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到底好不好,关于男人对二婚的看法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保姆杨叶嫁给大她24岁且多病的王贵,13年后王贵去世,王家老房子征收获得300多万补偿款,继女不但不分给她一分钱,还说不认她,要赶她出去……

01

2019年,在张家界人民医院旁边的一栋老房子里,总是能听到一个女人的哭泣声,哭泣的女人叫杨叶,54岁,三年前她的丈夫王贵去世后,她的生活如临绝境。

杨叶拿着丈夫的遗照边哭边说,你说你两个女儿会对我好的,你说你去世后,她们会照顾我的,可是现在她们来都不来看我一下,我去她们家,她们也不给我开门,她们还要把我从这房子里赶出去,说不认我,跟我断绝母女关系。

记者安慰杨叶,事情或许没有那么遭,总有办法解决的。

杨叶说,以前她和两个继女关系很好,逢年过节都有来往,可是,自从2016年12月,丈夫去世后,两个继女对她的态度大变,不愿再来往了,双方关系很僵。

记者问,你们关系僵是因为什么事?

杨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带记者去一个房屋被推倒的地方。不用说,一看就知道是拆迁了。

杨叶说,王家以前的老房子就是在这个地方,2004年开始,她和丈夫就住在老房子里,2008年时,丈夫的两个女儿说要翻修老房子,她和丈夫才搬出来住到现在住的地方。

丈夫的腿脚不好,住步梯房5楼,上下楼非常不方便。老房翻修好后,她和丈夫想搬回老房子住,因为老房子只有两层,方便些,可是两个继女却不准他们搬回来住。

2016年,丈夫生病住进医院时,就听闻老房子要征收了,但直到去年(2018年)10月份才真正征收,王家的老房子共获得拆迁补偿款300多万,这300多万全被两个继女拿走,一分都不给她。

当初两个继女叫她和丈夫从老房子搬出来,老房子翻修好后,却不准他们再搬回去住,现在想起来,两人继女的目的可能就是想霸占拆迁补偿款。

现在她挺后悔的,如果当初她和丈夫不从老房子搬出来的,仍住在老房子的,说不定生活会比现在好过。

两个继女真的如杨叶猜测的那样,为了拆迁补偿款就不认继母了吗?记者决定和杨叶去找王贵的大女儿王丽华了解情况。

02

王丽华开有一个眼镜店,店铺距离杨叶现在住的地方不到500米,但杨叶说,自从丈夫去世后,她和继女几乎不来往了。

在眼镜店里,记者问王丽华,你继母说现在和你们有些矛盾,你们姐妹俩不认她了,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王丽华话中有话,说,她现在这样子,叫我怎么认她。

杨叶说,我照顾你爸爸十几年,他生病住院也是我照顾,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能不认我。

记者问王丽华,当时她和你父亲结婚,你们支持吗?

王丽华说,或许是因为她和我爸爸年龄相差24岁,她比我也只是大2岁,我爸爸可能怕我们反对,他俩结婚时就瞒着我们。后来,我爸爸才和我们说,本来我们不太赞成,但看到我爸爸对她的认可和信任,就没有反对。

杨叶急得说,老头子跟我说,你们姐妹俩都知道,而且支持我们结婚。

王丽华说,我们确实是后来才知道的。

记者问王丽华,他们结婚后,她和你父亲的感情好吗?

王丽华说,她和我爸爸的感情还可以,和我们两姐妹相处也还可以。她原来是我爸爸的保姆,她照顾我爸爸两三年后才嫁给我爸爸的,那时我爸爸已经年过六旬了。

记者问,他们结婚后,你们之间走动频繁吗,她对你们两姐妹好吗?

王丽华说,逢年过节都有来往,而且我对她很好。至于她,我什么都好,不用她对我好。

杨叶说,你生病的时候,我是不是去医院照顾你?

王丽华说,你照顾我是你自己找来的。

杨叶说,什么我找来的,是你们打电话给我,说你大出血住院了,需要我照顾。

王丽华说,我住在重症监护室要你照顾了吗?

