姐弟一样相处,于忠良感到很欣慰,幸好他和李慧的矛盾没有影响到两个孩子。

于忠良写的科幻小说被杂志社发表几天后,于忠良塞给李慧一个鼓鼓的信封,说,这是我还你的2万块钱和利息,我欠你的钱还清了,拿借条给我。

李慧不敢相信地说,你哪来那么多钱呀?

于忠良得意说,我写了科幻小说,有出版社要给我出版,这是定金。

李慧一听,两眼发光,这才是定金呀,那总共得多少钱?

咱们实行的是合伙制,我只要交足了家里的公共费用就行,你管我有多少钱,于忠良底气十足说,这一次,他终于可以昂头挺胸了。

于忠良第一次用“合伙制”来怼李慧,平时高高在上惯了的李慧很不好受。

于忠良因为有了钱,打扮穿着方面有了改变,而且常出去吃饭,这让李慧不安起来。

李慧去找在银行上班的姐妹赵姐排解心情,向姐妹倾诉,于忠良又被编辑请去吃饭了,于忠良挣了不少稿费,给自己换了手机,换了电脑,还买了几身高档的西装。

赵姐问,他就没给你买点啥吗?

李慧说,没有买,不过给邱静买了不少东西。

赵姐说,疼你闺女,不就跟疼你一样吗?

李慧担忧说,话是这么说的,可听说男人有钱就容易变坏,我真怕。

赵姐问,他现在手上有多少钱?

李慧说,听说差不多三万吧,以后会更多。

这事好吧,你就帮她投资理财,让他尝尝点甜头,以后他的钱自然就归你了,赵姐不愧是在银行上班的,一下子就给李慧出了主意。

李慧一想,觉得这法子不觉,可以忽悠于忠良把钱交给她,若能控制于忠良的钱,就等于控制了人。

从赵姐那里出来,李慧就去买了一件衣服和一条领带。

李慧回到家,见于忠良在家,就笑眯眯的走过去打招呼,然后,从袋子里拿出衣服、领带,说,忠良,我给国安买了一件衣服,还有,这条领带我送给你,正好配你那件新西装,你看衣服和领带好看吗?

于忠良纳闷问,你怎么想起买东西给我们?

李慧笑说,上次你还给我那2万块钱,我拿去做了个理财投资,挣了1000块钱,开心,就想送点东西给你们。

于忠良不相信问,这么短时间就赚1000元,哪有那么好的事?

你还记得我那个在银行上班的姐妹赵姐吗,就是她给介绍的理财产品,那个理财产品特别好,李慧解释道。

于忠良想了想说,哪天有空了,你也带我去银行了解了解,合适的我也想买点。

李慧见于忠良动心了,说,我是VIP账户,才能买那个理财产品,你是普通账户,买不了。

那算了,我还是不买了,于忠良摆摆手说。

见于忠良要放弃,李慧赶紧说,这样吧,你把交钱给我,我用我的账号帮你买。

一听李慧问要钱,于忠良警惕说,算了,算了,不买了。

李慧说,你别跟钱过不去呀,一个月赚好几件衣服的钱呢,有了钱,国安想买点什么的,你就不用因为没钱而发愁。

李慧确实抓住了于忠良的痛点,于忠良想起了那次儿子想买学习机,而自己又没有钱的尴尬。

于忠良深思一会后说,好吧,我只有三万,都交给你理财吧。

见于忠良中计了,李慧拍胸口说,行,得了分红,我一分不少都给你。

于忠良说,我把钱交给你,你也得给我打个欠条,免得到时他不认帐。

咱俩是夫妻,你还怕我昧了你的钱不成,除非我不想跟你过下去了,李慧有点不高兴。

于忠良想了想,说,得,回头我把钱交给你。

于忠良放心地把钱交给李慧,他却怎么也想不到这是李慧给他下的套。

几个月后,邱静考上清华大学。

李慧乐得说,邱静,妈没白养你这么多年,你真是个争气的孩子,妈得为你摆个升学宴,你把你那些老师都请来,我也把咱家那些亲戚朋友请来,大家好好庆祝庆祝。

李慧转头又对于忠良说,忠良,你那些亲戚朋友什么的,不是嚷着要聚会吗,你把他们也请过来,升学宴的所有费用我出,不用你管。

于忠良一听,高兴说,李慧,你这话当真,你不再合伙制,不让我分摊一半了吗?

