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的生活真的很累,二婚的我过够了好累啊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46岁的杨彩英二婚嫁给谢东山,结婚刚半年,谢东山的前妻突然回来住在楼上,大吵大闹、砸家具,打杨彩英,还扬言要把杨彩英赶出家门,弄得杨彩英身心疲惫……

2016年上半年,46岁的杨彩英认识了同是离婚的谢东山,原本对婚姻失去信心的杨彩英却被谢东山的诚实和体贴感动到了,两人交往大半年后,杨彩英不顾父母反对,坚决嫁给谢东山,重组家庭。

婚后,杨彩英在谢家生活,平静而幸福,然而,她刚结婚半年,谢东山的前妻蒋美华突然回家住在二楼,时常和住在一楼的杨彩英发生争吵,争吵中还把前夫和杨彩英的家具砸坏,甚至打杨彩英,扬言要把杨彩英赶出家门。

杨彩英在谢家实在生活不下去了,只好和谢东山暂时搬出去,租住在常德一家宾馆里。

杨彩英知道,如果她和蒋美华的矛盾得不到解决,她就没法回谢家生活,就算回去,生活也处处充斥着火药味,随时会炸开。

无奈之下,杨彩英求助于当地都市频道,希望能帮助她解决矛盾,恢复往日的正常生活。

记者在常德一家宾馆见到了杨彩英,但杨彩英的丈夫谢东山有事出去了,还没回来到。

杨彩英告诉记者,她和丈夫谢东山刚结婚半年,两人生活得很开心和幸福。可是,自从10天前,谢东山的前妻蒋美华突然住进谢家二楼后,她的正常生活就被蒋美华搞得不得安定。

蒋美华回来后,吃喝用都是她和丈夫的,可是蒋美华却不知足,还在家里大吵大闹,砸坏她和丈夫的家具电器,甚至打骂她,叫她把房间腾出来让她(蒋美华)住,说她没有资格住在谢家,要把她赶走。

她和谢东山领有结婚证,是合法夫妻,怎么就没有资格住在谢家了?蒋美华和谢东山已经离婚两年,却在她和谢东山刚结婚半年就回谢家住,针对她,目的就是逼她走。

因为在谢家无法正常生活下去,她和谢东山只好暂时搬出来,租住在宾馆里,有家不能回。

杨彩英说完,记者指着她手臂上一大片淤青问,这是蒋美华打的吗,她是用手打你,还是拿东西打你?

杨彩英说,是蒋美华打的,而这已经不是蒋美华第一次打她了。蒋美华虽然不是拿东西打她,但出手却不轻,是那种很用力的扇打,当时她疼得眼泪都冒出来了。

杨彩英刚说完,丈夫谢东山从外面回来了。

记者问谢东山,你的前妻现在回来了是吧?

谢东山说,是,前些日子她突然回来住,一回来就骂我和我老婆,骂得很难听,她还说房子是她建的,我老婆不能住在这里。

记者问,你和你前妻离婚多久了?

谢东山说,离婚两年了,我不明白她为何在我新婚不久,就突然回来住,甚至还要赶走我老婆。

为了弄清谢美华为什么要这样做,记者和谢东山夫妻俩一起回谢家。

谢东山的家是一幢两层的楼房,装修得不错。到了谢家,谢东山和杨彩英没有马上带记者进门,而是带记者去看堆放在外面的那些被砸坏的家具电器。

从被砸坏无法再用的东西来看,尤其是那些全散了架的椅子,谢美华确实很“暴力”。

记者问,这些东西都是被蒋美华砸坏的吗?

杨彩英和谢东山都说是被蒋美华砸坏的,心疼死了。

记者问,蒋美华她人在家吗?

谢东山说,应该在二楼。说完,就带记者进屋,并直接上二楼找蒋美华。

蒋美华正在房间打电话,看前夫到来,她显得很冷淡。

谢东山说,我们请媒体来帮助解决问题和矛盾的,希望大家能平和处理和解决问题。

蒋美华不理睬前夫的话,继续打电话,一会后才挂电话。

记者表明身份和此行的目的后,问蒋美华,你是前些时间才回来住的是吗,还有那些被砸坏的家具电器都是你砸的吗?

蒋美华说,我回来住,也是没有办法的,那些东西确实是我砸的。

记者问,你为什么要砸东西呢,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商量吗?