见继女否认,杨叶很伤心,说她嫁到王家13年,把两个继女当亲生女儿,尽心付出,没想到丈夫去世后,两个继女对她的态度大变,让她失望。

记者问王丽华,你们以前关系还可以,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王丽华说,因为现在她和我们有财产纠纷。

杨叶说,你爸爸生前就说过,老房子征收后,你们要分点钱给我,现在老房子征收了,300多万补偿款你们一分钱都不给我。还有,你爸爸还说叫你们把我现在住的房子过户给我,你们也没有过户给我。

王丽华说,老房子是我爸爸和我亲生妈妈在八几年建的,属于我爸爸的婚前财产,你没有份,现在你却想要我爸爸的婚前财产,这是不可能的。还有,你现在住的这个房子是我和我妹妹一起买给我爸爸住,我爸爸去世后,你一直住在那里,你还要什么房子?

记者对王丽华说,现在她说你们不想让她住了,要赶她出去。

王丽华说,我们没有说不让她住,也没有要把她赶出去,她现在还住在那里啊。

杨叶说,可是你们不按你爸爸说的,把房子过户给我,房子在你们名下,你们有可能随时要收回房子。至于老房子,虽然不是我建,但我跟你爸爸结婚了,而且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我也尽心照顾你爸爸,老房子属于你爸爸的那一份,我作为配偶也有一份。

王丽华说,你现在住的房子是我和妹妹买的,不是我爸爸的,要把我们的房子过户给你,你觉得合理吗?至于老房子,你就是没有份,你来了以后就要捡现成的,这可能吗?你不要恩将仇报。

杨叶说,我没有恩将仇报,我照顾你们的父亲十几年,如果我不是你们的后妈,你们请保姆照顾你们的父亲,每个月也要付工资吧。

王丽华说,你带你的两个女儿一起到我们家里生活,你们吃的用的,还不是我们养你们几个。

杨叶说,哪里用你们养我们了?

王丽华说,就是我们养你们,你和我爸爸结婚,仅仅是领了一个结婚证,你就想用结婚证要我们家里的财产,怎么可能。

见继女全盘否认自己昔日的好和付出,杨叶伤心说,我把你们姐妹俩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你们的父亲也一直是我照顾,你父亲一去世,你们就要跟我断绝关系,不认我这个后妈了。

王丽华气愤的说,不认,不认。说完就躲进卫生间,不想再和杨叶争吵。

杨叶在卫生间门外,边敲门,边说,你不要这样,你出来,我们把事情说清楚。

王丽华不开门,也不出声。昔日关系甚好的母女俩,此刻却被一扇门隔断往日的情分。

记者不解,既然是老房子是王贵的婚前财产,但属于王贵的那一份,作为配偶的杨叶理应分得一份,为何王贵的两个女儿却很坦然的占为己有呢。

记者去敲门,想叫王丽华出来,子解清楚这个问题,可王丽华还是不开门,避而不见杨叶,不知是心虚,还是另有隐情?

无奈之下,记者和杨叶只好先离开。

03

杨叶带记者回自己的住所,把丈夫的遗照拿下来,说,按照风俗,丈夫的遗照一般都是女儿保留,做个纪念,但是两个女儿都不肯要,她就留下来,想念丈夫时,可以拿来看看。

丈夫去世后,她一个人无依无靠,无人诉说,如果时间能倒流,她愿意回到三年前,丈夫还可以陪着她。

丈夫生前腿不好,要经常适当锻炼才行,但因为住在5楼,上下楼不方便,丈夫体重又160多斤,丈夫怕她扶着他上下楼太累,所以,有一段时间丈夫不肯下楼,整天待在家里,看着很可怜。

丈夫心疼她,她也心疼丈夫,她劝说丈夫要下楼锻炼,不锻炼腿就更不好。后来,丈夫肯下楼锻炼了,她就每天陪着扶着丈夫慢慢上下楼,虽然很累,肩膀也疼,但她不怨。

记者问,你一开始真是做保姆的吗?

