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女人强势的后果,家庭里女人强势家早晚败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64岁的刘玉芬突发心脏病住院,她说儿女都不来看她,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儿女也不来签字,儿女却说这都是她性格太强势造成的,家被她弄得鸡犬不宁……

在长沙一家医院里,64岁的刘玉芬独自躺在病床上,看着同病房的病友有亲人照顾,嘘寒问暖,她很难过和伤心。

伤心之下,刘玉芬打电话给当地的都市频道,说她有儿有女,却和没有儿女一样,晚年凄凉无助,她突发心脏病住进了医院,3个儿女都不来看她,甚至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了,儿女还是不出现,不来签字……

记者在湖南航天医院的病房里找到了刘玉芬,刘玉芬正在打点滴,身边没有儿女照顾。

刘玉芬一边打着点滴,一边向记者诉说,她有一儿两女,丈夫去世后,她就担起家的责任,去做保姆和捡废旧,守寡含辛茹苦把儿女拉扯大,现在,儿女们早已结婚生子,生活富裕,儿子还买了私家车。

2016年12月18日晚上,她突发心脏病,儿子却不肯开车送她来医院,她只好自己打120,叫救护车。

救护车把她接来医院抢救,因为病情严重,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需要家属签字,但儿女都不在场。

急救室的医生打了几次电话叫她儿子过来签字,儿子不但不来,还对医生说:“你们把她接去医院了,就归你们管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自己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因为抢救及时,她挽回了一条命。

抢救过来后,儿女还是不来看她,这让她很伤心,尤其是唯一儿子,更是让她伤心和失望到了极点。

儿子叫李志军,今年39岁,因为是唯一的儿子,她把儿子看得很重,拼了命也要给儿子建房和娶媳妇,为了儿子,她付出了一切。

然而,儿子有了媳妇,就忘了娘,对她不管不顾,让她晚年很凄凉无助,这一切这都是儿媳姜舒从中作梗,叫儿子不管他,想彻底摆脱她这个年老多病的负担。

李志军真的不来看母亲,不管母亲吗?

记者向刘玉芬同病房的病友核实。病友说,没见过刘玉芬的儿子来看过她。

记者叫刘玉芬拨打李志军的电话,想向她儿子了解情况。

刘玉芬拨打儿子的电话后,儿子拒绝接听。

刘玉芬又重拨,一会后,李志军才接,问母亲什么事?

刘玉芬说,我在医院,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去?

李志军说,我不会接你的,说完,就挂断电话。

李志军难道真如刘玉芬说的那样不孝吗?为了弄清真相,记者决定带刘玉芬回家。

带刘玉芬回家前,记者先去找刘玉芬的主治医生咨询她的病情。

湖南航天医院内二科主治医生邓志雄说,刘玉芬刚入院时是急性左心衰,经过抢救,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她的心脏比较大,大心脏的病人有猝死的风险,也就是突然一下就引发心律失常,或者心脏骤停,她病情比较重,需要家人陪伴,万一她心脏病发作时,才能第一时间送她来医院抢救,同时,她要多休息,不能太劳累,以免加重病情。

了解到刘玉芬的病情,并经医生同意后,记者带刘玉芬回家。

到刘玉芬家后,李志军并不在家里。

刘玉芬说,儿子儿媳住楼上,她住楼下,原来家里只有一个门,但儿子结婚后,就在原房子后面加盖了厨房和大门,从此,儿子儿媳和她分开吃住和出入,这一切都是儿媳姜舒出的主意,目的就是想摆脱多病的她,

刘玉芬刚说完,门外传来了姜舒回到家的声音。

记者和进门的姜舒打招呼,并问姜舒知道婆婆生病住院吗?

姜舒说知道,前几天婆婆心脏病发作,是老公送婆婆去医院的。

记者听后很惊讶,问,是你老公送去的呀,可你婆婆说是她自己打120的,儿子不愿意送她去医院。

姜舒说,有些事情不用解释那么多,她是个大人,是我老公的妈妈,我也是一个母亲,有儿有女,有些事情我知道怎么做,不用去解释那么多,她为大,我们作为子女的什么都不要说。

记者问姜舒,他们母子俩因为什么事情发生矛盾?

姜舒不愿说,拉着女儿就往楼上走,似乎是有意回避这个敏感的话题和回避婆婆。

不过,姜舒没有说婆婆一句坏话,看得出身为幼师的姜舒似乎很尊敬婆婆,会不会是刘玉芬误会了姜舒呢?