蒋美华说,因为他(前夫)不让我回到这个家,他们故意阻拦我回家,我一气之下就砸了。

记者问,包括杨女士吗?

提起杨彩英,蒋美华情绪很激动,她说,我不管她是什么女士,她和我无关,也没有矛盾,我对口的人是他(前夫)。

记者问,杨女士说她手上的淤青是你打的,是吗?

蒋美华听后,马上发起毒誓,如果我碰了一下她,就天打雷劈,不信,我可以和她当面对质。

蒋美华说完,径直往一楼走去,去找杨彩英对质。

杨彩英坐在一楼客厅里,蒋美华朝杨彩英大声说,你说我打你,有谁可以作证,谁能证明?

杨彩英说,那天有律师在这里,律师可以作证。

蒋美华说,那你去把律师叫过来呀。

杨彩英说,叫就叫,我又没说假话,人在做,天在看,谁说假话,天知道。

两个女人一碰面就争吵起来,水火不相容。谢东山坐在前妻和现任老婆中间,看着两个女人争吵,他却不出声,场面很尴尬。

蒋美华突然停止争吵,站起来就往二楼走去。

记者叫蒋美华先别离开,蒋美华边走边说,我对口的人不是她,我不想跟她说话。

记者跟上楼,劝说蒋美华。蒋美华才又下一楼来,并叫记者问谢东山,问他是什么情况,问他是怎么处理问题的?

谢东山站在旁边还是不出声,蒋美华说,两年前,她和谢东山离婚时,双方签有协议,夫妻俩共建的这幢楼,二楼归她所有,一楼归谢东山所有,她现在回来也是住自己的房子,并不存在霸占谢东山的房子。

记者说,既然有协议,二楼归你,一楼归他,你们各住各的,相安无事才对呀,为什么导致现在这么大的矛盾呢?

蒋美华说,因为离婚之后,谢东山用我的东西,用了九个多月,所以,我现在必须要用他的东西,而且也要用九个多月。

杨彩英说,她现在吃我的用我的,什么都用我的,她不讲道理,要知道,她离婚时已经分割财产了。

蒋美华听后,不理睬杨彩英,直接站起来进屋里,并要关上门。

记者赶紧过去推门,边推边说,别走,别关门,有话好好说嘛。

门被记者推开后,蒋美华回头指着杨彩英说,我不让那个女人开口。

杨彩英怼蒋美华,我就开口,我有权开口,你没权利说话,你现在是第三者,你住楼上可以,但你就住你楼上,不要到楼下来打扰我的生活就行。

蒋美华不甘示弱说,我怎么是第三者了,现在是我和他之间的矛盾,跟你没关系。

杨彩英说,怎么没有关系,我现在跟他是夫妻,你和他已经离婚了,你现在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赶我走。

蒋美华说,你们是夫妻又怎么样,说我是第三者,你才是第三者,我和他离婚第二天,你就住进来了,大家说这正常吗?以前的事我不说了,就说现在,我离婚时和他签有协议,二楼归我,一楼归他,我回来住也是遵守协议的。

记者问蒋美华,你说杨女士在你离婚第二天就住进来,你的意思是你丈夫在婚内就已经背叛你了是吗,你有事实依据吗?

蒋美华说,我没有依据。

这时,一直沉默的谢东山才开口说,我手机的微信聊天内容全可以证明我和她(杨彩英)是离婚后才认识的。

杨彩英说,我们做的事情为什么要证明给她看?

谢东山说,就是给她(蒋美华)证明,她今天说的每句话她都要负责。

蒋美华说,不要扯那么多,我家在这里,我就是要住在这里,就这么简单。

杨彩英说,你住楼上就可以,你别下一楼来就行。

蒋美华说,这不是你说了算。

杨彩英说,法律说了算。

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又争吵起来,谢东山在旁边看着两任老婆争吵,又沉默不说话。

在记者极力地劝说下,两个女人暂时停止了争吵,各自离开。

争吵中,蒋美华斩钉截铁说是杨彩英破坏她的婚姻,谢东山和杨彩英却反驳说两人是后来才认识的,杨彩英还说蒋美华才是第三者,见她和谢东山结婚了,就回来破坏。双方名执一词,谁说的是真?蒋美华和杨彩英水火不相容的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隐情呢?