杨叶说,她和王贵早已认识,认识20多年了。刚认识王贵时,双方都有家庭,后来王贵的妻子去世了,她和丈夫也离婚了。

2004年,她开始到王家做保姆,尽心照顾王贵。到王家第二年,王贵就说要和她结婚,她不同意,一是王贵年纪比她大24岁,二是王贵有帕金森和其它病,走路都是一拐一拐的,若结婚了,往后余生都要照顾他,三是当时王贵经济也不好。

但后来和王贵相处时间久了,她发现王贵心地善良,有责任心,比起没有责任心又家暴的前夫,王贵让她感到到温暖。

2006年,王贵又说要和她结婚,她便答应了,不过领结婚证前,她叫王贵和两个女儿说一声,看她们同不同意,王贵说两个女儿已经知道了,同意他们结婚。

2008年翻修老房子时,因为两个继女上班,她和丈夫去就主动去帮助继女修房子,虽然很累,但她没怨过。

她和丈夫结婚13年里,她为王家付出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尽心照顾过丈夫,把两个继女当亲生女儿,逢年过节都打电话给两个继女,叫她们过来吃饭,平时,两个继女也来看她和丈夫,双方关系挺好的。

以前,对于她的付出,两个继女都认可她,还和别人说她这个后妈很好。可是,现在征收有钱了,两个继女却翻脸不认,说她不好,否认她的付出,不认她,霸占着她们父亲的那一部分遗产,一分不给她。

现在她54岁了,也要养老,晚年需要有个保障,继女该给她的也要给她,她该要的也要,不然,她怎么养老。

记者问,你知道两个继女为什么不肯分钱给你的真正原因吗?

杨叶说,不知道,她们只说房子不是我建的,我没有份。

为了弄清真正原因,记者决定和杨叶去找王贵的二女儿王珊了解情况。

04

到王珊的住处时,从屋外看,王珊和王丽华一样,经济条件都不错。

记者问杨叶,之前你有没有来找过王珊?

杨叶说,找过,但她不开门。

王珊听到敲门,出来开门,见到是杨叶带记者,气愤说,如果你再这样子搞的话,我真的不想让你进来。

王珊和王丽华对继母的态度如出一辙,难道300多万补偿款真的是母女间矛盾爆发的根源吗?

进门后,杨叶和王珊吵了起来,争吵中,王珊说,我们两姐妹的房子给你住了,我们已经尽义务了。

杨叶说,可是老房子那份你们不给我啊。

王珊说,老房子不是你的啊,你有什么权利分,只有我父亲有权利分,但是我父亲早已放弃了他的权利。

杨叶说,他什么时候放弃,没跟我说啊。

王珊说,我妈去世以后,我父亲就把房子公证给我们两姐妹了,后来我们才对老房子进行翻修,这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记者问,那你有公证的相关材料吗,可以拿出来看吗?

王珊说,有公证书,我可以给你看,但是我不想给她(杨叶)看。

说完,王珊带记者进房,拿出公证书给记者看,并说当年父亲和她们两姐妹一起去公证,父亲自愿放弃他那一半权利,把他的那一半权利给我们两姐妹。老房子征收时,拆迁办看到公证书后,才敢直接把征收款给我们姐妹俩,如果不是我们有公证书,拆迁办也不可能不通知她的。

记者看到公证书确实写明,王贵已经将他属于他的那部分房产赠与给两个女儿了,当初也是父女三人共同去进行公证的。

从房间出来后,记者告诉杨叶,王贵在和她结婚前就已经和两个女儿去公证了,把属于他的那部分权利给两个女儿了。

杨叶听后很难过,她对这事一直不知道,丈夫从来没有和她说过。

王珊说,虽然我父亲的婚前财产她没有权利继承,但是我父亲买有保险,受益人写的是她,我们也没有异议。但是,她的做法让我们很气愤,我父亲还没过世,她就等不及了,她在医院里打什么癌症证明,死亡证明,要去拿这笔保险金。

杨叶说,是你们说要拿这笔出来给老头子治病的。

王珊对记者说,她又乱说了,我们两姐妹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父亲在医院的所有开销都是我们两姐妹承担,倒是她还造假,造我父亲的假遗嘱,造又没造好,假遗嘱全是打印的,没有我父亲写的一个字,居委会一看就说她这个遗嘱是假的,她这样做别有用心。