不用不用,让大家都一起来,为邱静高兴高兴,庆祝庆祝,李慧开心说。

邱静说,可惜国安去集训了,要是他在多好。

于忠良说,小静,你给国安打个电话,把这个喜讯也告诉他,让他替你开心开心。

好嘞,我现在马上打电话给他,邱静说完,就回房打电话给于国安。

升学宴这一天,于忠良和李慧站在门前迎接各自的亲朋好友。

于忠良的大学同学钱大海是做房地产开发的,很有钱。

钱大海到后,和于忠良寒暄几句后,直接掏出一万块钱现金交给于忠良。

于忠良说,老同学,太多了。

钱大海说,一万块不多,咱俩谁还分谁,你闺女不是考上大学了吗,我高兴,拿着拿着。

李慧在旁边看得眼晴都发直了,心里打着小九九,如何把这钱要过来,宴席的费用是她出的,于忠良的亲朋好友给的红包当然也该她收。

不过,她还没想到法子,就被于忠良叫她带钱大海先进去。

李慧带钱大海进去,安排好钱大海坐下后,马上返回门外。

这时,于忠良的表哥来了,表哥常年在外做生意,平时没多少时间和于忠良聚聚,这次特意赶回来参加升学宴。

于忠良的表哥也掏出一万块钱给于忠良,于忠良推托说太多了。

李慧看着又急又气,心里喊着,快收下,快收下呀。

在李慧干着急时,邱静从里面走出来了,说,爸妈,原来你们在这呀。

于忠良说,小静,快过来叫你二叔。

二叔好!邱静有礼貌地叫着。

小静,喜恭你考上清华大学,来,拿着,于忠良的表哥把红包塞到邱静手里。

李慧带于忠良的表哥进去后,邱静想了想,把红包塞到于忠良手中,说,爸,这红包还是你拿着吧,这人情以后你要还的。

于忠良说,小静,二叔给你,你就拿着吧。

邱静还是不要,于忠良便不再推,把钱收起来。

这一幕却被出来的李慧看到了,她交待女儿说,邱静,你就在这里站着,一会来客人,再给红包的,你都收下来,升学宴结束以后你都给我,知道吗?

邱静不想母亲因为自己拒绝而不高兴,只好答应了。

邱静答应后,李慧对于忠良说,忠良,你跟我进来。

李慧不是叫于忠良跟他进去招呼客人,而是叫他别处,说,于忠良,把你那个大款同学和你表哥给的钱给我,总共2万块钱。

于忠良拒绝说,为什么要给你呀,凭什么?

李慧说,因为升学宴的费用是我出的,客人给的红包当然是我收了。

于忠良生气说,你怎么这样不讲理?

我怎么就不讲理了,李慧也生气说。

于忠良说,你以为这2万块钱我会花呀,下个月钱大海的儿子要结婚了,明年这个时候,我表哥的儿子也考大学了,我今天收下的这2万块钱,到时我都得作为礼金还回去。

见于忠良说要还钱,掉进钱眼的李慧急得大声说,那也不用还那么多呀。

人家给我一万,我好意思给还1000呀?

你还多少我不管,今天是邱静的升宴会,所有的的红包都必须给我,作为邱静上大学的基金。

邱静喊我爸,她上大学我能不管吗?

那你就给我呀。

李慧,你别见钱眼开,咱们可是说好了,谁的人情世故谁负责,这钱,我不能给你。

不行,你就得给我,我又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我们的孩子,给我,钱放在哪?

你干什么?

你给我,你给我,在哪,你拿出来。

李慧和于忠良你一句我一句的大声吵起来,李慧见于忠良不给,甚至动手在于忠良身上搜,于忠良不给李慧搜,两人为了钱扭在一身,完全忘了后面就是升学宴的宴厅。

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大家都等着你们敬酒,妈,你这样丢不丢人啊,邱静从宴厅里走出来,哭着说。

李慧这才停手。

这时,于忠良的表哥出来了,说,你们三口都在这呀。丫头,怎么了,你考上清华大学是件高兴的事情,你咋哭了?

于忠良说,没事没事,小静是高兴得哭的,我和她妈妈正在劝她。

哦,是吗,里面的客人都在等着你俩敬酒,你俩快点进去吧。丫头,考上大学了,就该高高兴兴的,别哭了,我俩先走,于忠良的表哥替邱静擦干泪,拉着邱静进去。

向客人敬完酒后,心情不好的于忠良就去卫生间洗把脸。

于忠良的表哥跟着去,说,表弟,我不是有意去偷听,实在是你们俩口子吵闹的声音太大。

真不好意思,让你笑话了,于忠良愧疚说。

我是你表哥,没啥笑不笑话的,但是我心里不舒服,我得跟你说说,如果你觉得我说的不好听,你就当我今天喝大了。

表哥,你说吧,说啥我都不怪的。

你老婆这个人就是一个吸血鬼,她非得把你吸干了以后才罢休,她眼里只有钱,没有情,这样的婚姻有什么意义,我要是你,赶紧拜拜,如果她的闺女是个好孩子,你该怎么疼就怎么疼,毕竟她叫你一声爸,至于孩子她妈不能要,你好好考虑考虑吧,于忠良的表哥说完,拍了拍于忠良的肩膀,就离开了。

于忠良把表哥的话听了进去,重新审视自己和李慧的这一段婚姻,回想婚后日子来的种种,以及李慧的待人处事,于忠良决定和李慧离婚。

升学宴结束第二天天,李慧对于忠良说,今天咱们就说说你私藏红包的事?