记者再见到杨彩英时,杨彩英正在一楼厨房洗菜切菜,准备做午饭。

杨彩英告诉记者,蒋美华突然回来住,因为楼上没有厨房,蒋美华就下来和她一起共用,为这两人还争吵过多次。

记者问,那是你先做饭,还是她先做饭?

杨彩英说,没有规定,厨房没人的,我就先做,若见她在做饭,我就避开,等她做好了我再做。

说话间,杨彩英切好菜了,但可能是见蒋美华坐在客厅,她就暂时不做午饭,把菜端回婆婆房里的冰箱放。

记者问,厨房有冰箱,怎么不放在厨房里?

杨彩英说,如果放在厨房的冰箱里,两人又会发生矛盾,万一她把我的东西都扔掉怎么了。

记者往客厅看去,蒋美华坐在一楼客厅玩手机,以无声的沉默应对杨彩英,两个女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以各自的方式,宣告着自己的领地,气氛十分尴尬。

杨彩英放好菜后,带记者去她的房间看看,房间里就一个衣柜,一张床,一个风扇,连席子和空调都没有。

杨彩英告诉记者,本来是有席子的,但被蒋美华拿走了,至于空调,还是等把矛盾处理好了再装吧,现在装的,万一又被她砸坏了,就白花钱了。

杨彩英越说越气,转身就去客厅,对蒋美华说,我们两个是合法夫妻,你现在是第三者插足,你已经严重打扰到我的正常生活了。

蒋美华说,什么叫做打扰你生活了,我住在这里也是正常生活。

杨彩英说,一楼是我老公的,我跟他是合法夫妻,你和他已经离婚了。

蒋美华说,我的孩子在这里,我的根在这里,我的户口在这里,我在这里生活了19年,你们却处心积虑的想把我赶出去,这怎么可能?

杨彩英说,我没有说要赶你走,但二楼才是你的,你就应该在二楼,不要到一楼来打扰我们生活。还有,现在是你要把我赶出去,而不是我赶你出去。

争执后,蒋美华把记者带到二楼,拿出当初她和谢东山离婚时签的协议给记者看。

蒋美华告诉记者,她和谢东山结婚,一起生活了19年,两人育有一女,为了生计,夫妻俩一起外出打工,辛劳奔波,省吃俭用,攒下了一些钱。

2011年,她和谢东山在老家共同建起了一栋两层楼房,家庭条件也慢慢好转,夫妻俩关系一直挺不错的。

2015年,她和谢东山平静地签了这份协议和去办理离婚手续,协议上明确了夫妻俩共建了这栋房子,二楼归她所有,一楼归谢东山所有。

离婚时,女儿刚读高中,为了不影响到女儿,她和谢东山对双方的亲人瞒着离婚一事。

离婚之后,她就去广东打工,并且有一年多的时间不和谢家联系,直到前些日子她才回来,她回来住,也是没有办法

记者问,你们是不是有很大的矛盾才离婚?

蒋美华说,没有。

记者说,既然没有太大的矛盾,当初你们为什么又要离婚呢,有点想不通。

蒋美华说,你想不通,就去问他自己吧。

记者说,你意思是当初离婚不是你自愿的。

蒋美华说,我不想讲。反正,后来别人知道我们离婚了,都不敢相信。

记者问,是他在婚姻期内做错事吗?

蒋美华说,我不知道,因为你说过要讲证据的,我拿不出证据来。

蒋美华始终言辞闪烁,不肯说离婚的原因,也表示自己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杨彩英插足破坏她的婚姻。

随后,记者向附近的邻居进行了走访调查。

有邻居说,谢东山前妻和现任老婆同住一个屋檐下,这样的事在当地很少见,影响不好,大家议论纷纷。

有邻居说,谢东山为人老实,未见到他在婚姻内背叛前妻。谢东山和蒋美华离婚前,两人经常吵架,一吵架,蒋美华火气马上上来,嚷着离婚离婚。

有邻居说,谢东山的老妈脾气坏得很,经常跟前媳妇吵架,婆媳矛盾深,有时婆媳吵架,谢东山又站在他老妈这边,导致婆媳矛盾越来越深。

总的来说,谢东山和蒋美华离婚的根源是婆媳矛盾。

针对邻居们所说的,记者采访了谢东山的母亲王秀英。

王秀英气愤地告诉记者,前儿媳蒋美华坏得很,说这是她的屋,不让我住在这屋里,一定要把我赶出去,我儿子才和她离婚的。现在的儿媳杨彩英就很好,勤快肯干,孝顺顾家,还给我洗头、洗澡,帮我收拾和整理房间,这些前儿媳都没做过。

邻居说蒋美华和谢东山离婚的原因是婆媳矛盾深,王秀英说儿子离婚的原因是前儿媳对她不好,不管是邻居,还是王秀英,都没有说是杨彩英插足,蒋美华为什么要撒谎呢?