还有,她对我父亲并没有尽职尽责,我父亲去世前两个月,父亲打电话叫我过去,说他不知怎么办了。我过去后,只见父亲一个人在家,我问阿姨去哪了,我父亲说她出去打麻将了。我便打电话给她,她接后我也没问她是不是打麻将,但我听到了麻将声。过了几天,我带东西去给我父亲,她又没在家,又去打麻将了,虽然我知道她去打麻将,但我仍然没有说她。

杨叶说,我没有去打麻将。

记者问杨叶,你平心而论,两个继女之前对你可以吗?

杨叶说,我对她们父亲好,她们对我也可以。

王珊说,你有吃有住,平时我们关系也很好,我们有东西也给你,我姐还经常带我父亲和你去旅游,正因为我们感激你照顾我父亲。

杨叶说,我是跟着老头子一起出去玩的,我要去照顾老头。

王珊说,那我姐也可以只带我父亲一个人,不带你去也可以呀。

杨叶说,我不去,就没有人照顾老头子。

王珊说,你不去,难道我们就不会照顾我们父亲吗?我们对你的好你不记,在我父亲去世后,你不念及过往,总是无理取闹。

杨叶说,我怎么无理取闹了。

王珊说,我们是一家人,你说把我们两姐妹当亲生女儿看待,可是,我父亲去世后,你就到处乱说我们两姐妹,说什么我们不管你,对你不好,不给钱你。现在认识我们或认识你的人都知道了王家的事,好像我们两姐妹好狠心似的,我们两姐妹亏待你了吗,你蠢就蠢在到处乱说我们两姐妹,如果你不到处乱说,你现在的生活不会是这样子的。

杨叶说,你是没有管我啊。

王珊说,我怎么不管你了,我房子都给你住了啊,又没有把你赶出去。如果不是你这样子搞,逢年过节我们还有来往,毕竟我们都是女人,确实都不容易,我父亲已经不在了,你多少要给他留点面子。

杨叶说,我没有到处乱说你们,是人家问我现在征收了,两个女儿给我钱没有,你的姑妈也问我,你们给钱我没有,房子过户没有,我就说没有。我没有乱说呀,你们确实没有给钱我,也没有把房子过户给我。

王珊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就是你在外面乱说,别人才会问你,你说我姑妈问你,那她怎么没问我们,就算别人问你,你也要懂得什么钱该拿,什么钱不该拿。

确实,王珊说的也没错,杨叶要懂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和别人倾诉的,有时候表面看着是倾诉,实际上当事人听后却不好受,再好的关系也可能会因此变差和闹僵。

王珊不想和继母再吵下去,提出单独和记者聊聊。

王珊对记者说,她住进我父亲家里时,她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她的前夫和她离婚了,她带着两个女儿生活,很艰难,走投无头无路下,她就缠着我父亲。

她和我父亲结婚时,我们也不知道,后来我父亲住院了,父亲才告诉我们已经和她结婚了。我父亲有过两段婚姻,而我母亲已经过世了,因为考虑到父亲的晚年生活,我们两姐妹就选择接受了她,也尽量对她好。

本来以为她能够真正融入王家,可没想到我父亲去世后,她就到处乱说,还不看实际情,听信外面人说的。说句实话,她这人就是不动脑筋,外面的人说得再好,能像我们一样给她房子住吗。

记者说,那你们对她还是念及过往的,对她还是有情义的。

王珊说,虽然我们给她住的房子只是几十平方,但按房价算,也是几十万啊,我要是将房子租出去,一年也有8000元的房租,但是我们没有把房子租出去,继续让她住在那里,这其实也是我们念及过去的情分帮她,认可她的付出,让她晚年有房可住,但是她却不知足,和外面的人乱说,贬低我们姐妹的行为,实在让我们无法忍受。

05

杨叶真的如王珊说的那样吗?记者离开王珊家后,找到杨叶的朋友了解情况。

杨叶的朋友告诉记者,杨叶这些年来所受的苦她全都知道。杨叶以前和王贵是搭伙的,搭伙期间,杨叶怀过三次孕,但都打掉了,每次去医院都是她陪杨叶去。杨叶和王贵搭伙几年后,2006年才和王贵领结婚证。

记者问,杨叶当时没要孩子,是王家的家人反对,还是别的原因?