儿媳上楼后,刘玉芬才说,儿媳净说假话,儿子真的没有送她去医院。

记者说,那你刚才为什么没有出声,感觉你似乎挺怕她的。

刘玉芬说,我是让着她,你没看见她刚才提着那个桶进来的时候,像冲一样进来吗,要不是你们在这,她会把我推出去。

记者说,可是我们看见你儿媳挺好说话的呀,她又没有说你不好什么的。

刘玉芬依旧说,还不是因为你们在这里,儿媳才不敢对她不敬。说完,刘玉芬带记者上楼去找儿媳。

在楼上,刘玉芬对儿媳说,我这次生病是我自己打120救护车去医院的,我儿子哪里送我去了,你讲话要实实事求是。

姜舒没有回应婆婆。

刘玉芬生气说,你们看,她就是那个样子,我病了几回,儿子送我去医院只送过一次,我住院了,他们也不来看我,我一个寡妇辛辛苦苦养大儿子,还建房给他,也没有让他们还一份帐,他们却这样对我。

对婆婆的指责,姜舒还是不说话,拉起女儿就往楼下走,刻意回避婆婆。

记者跟着姜舒下楼,边走边说,有什么事情你和我说清楚好不好,我们是来帮你们解决问题的,马上过年了,我想你也不希望这样子过年吧。

姜舒没有停下脚步,走出门外后,才说,这么多年了,都是这样子,没有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

记者说,现在是她说你们大逆不道,她病危了,你们都不管她,她病重,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你们也不去给她签字。

姜舒说,一年会发生几次这样的事情,每次都吓得个半死,但最后什么事都没有。

不能这样子说话,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她说是你挑唆她和儿子之间的关系,记者边追在姜舒后面,边说着。

姜舒继续往着走,说,那你信她说的就可以了,这样吧,你去找她儿子了解情况,我作为媳妇,没有说话的资格,我不发表任何评论。

记者说,你的意思是,她不应该把矛盾引到你身上来?

姜舒说,她说的是假话,都是瞎说的,我不想做任何评论,不要问我了,你去找她的儿女了解,好吗?

就在姜舒再次提议记者去找刘玉芬的儿子了解情况时,李志军开着车回来了。

李志军见母亲带记者上门,生气地说,我真的想发脾气了。

记者劝说,你有什么事情就好好说,毕竟她是你的母亲。

李志军气愤说,我没有娘,没有这样的娘,她身体不好,不让她种菜,她偏要去种,前几天村里有人去世了,她明知自己身体不好,还要去陪人家熬夜,叫她回来她不回,一直熬到凌晨三四点才回来,回来后又生病住院了,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今年她住了六次医院了,并多次抢救,而每一次犯病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记者说,这么说,你也是关心她呀。

李志军说,所以说我没有这样的娘,大家都为她好,她偏不听大家的,我行我素,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现在她生病了,我们(包括我的姊妹、我的舅舅)都不理她,你看,她现在又瞎胡闹了。

记者问,那她这一次生病住院,你知道吗?

李志军说,我知道她生病住院。她犯病前,在门外面坐,心脏病突然发作时,就往地上一倒,那时,我在家里吃饭,可她没喊我这个儿子,而是喊邻居,我知道她犯病后,赶紧去把她背回来,我还没歇过气来,她就自己打120了,她都叫好救护车了,我哪还有机会开车送她去医院,我虽然没有开车送她去医院,但是当晚我去医院看过她了,她说我不送她去医院,不去医院看她,那是她瞎说瞎闹的。

记者问,你母亲说这五年来,你们住在楼上,她住在楼下,你们饭都不和她吃。

李志军说,开始我们是和她一起吃饭的,后来她自己瞎胡闹,故意针对我妻子,还说她要自己煮自己的,不跟我们吃。

刘玉芬见儿子护着儿媳,连忙走过去指责儿子,说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不孝顺。

李志军不理会母亲,拉着记者走到另一边,才接着说,不只是我不理我妈,我的舅舅也不理她,我舅舅和我的朋友知道我妈的为人。

我妈这个人脾气倔,性格强势,每次家里来个朋友,她就发脾气,大吵大闹和砸东西,一点都不给我留情面,我家地板、厨房的门和楼梯扶手,都被她搞坏了,这几年来,家里被她搞得鸡犬不宁,没有安宁之日。