记者正纳闷不解时,杨彩英打来电话,说有样东西给记者看。

杨彩英拿出她和谢东山的结婚证给记者看。记者看到杨彩英的结婚证是2017年1月20日领的,领证到现在刚好半年。

杨彩英告诉记者,她和谢东山是2016年上半年认识的,蒋美华与谢东山是2015年离婚的,中间相差近一年,因此,她绝不可能插足他们的婚姻。

记者问杨彩英是怎么认识谢东山的?

杨彩英说,2011年,她因为前夫背叛家庭,就主动和前夫离了婚,离婚后她热衷于悦跑圈锻炼,也就是在这里她认识了谢东山。

记者问杨彩英,当时谢东山在哪些方面吸引到你?

杨彩英说,谢东山为人挺诚实和贴心的,对她挺好的,交往近一年后,她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地和谢东山结婚,重组家庭。没想到刚结婚半年,谢东山的前妻突然回来住,闯进他们的生活,严重影响他们的正常生活。

白天谢东山出去做事,她一个人在家,为了尽量避免和蒋美华碰面,她待在房间里尽量不出来,因为一碰面,蒋美华就吵闹,她回避蒋美华,不是怕蒋美华这个人,而是怕两人太冲动,发生了什么事就不太好。

其实,谢美华刚回来时,她也想和蒋美华和平共处,但蒋美华却不肯好好沟通,整天吵闹,甚至打她,要赶她走,说这是她的家,这让她又气又无奈。

而最近,她听到了一句传言,心顿时紧绷起来。谢东山的哥哥当着众人的面说,有孩子的留下,没孩子的走,意思是让她走,毕竟她和谢东山没有孩子。

记者问,你觉得这是谁的意思?

杨彩英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可能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考虑的问题也不一样吧,他们家的亲戚可能考虑到谢东山和蒋美华毕竟是十几年的夫妻,而且还有个女儿,为了让谢东山的女儿有个完整的家,还是觉得让蒋美华回归家庭,和谢东山复婚比较好。因此,她怀疑蒋美华突然回来的目的就是要赶她走,与前夫复婚。

为了弄清蒋美华是不是如杨彩英猜测的一样,记者去找蒋美华。

蒋美华正在收拾衣服,记者问蒋美华,离婚后,你衣服没有放在娘家吗?

蒋美华说,没有,一直放在这里,因为这本来就是她的家。虽然离婚两年了,但这里的一切还和离婚前的一样。

当时刚离婚回来,前夫就后悔了,叫她去复婚,她拒绝了,说婚姻不是儿戏,既然办了离婚手续,就不要再去办复婚手续了。

离婚第二天,她就离开了谢家去广东打工,离开时,她对前夫说,离婚后,假如他们两人还有感情,就不会忘记对方。前夫则对她承诺,两年之内,谢家的大门永远为她敞开着,他一定等着她回归家庭。

没想到她离开不到两年年,前夫就找了别的女人,而且还结婚了。对于前夫的毁约,她很气愤,认定杨彩英是她和前夫之间的“第三者”,把气都撒在杨彩英身上。

现在,前夫的哥哥嫂子叫她和前夫复婚,叫她听他们的安排,但她无法原谅前夫“违背承诺”,也不想和前夫复婚,她现在想做的就是遵照协议,住在二楼。

蒋美华说她不会复婚,却又住在谢家,蒋美华和杨彩英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谢东山又是怎样的想法?

记者去找谢东山和杨彩英。

杨彩英激动又委屈说,我和他前妻吵时,他就说我太吵,叫我退让。他前妻和我吵时,他却不说他前妻,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了,甚至搬出去住了,睡不能在家睡,饭不能在家做,我还怎么退让?