杨叶的朋友说,主要是她年纪大了,她的小女儿也叫她别生,年纪大了生孩子有危险。

记者问,杨叶和王贵的感情好吗?

杨叶的朋友说,两人感情还可以,不过王贵把她管的有点严,哪里都不让她去,她出来也只是到我家来玩下,她来我家,只要王贵打电话来,她就马上赶回家。

记者问,杨叶和两个继女关系好吗?

杨叶的朋友说,关系很好的,以前双方都有来往。

记者问,王贵比杨叶大24岁,你知道她嫁给王贵的真正的原因吗?

杨叶的朋友说,不知道,我和她的亲人也不理解她为什么要嫁给王贵。当时,我还劝过她,王贵年纪大,身体又不好,嫁给王贵,会很累很苦,但她还是奋不顾身的嫁给王贵。

杨叶是出于感情嫁给王贵,还是如王丽华说的那样想分王家的财产?杨叶的朋友带记者去杨叶家。

记者问杨叶,当时你为什么会下定决心嫁给王贵,你嫁给王贵时,王贵都已经年过六旬了。

杨叶说,她嫁给王贵前,经历过一段失败婚姻,她生了两个女儿,前夫很不喜欢女儿,还经常家暴她,最后,还和她离婚。离婚后,她不再相信婚姻,但遇到王贵后,王贵的成熟和体贴又打动了她,她不在意两人年龄差距大,决心要和王贵相伴至老。

杨叶的朋友说,是王贵害了杨叶,杨叶尽心照顾王贵,王贵却什么都不留给杨叶。

记者问杨叶,嫁给王贵,你后悔过吗?

杨叶说,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后悔,他去世后我有过后悔,总的来说也不后悔,照顾他也是我心甘情愿的。

杨叶虽然说不后悔,但内心却很苦。

杨叶有过两段婚姻,自己也生有两个女儿,加上两个继女,它一共有四个女儿,但是,现在她的晚年还得靠自己,出去打工。

现在,杨叶在一家超市整理货物,每个月工资2000元,2000元的工资是维持她基本的生活的来源。在超市工作,她不觉得累,但觉得心酸,因为下班回家,孤独始终围绕着她,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化解与继女目前水火不相容的局面。

06

杨叶提出要去看看丈夫,在丈夫坟前,杨叶忍不住痛哭出声,向丈夫诉说,你两个女儿不给我一分钱,也不认我,你把我害了,什么都不留给我……你走了,我很孤单,也很想你,当初我嫁给你,并不是图你家的财产,见你有房子住,就觉得可以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可是现在你的女儿要把我赶出去,我以后怎么办……我知道她们恨我,但我不恨她们,你也不想看到我们这样,我喊记者来也是没有办法的,我的目的是想和她们和好……

去看丈夫回来后,杨叶去社区求助,希望社区能化解她和两个继女之间的矛盾。

社区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杨叶是二婚嫁过来的,有两个继女,但因为她丈夫去世前,没有给她弄一个遗嘱或证明,明确以后房屋拆迁的,怎么怎么样,让她晚年有个保障,就算她丈夫口头上说过,两个继女也不承认。

相反,她的丈夫却和两个女儿去公证,公证自己的那部分财产由两个女儿继承,按照公证书,她确实没有份。现在她的两个继她不分钱给她也说得过去,但是从道义和人情的方面来说,继女应该多少都要给她一点征收款,毕竟她照顾继女的父亲十几年了。