记者说,她和我说这些都是你妻子打坏的,原来是她自己搞坏的呀。

李志军说,确定是我妈搞坏的。李志军说完,带记者返回屋内,一一查看地板,厨房的门和楼梯扶手。

记者见到水泥地板上被砸出了几个小坑,厨房的门有块板被敲坏,都快掉下来了,木质楼梯扶手还被砍了几刀,屋里的东西也被弄得乱七八糟,这一切都是刘玉芬所为,这一切也都体现出刘玉芬倔强又强势的性格。

刘玉芬听着儿子向记者诉说她的“杰作”,没有出声反驳,默认了这一切。

刘玉芬虽然倔强、强势和瞎胡闹,可不管怎么样,她始终是李志军的母亲,难道李志军因为母亲这样子就想逃避赡养母亲的责任和义务吗?

见到记者疑惑,李志军又把记者拉到门外,说他母亲其实另嫁过人,两人是黄昏恋,但母亲和那个老头合不来,后来那个老头就突然离开了她,她精神受了刺激,回来后就和我们吵和闹。

记者说,你的意思是你母亲既然又嫁人了,她就应该有始有终,对吗?

李志军说,对,她们两人一起生活了8年,不管他们两人关系如何,但是在老头要离开她时,她应该和我们说一声,可是她不告诉我们。

说起母亲的黄昏恋,以及母亲黄昏恋的老伴突然离开时,李志军很气愤,如果母亲当时告诉他,母亲也不会就这样被人抛弃了。

记者还是不解,难道李志军是因为母亲黄昏恋后,就不赡养母亲吗?

为了了解情况,记者又去找刘玉芬,了解她的黄昏恋老伴为什么会离开她。

刘玉芬没有回避,对记者说起她这段尴尬的黄昏。

原来,2005年,在小女儿和女婿的介绍下,前后两次丧偶的刘玉芬认识了比自己大14岁的黎树立,彼此感觉对方还可以,都有意结伴,刘玉芬的儿女都赞成母亲找个伴,也认可黎树立。

黎树立的儿子在怀化开了一个木材加工厂,刘玉芬和儿女商量后,便跟黎树立去怀化生活,这一去就是5年,黎树立对刘玉芬还是蛮好的,平时刘玉芬也都是依靠黎树立的积蓄过日子。

在怀化生活5年后,李志军的大女儿出生了,刘玉芬和黎树立便回长沙,帮李志军照顾孩子,在长沙生活第三年,黎树立的积蓄所剩无几。

黎树立的女儿说父亲的钱都被刘玉芬拿来给她儿子了,质疑刘玉芬和父亲在一起的目的,反对刘玉芬继续和父亲在一起生活,叫父亲离开刘玉芬,返回怀化生活。

在儿女的干涉下,黎树立离开刘玉芬,返回怀化和儿子生活。

黎树立离开长沙后,虽然刘玉芬可以去怀化找黎树立,继续在怀化生活,但她不想去,她认为既然黎树立的儿女都反对了,她去怀化生活只会受气。

好胜的刘玉芬不但不去怀化找黎树立,而且断了和黎树立的联系。就这样,刘玉芬的这段黄昏恋坚持了8年后就散了。

结束黄昏恋后,刘玉芬就在长沙和儿子生活,刘玉芬和儿媳处不来,婆媳关系很紧张,儿媳的母亲认为下堂不为母,她应该跟着黎树立回怀化生活,反对她留在儿子身边生活,增加儿子儿媳的负担。

提起无疾而终的黄昏恋,刘玉芬拿着她和黎树立的合照很难过,黎树立离开后,她的晚年生活很凄凉。

刘玉芬认为,她现在老无所依,就是儿媳教唆儿子,挑拨她母子关系,气人的是,儿子也听儿媳的话,不养她。

儿子不养她,女儿也不理她,刘玉芬越说越难过,最后,带记者去小女儿李爱莉家。

准备到女儿家时,刘玉芬远远就看见小女儿在邻居家门前,和邻居聊天,可是等她走近时,却不见女儿的身影了。

原来,李爱莉一见母亲来,就马上躲起来。

刘玉芬气得大叫女儿出来,不出来她就发脾气了。

记者叫刘玉芬别激动,有心脏病,注意点,有话好好说,心平气话说。

刘玉芬不听劝,仍不顾自己的身体叫嚷着,见女儿不出来,她就拿起门外的扫把,冲进女儿的邻居家里找女儿,边找边骂,看见老娘来了你躲起来,我生了你,你还躲,你躲起来干什么,我要打S你。