他前妻吃我的用我的,他却说让他前妻吃和用,甚至叫我和他避开,可是,这样避开也不是办法,解决不了问题。

如果他说,他向着前妻,心里有前妻,我可以离开,我也不想再过这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尴尬生活。现在我希望他能站出来,果断处理好眼前的矛盾。

谢东山听后,沉默着,犹豫不决。

见丈夫犹豫不决,杨彩英更觉得委屈,哭着对记者说,你叫他自己摸着良好讲,我对他女儿怎么样,他女儿以前驼背,我就带他女儿去跳舞,纠正他女儿的驼背,现在他女儿不再驼背了,这事附近邻居都知道,我所做的现在看来却很不值得,要是我爸妈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会马上叫我离开,一天都不让我待在这里受气受罪。

记者问杨彩英,你还没和你爸妈说目前的情况是吗?

杨彩英说,没有。我嫁到谢家半年,默默的为谢家付出,却似乎敌不过蒋美华这短短几天的争吵。

记者问谢东山,你是觉得前妻受委屈,还是现在的妻子受委屈,还有杨彩英到底有没有被你前妻打,当时她们俩对质时,你也在场,却不出声,我想知道你现在心里的想法是怎样的?

谢东山又是沉默,许久后才说,打肯定是打了,律师都坐在旁边的。前妻在这里住,因为二楼没有厨房,所以,是我让她到一楼厨房做饭的。其实,我完全可以不让她在这里做饭,因为按照协议,二楼归她,一楼归我,她是不能在一楼厨房做饭的。要说谁委屈,肯定是我老婆委屈,但我又很无奈,按照协议,我又不能不给前妻回来住。

谢东山知道杨彩英爱委屈,但面对前妻和现任妻子的纷争,他却回避着,不做任何决定,他越回避,前妻现妻的矛盾越深。

对于谢家的情况,当地派出所民警陈友明也有他的看法,他说他们所出警过六、七次,他们所和司法所也给谢家调解过4次,但都调解不成功。

谢东山前妻现妻的主要矛盾还是房子的问题,蒋美华的女儿在这,她肯定是要回来的,但楼上没有做饭的地方,只好到一楼做饭,所以,两个女人就产生矛盾,彼此都不肯让步,谢东山夹在中间,又迟迟不肯表态,对前妻的态度又摸棱两可,才导致现在的矛盾愈演愈烈。

为了帮助三人解决问题,在记者协调下,三人一起到当地村委会进行调解。

调解一开始,蒋美华坦言她最终目的还是想住在这里,按照协议,也应该住在这里。

杨彩英反驳,她是谢东山的合法妻子,蒋美华是闯入者,已经影响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蒋美华应该及时退出,不然前妻现妻住在同个屋檐下,讲出去也是个笑话。

蒋美华听后情绪十分激动,怒不可遏,拍着桌子说,你跟记者说我这说我那的,我已经忍了,现在,你又说不允许我住这里,你算什么?房子是我和他(谢东山)一起建的,你凭什么不让我住在这里?

村干部叫蒋美华冷静点,先别吵,然后,问谢东山到底是什么想法?

谢东山说,前妻住在这房子里也很好,他不反对,但是双方不能住在一起,住在一起肯定生活不下去。

见到谢东山态度模棱两可,而且给不出什么解决的方案,司法所所长张敏便给出一个调解方案。

张敏说,蒋美华和谢东山已经离婚了,谢东山也再婚了,蒋美华和杨彩英同住一屋不是很方便,彼此又缺乏对对方的包容,这就导致日常矛盾层出不穷,如果继续住在一起,即使现在调节好了,说不定以后还会有矛盾,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一方搬出去,另一方给予经济补偿,双方的矛盾才真正得到解决。

蒋美华听后,说,只要补偿她25万,她可以放弃二层的所有权,一次性给她25万,钱到位,她马上消失。

谢东山说,他拿不出25万,拿得出来他也不给,5年前建一幢二层楼一共才花20万,现在单一层楼就要25万,太高。

村支书劝蒋美华说,要么你要房子,补钱给他,要么他要房子,补钱给你,不管那一方给另一方作出经济补偿,数额要贴近实际,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蒋美华马上改口说,她不要钱了,就要房子,但她没有钱补偿给前夫,所以,她还是住在二楼,二楼属于她的。

村支书对蒋美华说,你这样子,谁来了都解决不了你们的问题。

蒋美华说,我不管,我就住在二楼,不搬走。

蒋美华如此,看得出来她心有不甘,而她漂浮不定的态度,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让双方的矛盾愈演愈烈。