杨叶听后,别无所求,只希望这件事能够有个沟通的机会。

社区工作人员拨通了王丽华的电话,希望王丽华来社区和继母好好沟通和协商一下。

王丽华却态度坚决,没有退让的余地,不愿意和继母协商,一切交给法律判定。

得知电话中继女的态度后,杨叶神情恍惚,她自认为这些年来在王家,她尽心尽力付出,最后得到的却是如此的结局。

记者劝杨叶,不要天天在外面说继女不好,或者常常去找继女吵,这样会适得其反的,她们现在没有把你赶出去,还是念及以前的情份的。

杨叶说,老头说了那个房子要给我的。

记者说,可他毕竟只是口头说,没有立遗嘱,你就先住在那里吧,现在两个继女都不肯和你面对面沟通和协商,你只能走法律程序。

社区工作人员说,他们也建议过杨叶走法律程序,但她觉得打官司了,亲情什么的就没有了,她总是顾及这,顾及那的。

杨叶还是不太愿走法律程序,也许她心中想要的是那一份温暖和陪伴,而她之前做出的一系列不明智的行为,也许是她听了旁人的话语后心有不甘,分不清是与非。

记者就杨叶的情况去咨询律师,律师说,因为房屋是王贵的婚前财产,王贵对这房屋的所有权是有完全自主处理能力的,王贵通过公证赠与的方式,把他那份所有权赠与给两个女儿了,如果这个房屋已经过户了,王贵就不再有房屋的所有权,他死后也就不产生继承的概念,房屋的所有权完全属于他两个女儿的,杨叶作为王贵的配偶是没有办法取得这个房屋的所有权,或者按照法律规定来继承的,如果成年子女与父母之间并没有形成固定的抚养关系,那么成年子女对这个继母也是不具有这个赡养的义务。

可见,即使杨叶愿意走法律途径,她也分不到王家老房子的征收款。杨叶嫁到王家时,两个继女早已成人,杨叶对王家两个继女没有抚养关系,继女对她也没有赡养义务。继女愿不愿意赡养杨叶,全看继女念不念及旧情。

杨叶本是王家的保姆,却超越保姆的身份和跨越悬殊的年龄差距,嫁给雇主王贵,从保姆角色升级为女主人和继母的角色,虽然她是因情而嫁,嫁后尽心照顾有病的丈夫,用心和继女搞好关系,但在丈夫去世后,终究还是逃不过与对方子女因财产而发生的矛盾和纠纷,逃不过在对方子女眼中“你就是图财产而嫁”的魔咒。

杨叶和两个继女昔日的关系还算不错,但王贵去世后,杨叶和继女之间的关系就恶化,主要原因有三。

(一)杨叶和继女各自的认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色去计较,只看到自己的付出,而看不到对方的付出。
(二)杨叶为了晚年保障去争取自己“该得”的部分遗产,继女却认为继母是图王家财产而嫁。
(三)杨叶为了晚年有保障,做出不理智的行为,伤了与继女的关系和感情,继女因为反感,不肯原谅继母。

杨叶认为,如果她不是继女的后妈,她做保姆每月都会有工资,但她忘记了自己带着两个亲生女儿一起在王家生活,自己因为照顾丈夫没有出去工作,杨叶母女三人的生活开支自然都是王家的,其实也等于是王家付给她工资了。

继女认为,是王家养杨叶母女三人,但忘了继母嫁给她们父亲13年来,一直是继母在照顾和陪伴她们的父亲,而且父亲也认可继母,在她们眼中的“养”其实并不是真的养,而是以另一种方式付给杨叶婚后的保姆工资,虽然说这婚后的保姆工资可能会比杨叶婚前的保姆工资多,但杨叶婚后照顾和陪伴她们父亲也会比以前更加尽心,付出更多的精力。

杨叶嫁给王贵,作为配偶,她是有资格继承属于丈夫的那份遗产的,但遗憾的是,不管杨叶说丈夫如何对她好,但丈夫除了保险受益人写她的名字外(王贵有没有存款不得而知),再没有实际行动为她的晚年做出有力的保障。王贵和杨叶结婚前就已经把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房产公证给两个女儿,婚后却不告诉杨叶,才导致杨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了晚年有保障,才去争财产,毕竟300万拆迁补偿不是小钱,诱惑力很大,没有几个心动的。