记者跟在刘玉芬后面劝她别这样,有话好好说,但无济于事,刘玉芬一副非找出女儿不可。

最后,在邻居的劝说下,李爱莉才肯出来,不再躲。

李爱莉愤怒说,我看见她(母亲)就恨,她到处说我们儿女不好、不孝顺,她有心脏病,我们喊她不要去看热闹,对身体不好,外面又冷,可她不听,经常去看热闹和玩,玩到半夜才回来,让我们操心又担心。

记者说,医生说她现在心脏大,比较危险,你知道吗?

李爱莉说,这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她多次住院,也抢救过多次,可是她还是不知悔改,出院后又继续去看热闹和玩,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净是给儿女添堵。

记者问,这一次她住院你去医院看过她吗?

李爱莉说,知道,去看了。她住院第二天我就去看她了,把她住院的手续都办好了,还交了2000块住院费,我离开时还留给她100元,可是她却和别人说我不孝顺,不出钱。

记者问,她说这次住院是她自己打120救护车的,你弟弟不管她,不开车送她去医院,住院后,儿女都不去看她,有儿女也和没有儿女一样。

李爱莉又难过,又气愤说,不是她说的那样,她心脏病发后,她自己打了120电话后,才告诉我弟弟,她不给机会我弟弟,反过来又说我弟弟不管她,有车都不送她去医院,还诅咒我弟弟怎么不被车撞死,摘死算了,总之,她很强势,经常责骂我们三姐弟,甚至诅咒我们,这样的母亲,谁受得了。

记者问,我听说她怀化这个老伴是你介绍的,是吗?

李爱莉说,是我介绍的。她性格强势,和邻居及村上人关系不好,我便给她介绍条件不错的黎叔叔,希望成熟稳重的黎叔叔能给她一个依靠,希望她在怀化能开心生活,但没想到,她和黎叔叔最终也分道扬镳,她强势的性格也是他们分开的一个原因。

记者问,她以前的性格也是这样强势吗?

李爱莉说,是的,她一直这样强势,不管是什么事,她都要赢,我爸爸在世时,她就这样强势,瞎胡闹和争吵,还经常和我爸爸打架,不管是吵架,还是打架,她非要赢不可。

附近邻居也告诉记者,李爱莉姐弟三人对刘玉芬很好,但刘玉芬经常说儿女不孝,经常瞎胡闹,性格确实强势。

说到母亲强势,李爱莉伤心说,我没有这样的娘,我不是她女儿,哪有娘对女儿这样的,我对她不只是恨,想死的心都有了。

记者劝说,别这样,不管你娘再怎么不是,你还是心软,去关心和照顾她的,这不她生病住院了,你还不是去看她,而且还出钱,别说气话了,我们来替你们解决问题,你好好和你娘沟通。

李爱莉说,我恨她,她就是太强势,嘴巴讨嫌,我不想和她说话。

刘玉芬见女儿不理她,又破口大骂女儿,说女儿尽是说冤枉她的话。

记者劝刘玉芬说,你别总是这样骂女儿,女儿是你生的,你骂女儿,不就是骂你自己吗?

李爱莉对记者说,她不只是这样对我,她对我老弟也是经常这样责骂,她跟我弟弟吵架时,还说把我弟弟的孩子丟到塘里去。

记者惊讶地问刘玉芬,你有没有说过把孙子丟到塘里去的话。

刘玉芬不肯承认,又大骂女儿冤枉她。

李爱莉被母亲骂得突然爬在桌子上放声痛哭,说,我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娘呢,哪有娘对女儿这样的……

见女儿哭,刘玉芬也跟着哭,哭诉她如何辛苦养大儿,哭诉她吃过的苦,哭诉儿女不孝……

李爱莉心软,拿纸巾给母亲擦泪。

刘玉芬却不领情,邻居接过纸巾,又递给刘玉芬,并劝说,你就拿着吧,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吵了,你儿女又不是对你不好,你不要老是和儿女吵来吵去,好好过日子……