于忠良说,我收红包怎么就成私藏了?

这酒席是我为邱静办的,红包自然是我收,留给邱静上学用,李慧理直气壮说。

李慧,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李慧说,这样吧,我让步,你那几个亲戚给三百五百的我不要了,我就要个整数,2万块,其它的你留着。

不行,早知道这样,这升学宴我就不该叫我的亲朋好友过来。

于忠良,你还有理呀,我不管,今天你必须把钱给我拿出来,李慧怒中带着命令。

于忠良盯着李慧说,这日子没法过了,找了你这样势利的女人,我真是瞎眼了,离婚。

李慧不甘示弱说,离就离,谁怕谁呀。

于忠良说,好,那咱们就协议离婚,这房子咱们一人一半,你从我这拿走3万块稿费,你给我拿回来。

李慧怒不可遏说,你想得美,你有什么证明我拿了你3万块钱,你有欠条吗。

于忠良气得脸色青一块紫一块,说,李慧,你别欺人太甚。

我就是这样,你想离婚,好啊,但是这3万块钱你休想要回去,你想都别想,李慧说完转身就走。

看着李慧背影,于忠良铁了心,一定要离婚,而且他马上去找律师,把自己的情况都告诉律师,问律师他能要回那3万元吗?

律师说,你们婚前签订有合伙制协议,你把3万私房钱交给你妻子李慧保管,李慧将你这笔钱存入她的名下,按理说,钱还是你的,但是你无法提供那3万元属于你的证据,这3万元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平均分配,

于忠良叹了口气说,平分就平分吧,我也认,但是这婚我必须离。

咨询律师过后,于忠良就向法院起诉离婚。

李慧一直以来老实本分的于忠良只是说说,不敢离婚,没想到于忠良还真的起诉离婚了。

离婚判决书下来后,李慧马上后悔了,暗暗自责不该实行合伙制,更不该对于忠良百般算计,经济上分得太清楚,导致自己第二次婚姻因为钱而失败告终。

和李慧离婚后,于忠良感到一身轻松,在第二段婚姻,他过得太累,太压抑了,如果还要步入婚姻,他一定找个彼此重情,心走到一起的人。

李慧和于忠良都是二婚,两人走到一起本来就不容易,本应该好好珍惜,彼此用心经营第二段婚姻,多一些信任,少一些防备,多一些包容,少一些算计,多重情,少重钱。

可是,李慧太过于现实和太看重钱,在婚前就开始防着于忠良,生怕自己在经济上吃亏,提出实行合伙制婚姻,签订合同制协议,婚后经济上更是分得一清二楚,本以为这样婚姻就可以幸福,自己的经济利益就得到保障,然而,李慧第二段婚姻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二婚实行合伙制,合伙制可能会让彼此的经济利益得到了保障,却不一定能保障婚姻的幸福。因为失去信任的婚姻,就失去了婚姻稳固的基石,心走不到一起的婚姻,就没法同舟共济,同甘共苦,小风小雨也能把婚姻摧毁。

写在最后:二婚的婚姻涉及到的因素很多,如果彼此处理不好,二婚的婚姻很难幸福,很难走到终点,要想幸福,建议:

第一:两人必须有感情基础,是真心重组家庭,再步入婚姻,婚后要用心去经营,彼此尊重、信任、包容和帮助。
第二:若想保障自己的财产,可以进行婚前财产公证,也可以婚后实行合伙制,但不要一成不变,事事都要精打细算,细到一分一厘都要分清楚。大额支出可以由两人分担,小支出不用分,不要斤斤计较谁多出了谁少出了,因为一方出了钱,另一方就可能出了力或出了情,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对等的,即使实行了婚前财产公证或者实行合伙制,但只要两人是一起真心过日子,对方有困难,自己能帮的就帮,因为你的帮助,对方会记在心里,会用情用爱回报你,温暖你。
第三:对方的父母和孩子也是你的亲人,彼此要用心去对待对方的父母和孩子,只要做到将心比心,用爱换爱,相信二婚也一样幸福。
第四:人生难得糊涂,同样,在婚姻里,也需要糊涂,糊涂不是真的糊涂,而是不要太过于精明,过于精明反而害了自己。

世界奇闻

人到中年远离同学聚会毫无意义,中年人有必要参加同学聚会吗

2022-5-9 15:11:02

世界奇闻

和网友见面的心情,总结和网友见面聊什么

2022-5-9 15:11:4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