作为继女,在继母想分取拆迁补偿款时,就应该如实对继母说,父亲在婚前就已经和她们姐妹俩去做公证放弃相关权利了。也或许继女和杨叶说过,但从王珊说公证书不想给杨叶看这一点来看,可知杨叶没见过公证书,她自然不会完全相信。

杨叶因为丈夫去世前说过,叫两个女儿把她住的房子过户给她。丈夫去世后,她就执着丈夫去世前说过的话不放,要求两个继女把房子过户给她,却忘了“人走茶凉”的人情淡薄的道理,忘了自己不是继女的亲生母亲,忘了房子是在继女名下。杨叶不懂事丈夫若真对她好,去世前就应该把房子过户一事落实到位,不懂得丈夫去世后继女仍让她住在房子里的知足,而一味去争房。还有,杨叶为了财产,为了房,在外面和别人说了不说的话,也因为自己委屈向外人倾诉,却不知有些倾诉会伤害彼此之前的好关系和感情。

继女因为杨叶到处乱说而反感,觉得继母并没有把姐妹俩当亲生女儿看待,自然不愿念及旧情分一些拆偿款给继母,至于房子,当初是姐妹俩买给父亲住的,她们不过户给继母也说得过去。

因为多方面原因,杨叶与继女之间的关系恶化,但杨叶确定丈夫和两个继女公证后,没有再要求分钱和过户房子,也不愿走法律程序,怕彻底毁掉彼此的感情,继女说没有说过要赶走继母,因此,双方还是念及旧情的,如果双方再多念及旧情,都让一步,矛盾就解开了。

作为继女,应该念在继母尽心照顾和陪伴自己父亲13年的份上,适当分一点拆迁补偿款给继母,并继续让继母在房子里住到百年,毕竟单纯的保姆不会那么尽心照顾和陪伴自己父亲的。(至于杨叶打麻将,只要不过分,可以接受,毕竟谁都需要一些自由空间。)

作为继母,杨叶应该主运诚恳向继女道歉,毕竟她在外面乱说已经伤害了继女的心,是引起矛盾的主因。另外,杨叶也要念在自己母女三人在最难的时候,两个继女接纳了她们,也认可她,对她好的份上,不要去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拆迁补偿款继女给就要,不给也不要强求,继女给房住就住,不给住就随缘,毕竟再婚之路是自己选择,在选择时就应该想到一些人情冷暖的现实问题。至于自己养老问题,自己刚54岁,年龄还不算老,还可以去挣钱,另外,自己还有两个亲生女儿,可以找自己的女儿,毕竟继女没有赡养自己的义务。

但愿杨叶和继女最后能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和,毕竟曾经是一家人,一起相处了13年,而且关系不错,相信握手言和也去世的王贵最希望看到的结局。

保姆的岗位只在雇主家的厨房和客厅,不在雇主的房间(床上)。保姆的职责是领工资,尽保姆本分负责照顾雇主的日常生活,不是和雇主发生裙带关系,即使和雇主是真感情,想结婚,也要看双方子女同不同意,认不认可,如果双方子女不同意、不认可,就不要坚持结婚,做好保姆本分工作就好。

如果杨叶能自始至终只做保姆赚钱,也不再婚嫁给雇主王贵,她现在会是另一种生活,而不是她再婚13年,尽心陪伴、照顾和付出换来的却是不值得的尴尬结局。

写在最后:

二婚值不值得,主要是看有没有嫁对人,如果嫁对人,夫妻同心,对方是真的爱你,用实际行动来对你好,就值得。

若是中老年人二婚,除了嫁对人,还要看对方子女是不是赞成,有没有真正的接纳你,把你真正当成家中一员,如果赞成和真正把你当成家中一员,二婚就值得,即使二婚伴侣去世了,继子女还会赡养和照顾你。

婚姻是一场修行,好的婚姻全靠经营,不管是头婚,还是二婚,彼此要相爱,用心经营,一起努力,共同付出,且行且珍惜。

世界奇闻

二婚的生活真的很累,二婚的我过够了好累啊

2022-5-9 15:12:55

世界奇闻

网红和大学生哪个赚钱,现在网红一般是什么学历

2022-5-9 15:13: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