无论邻居和记者怎么劝,固执又强势的刘玉芬就是不听劝,不肯退让,也不肯拿女儿给她的纸巾,继续和女儿闹,非要闹个输赢不可。

为了避免母女俩矛盾恶化,记者决定带刘玉芬先离开。

在回刘玉芬家的路上,刘玉芬还在哭,还在说女儿不好。

记者劝她说,其实,你女儿还是关心你的。

刘玉芬说,要是关心我,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我也不会叫你们来帮我解决问题了,她老是挑唆她老弟和弟媳对我不好。

记者说,你现在觉得主要问题是出在哪里,是你和儿子媳妇搞不好关系,还是你跟女儿搞不好关系,你之前不是说儿媳妇挑唆你和儿子的关系,对你不好吗,现在你又说是女儿挑唆她弟弟和弟媳对你不好。

刘玉芬说,儿媳对我不好,小女儿在中间也有错,做得不好。

记者见刘玉芬没有意识到自身有很大的问题,而是把一切都归结于儿女不孝,忍不住说,可是你刚才一直在骂你女儿,有什么事情你好好说就是了,为什么一定要骂你女儿,甚至,你女儿拿纸巾给你擦眼泪,你用都不用,你也太过了吧。

刘玉芬倔强说,我就是不用,说完就沉默,不再说话。

回到刘玉芬家,只见她7岁的孙女独自坐在门口。

刘玉芬对记者说,平时都是我接送孙女上学,以前孙女经常到我房间做作业,但现在她一听见他爸爸车子回来的声音,就赶紧离开我的房间,因为她爸爸叫她不要和我在一起,不要叫我,我就一个孙女,我很疼她的。

刘玉芬说着说着又哭了,她从怀化回长沙生活已经7年了,可是最近5年,因为婆媳关系紧张,母子关系恶化,连她最疼爱的孙女也不敢去她房间了,不敢亲近她了。

刘玉芬哭停后,对记者诉说她的婚姻感情和她受过的苦。

原来,刘玉芬的娘家家境不好,她作为长女,19岁时就被父母安排嫁给李志军的生父,没想到结婚第二天丈夫就疯了,这让刘玉芬很痛苦。

但在那个年代,她没有选择,继续和时疯时清醒的丈夫过生活,但经常吵架和打架。在争吵中,度过了8年,刘玉芬也先后生了两女一儿,但在儿子李志军一岁时,丈夫就去世了。

丈夫去世后,生活的重担全落在刘玉芬一个人身上,她既要带孩子,又到处挣钱,在生活的重负下,刘玉芬变得更加坚强和强势。

后来,在别人的介绍下,刘玉芬又再婚了,但是她强势的个性让第二任丈夫受不了,很快,第二任丈夫也离她而去。

两段婚姻都不到头,刘玉芬很难过,但她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过于强势的性格带给她不好的一面,以至于她和邻居和村上都相处不好,以久后来她与儿女关系也搞不好。

2005年,刘玉芬认识了大她14年的黎树立,原本她希望能和老伴安享晚年,却没想到两人相处8年后,由于黎树立的儿子干扰,她和黎树立在一次争吵当中,把黎树立头打得破血流,黎树立就离开了她。

黄昏恋无疾而终后,刘玉芬留在儿子身边生活,她又和儿女关系闹得很僵,而她强势的性格是母子母女间矛盾的导火线。

刘玉芬一直以来都很强势,强势得连身边人都受不了。

记者对刘玉芬说,老了就是要平和地过日子,开开心心的,一家人和和睦睦的,不好吗?

刘玉芬说,我以前的家庭也很幸福的。

记者说,可是现在,你跟儿子儿媳处不来,跟女儿也处不来,这样的生活是你要的吗?

刘玉芬说,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子过下去了。

记者问,那你想怎么过下去?