谢东山见调解不了,想走司法程序,他叫调解小组帮他找一个免费的法律援助,被调解小组拒绝后,他又犹豫了。

最后,不管调解小组和记者怎么劝说双方以和为贵,毕竟谢东山和蒋美华两人还育有一个女儿,为了孩子的身心健康,三个大人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但遗憾的是,蒋美华却执迷于与前夫之间的纠葛无法自拔,而谢东山的态度一直模棱两可,始终没有下定决心解决问题,导到调解失败。

调解失败,可以预见如果彼此都不让步,谢东山的前妻现妻间的矛盾更加激烈,谢家无安宁之日,杨彩英的二婚生活不仅不幸福,还会身心俱疲。

蒋美华虽然和谢东山一起生活了19年,但当初既然决定离婚了,就应该各自安好,互不打忧,更不要纠缠不清,在见到前夫再婚了,更不要不甘心。前夫虽然承诺过,但很多事情都可以随着时间走过而改变,前夫既然毁约了,说明她在前夫的心里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人了。

虽然按离婚协议,二楼归蒋美华,她有资格回来住,但是日日见到前夫和现任恩爱,自己也不好受。谢美华因为心有不甘,而针对杨彩英吵闹,虽然让杨彩英的二婚生活和感情都严重受到影响,但是这样对她也没有什么好处,相反也会让自己倍受煎熬,身心疲惫,快乐不起,倒不如放下过去,和前夫协商好,拿经济补偿,自己搬去别处住,静心过日子。或者,在二楼做个厨房,再在房子旁边加建个楼梯直接上二楼,不再经过一楼,减少与前夫夫妻俩见面的机会,彼此不打扰。不与过去纠缠,让自己快乐起来,才是聪明的做法。

谢东山既然选择了与杨彩英再婚重组家庭,就要充当好自己的角色,心里就不要再想着前妻,在一些事情上,尤其是前妻和现妻有矛盾时,该果断做出决定的,就要做出决定,态度不能模凌两可,摇摆不定,一会偏向前妻,一会又偏向现妻,这样做只会让前妻后妻矛盾更深,让前妻现妻彼此伤害。

谢东山应该做个有担当的男人,在经济补偿方面尽量如前妻愿,毕竟和前妻一起生活她19年,而且还有个女儿,前妻要求补偿25万其实并不算多,用25万挣取清静的日子和幸福的婚姻也值。或者,和现任妻子搬出去租房房,两人一起努力买套房,即使暂时买不了房,在外租房住也好过在家里过着鸡犬不宁的日子好。再说了,时间久了,说不定前妻就会放下过去,不再纠缠,也说不定前妻遇上合适的人,再婚了,就不在家里住了。总之,谢东山有担当的,果断做决定,二婚生活绝不会是现在的状况,现任妻子也不会受委屈。

杨彩英已经二婚了,要想二婚生活幸福,身心不累,要懂得有些东西不要非争个赢不可,对方惹不起,自己还躲得起,有时候躲或退让并不是傻,而是一种智慧。

题主问,为什么感觉二婚累,像杨彩英二婚后遇上丈夫的前妻来捣乱,丈夫的态度又模凌两可,二婚的生活肯定累,而且非常累。

二婚也有幸福的,有些人二婚后感觉二婚累,主要是因为:

1、二婚夫妻不同心,在经济上、财产上彼此防着对方,甚至算计对方,尤其是中老年的二婚夫妻更明显。
2、年纪较轻的二婚夫妻,若一方有孩子,二婚时自己就是后爹或后妈,对孩子好不好都被人说,在教育、教导对方孩子方面压力大,孩子不听话的,说不得,更打骂不得。
3、二婚后,对方仍和前夫或前妻纠缠不清,甚至还觉得还是原配好,从而导致感情不和,感情不和,身心劳累。
4、中老人二婚,对方子女往往不待见自己,还防着自己分财产。

其实,二婚只要嫁对人,夫妻同心,用心经营,彼此珍惜,就不会感觉累。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愿天下夫妻好好珍惜彼此,一起白头偕老!

世界奇闻

老年人二婚会幸福吗,老年人二婚领结婚证的危害

2022-5-9 15:12:32

世界奇闻

二婚到底好不好,关于男人对二婚的看法

2022-5-9 15:13: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