刘玉芬说,或者去庙里面过,或者去养老院过,我有我的想法。

看得出,刘玉芬也知道自己脾气不好,性格强势,说话伤儿女,但她又不懂得怎么去改变和儿女的尴尬关系,不愿和儿女一起生活,但不管刘玉芬去哪里生活,始终要解决儿女赡养她的问题,毕竟一切生活开支都需要钱。

记者决定把刘玉芬和李志军叫到当地村委会进行调解,化解母子矛盾,解决刘玉芬晚年生活的问题。

在记者的劝说下,李志军同意第二天到当地村委会和母亲再次沟通和协商,安排好母亲的晚年生活,同时,也希望通过这一次调解,解决母子间的矛盾。

第二天,刘玉芬和儿女都到了当地村委会,李志军的二舅也一起来。

当地村委会主任刘泽明告诉记者,他曾经多次调解过刘玉芬母子俩的矛盾,其实,母子间的矛盾都是些家庭琐事引发矛盾。李志军爱喝点小酒,但其他方面都挺好的,不是个不孝的人,刘玉芬的两个女儿也孝顺,以前刘玉芬母子俩相处挺好的,但因为刘玉芬话多,言语比较过激,性格强势,才导致这几年来母子间的矛盾越发激烈。不过,不管刘玉芬如何不对,作为儿女的都应该负起赡养母亲的责任。他也希望通过这一次调解,能够解决刘玉芬晚年的生活。

在调解会上,李爱莉对母亲说,你有什么条件就提出来。

刘玉芬倔脾气又上来了,说,我没有什么条件,我觉得让他们自己讲。

李爱莉说,你到底有什么想法?

开始时刘玉芬不肯说,在记者的劝说下,她才说,我就是让他们负担,我老了,又没有一分钱,他们不能让我自己负担自己。

刘玉芬的儿女听后,当场表示愿意赡养母亲。

见刘玉芬的儿女答应后,记者提醒刘玉芬,刚才你在车上怎么跟我说的,你打算跟儿女怎么讲的?

强势惯了的刘玉芬不愿意拉下面子向儿女认错,后来,在记者的劝说下,她才说,我是没有能力的娘了,说话也不太好听,请你们谅解点,也希望你们能陪伴我。

刘玉芬的女儿说,我们也有事情要做,不能总是陪着你。

记者说,如果你们真是没有时间经常陪她,但有心也可以,比如打个电话给问候她,关心她,抽时间偶尔回去看她。

李爱莉说,不是我们没有心,而是她越发顽固,越发强势,我们只能避而远之。有时,我回去帮她洗衣服,她就说这东西丢了,那东西不见了,然后她就说是我们偷了,你们说气不气人,我们作为女儿的怎么会去偷她的东西,对不?

刘玉听后,脾气又上来,说女儿尽是说冤枉她的话。

李爱莉说,谁冤枉你了,前两天你还说1000多块钱买的项链丢了,最后,你又说是我偷了。

女儿回去照顾刘玉芬,刘玉芬却总说女儿偷她东西的,作为女儿吃力不讨好,确实不好受,刘玉芬若不改,就算次一次调解成功了,日后还是会有矛盾发生的,要想矛盾少些,彼此保持一定距离可能会更好些。

记者向提议,儿女每人给刘玉芬点钱,作为她每月生活的费用,然后,刘玉芬想去庙去敬养院都行。

刘玉芬的儿女听的都说好,只要母亲同意,只能母亲不再在家里三天两头的里瞎闹瞎吵,他们没有问题,母亲想去庙了,他们改天就去庙里交钱,把母亲送去庙里。

然而,刘玉芬却又不同意了,而且又开始责骂儿女,和儿女争吵起来,还说她死了都不用儿女管。

眼看调解陷入僵局,刘玉芬的二弟把记者拉到调解室外,说,姐姐年轻时吃了不少苦,但她性格太强势了,经常与人争吵和打架,没几个人受得了她。这些年来,姐姐又和子女关系搞不好,其实不是姐姐的子女不对,而是姐姐不对,作为娘家兄弟,们也曾经多次劝说姐姐,可是姐姐依旧我行我素,才导致他和子女的关系越来越恶化,矛盾越来越越深……

记者再次返回调解室后,记者和村委会主任及刘玉芬的二弟一起做刘玉芬的思想工作后,又提出让刘玉芬轮流去三个子女家吃饭住,先试行三个月,但前提是不能再像现在一样话多和老是吵闹及责骂儿女。

刘玉芬说,她不去,自己煮自己吃。

村委会主任又提议,李志军每月给300元,刘玉芬的两个女儿每月给200元,三姐弟每月给刘玉芬700元生活费,刘玉芬自己煮自己吃,先试行三个月,三个月后没有什么问题了,就按照这个提议继续下去,我有问题了,双方再协商解决。

刘玉芬的儿女表示接受。刘玉芬在村委会主任的劝说下,也点头接受了。

刘玉芬接受后,村委会主任对刘玉芬的儿女说,你们的母亲经常吵闹,对于你们来说你是精神上的一种压力和负担,是你们的母亲这辈子也很辛苦,你们也要体谅她,多包容下她,多关心下她。

记者也再次劝说刘玉芬,以后不要再和子女吵闹,不要责骂儿女,和儿女搞好关系,好好生活,和和睦睦的,这样生活才幸福。

随后,双方签订协议,刘玉芬的晚年生活暂时得到到了安排,希望这一张协议是刘玉芬和儿女们幸福生活的开始。

刘玉芬原配丈夫去世早,她坚强担起家的负责,独自把三个儿女抚养大,还给儿女建房,娶媳妇,确实不容易,也吃了不少苦,从这点来说,她是个坚强的好母亲,但她强势的性格却让她婚姻感情不顺,让她和儿女们的相处变得水深火热,生活鸡飞狗跳,最终,第二任丈夫和黄昏恋老伴都离她而去,孝顺的儿女们对她也避而远之,晚年凄凉无助。但愿经过这次调解,刘玉芬能改变自己强势的性格,能体谅儿女,不再为难和责骂儿女,不再到处说儿女不孝,只有改变强势的性格,她的晚年才能真正的幸福。

刘玉芬的三个儿女本来就孝顺,只是被母亲过于强势的性格压得喘不过气来,被母亲无端的责骂伤了心,被母亲三天两头的吵闹失去了耐心,才对母亲避而远之,让人欣慰的的,经过调解,三姐弟还是感恩母亲养大他们,能理解母亲受过的苦,都愿意继续赡养母亲,没有一丝不赡养母亲之意。在今后,三姐弟如果能够对母亲再多些耐心,再多些包容和关心,相信他们的母亲也会被感化,好好珍惜晚年生活的。

在家庭里,一个女人不管为人女,为人母亲,为人妻子,为人儿媳,为人婆婆,在家里都不要强势,因为家是温暖、亲情浓、让人身心放松的地方,家庭不是职场,需要强势,才能大展宏图,家庭更不是战场,非要争个你死我活,你输我赢。在家庭里,一个女人不管充当什么角色,如果不明事理的强势,势必让家庭不和睦,吵闹不断,生活不幸福,鸡犬不宁,甚至会让亲人避而远之,或者众叛亲离。女人属阴,需要柔和,聪明的女人会以柔暖人,以柔克刚,以柔经营感情、婚姻和家庭,营造快乐幸福的家庭氛围,家人幸福,自己也快乐。

写在最后:

父母养大儿女不容易,作为儿女,要懂得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父母养我小,我养父母老。父母年纪越老,越容易感到孤独和敏感,害怕儿女疏远,作为儿女,一定要多关心父母,抽时间多回家陪伴父母,不能回家的,也要尽量多打电话问候父母,让父母心安,感受到儿女的心一直装着自己,父母的晚年生活才会更开心。
父母越老,就越像小孩,有时会胡闹,不讲理,作为儿女,要多包容父母的不是,就像我们小时候父母包容我们一样,不离不弃,只有这样,我们才无愧于父母的养育之恩。
儿女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和生活方式,作为父母亲,不能再像儿女小时候那样继续去掌控儿女的一切,要学会放手,让儿女独立生活,只有这样,父母对儿女的爱才不会让儿女感到有压力,甚至反感,避而远之。
儿女有自己的小家,生活也会有难处,不能全心全意陪伴和照顾父母,作为父母,要体谅儿女,只要儿女能赡养自己,让自己晚年生活有着落,心里装着自己,尽量抽空陪伴下自己就好,自己孤独时,就多去公园走走,和别的老人聊聊天,下下棋,如果身体允许,可以跳跳广场舞,或运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强势是一把双刃剑,有好也有坏,不管是男人和女人也可以强势,但不是不讲道理的强势,不是一心掌控别人的强势,不是对家人的宽容和退让有恃无恐的强势,如果是面对生活艰难困苦而去努力改变的强势,面对灾难不退缩、坚强挺过的强势,面对疾病痛楚不懈抗争的强势,是面对生死不离不弃的强势,那么这些强势是可嘉可敬的。

世界奇闻

老祖宗留下的金句,盘点老祖宗说的经典语录

2022-5-9 15:11:57

世界奇闻

老年人二婚会幸福吗,老年人二婚领结婚证的危害

2022-5-9 15:12:3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