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辐射后遗症有什么,直视核辐射后人体变化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1996年,一位吉林的19岁小伙上班途中偶然看见地上有一条BB机的链子,出于好奇他捡起来看了一眼,就这一捡,却让他的人生陷入了无尽的噩梦。

后来小伙才知道,这条所谓的BB机链子,其实是一种名为铱—192的可怕放射源。但此时他的四肢已被核辐射摧残的残缺不全,生命也危在旦夕。

本应是全村人的骄傲,却因为一场意外改变了人生轨迹
比起身体上的痛苦,精神上的折磨才是难以跨过的一道坎,幸好绝望之中尚有阳光
拼搏,爱情,家庭,却感动不了无情的死神

1976年,宋学文出生在吉林蛟河的一处偏远农村里,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没有多少文化,但出奇的是,宋学文从小就聪明好学,18岁便被吉林化工厂录用,而踏实肯干的他很快在厂里升任为管线工小组长,这一年宋学文还不到19岁。

宋学文有1米8多的个头,长相十分英俊,再加上他这份铁饭碗的出息工作,村里没有一人不羡慕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两年上门提亲的人一定是络绎不绝。

然而命运似乎不允许宋学文如此一帆风顺。

1996年1月,吉林的气温还在零下30°C左右,地上虽然经过清扫,还是有着一层积雪。这天宋学文准时带着小组的工人前往塔吊进行维修作业,年轻气盛的宋学文走在最前面,负责趟雪。

突然他发现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白雪与阳光的映射下显得闪闪发亮,凑近一看,原来是一条金属链子,看他的形状更像是当初人人都携带的BB机链。

宋学文下意识捡了起来,问身后的工友是否遗落了此物,见大伙都摇了摇头,他便顺手将金属链塞进裤兜里,继续前往岗位。

很快宋学文便忘了这段上班路上的插曲,可他的身体却在此时出现了异样。上工还不到两个小时,宋学文突然感到眼前一黑,不自觉地蹲了下来。这让宋学文感到十分害怕,他不久前还参加过厂里的越野赛,也从未有过如此无力的感觉。喝了口水后,这症状不但没有减轻,甚至连喘气都开始费力了。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宋学文弄不明白,可他也没有力气多想了,请了假被工友扶回宿舍,衣服都没脱倒头便睡下了。这一觉睡得天旋地转,却没有任何效果,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强撑着身体拨通了领导的电话,宿舍里很快挤满了前来帮忙的工友。但领导看到宋学文的状态却十分凝重,他知道化工厂内有着许多人体不能直接接触的东西,领导紧张的问道:今天你有没有碰到特殊的东西?宋学文这才想到,自己兜里还有条“BB机链子”。

看到宋学文兜里的东西,领导显得异常紧张,赶忙疏散了围观的工友,其他人不明白咋回事,还以为这条链子能爆炸呢。可领导却说,这比爆炸可怕多了,这东西有核辐射!

领导说得可怕,可宋学文却没有什么感觉,因为他压根不知道核辐射是啥东西,还在那半开着玩笑:“啥河啊,大河还是小河”。

不过很快,他便见识到了核辐射的恐怖威力,送到吉林的医院后,宋学文已经陷入了半昏迷,可这种极为罕见的病例,医生也束手无策,只能暂时打些葡萄糖准备转院。当宋学文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急救车上,身旁的领导告诉他,现在就赶到长春机场,准备去北京医治。

虽然已经到了全国最好的医院,但在当时,全国像宋学文这样的病例也不超过10人,再好的医生也没有办法,唯一的治疗方案,也只有截肢。

刚到北京的宋学文已经浑身剧痛难忍,不过几天功夫,他的双腿已经红肿不堪全是大水泡。医生不得不将他双腿全部截肢,左臂全部截去,而右手关节也切除了一部分。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溃烂与红肿还在随着残肢向上蔓延,没有办法,宋学文只得一次又一次接受截肢、修复、再截肢的手术,整整持续三年,恐怖的死神似乎才暂时放过了他。

随着恐怖的手术终于远去,辐射带来的剧痛终于渐渐淡去,可随之袭来的是精神上无尽的折磨。单位特意给宋学文提供了一个宿舍,而这个宿舍被宋学文称为“壳”。

宋学文拒绝见到任何人,他独自躺在床上,眼睛一闭就是那条夺走他一切的铁链。他已经知道,那条铁链原本是一个探伤仪器上的零件,本身仪器上有零件脱落的报警器,可不负责任的探伤人员却将报警器关掉了,而恰巧这条链子就在那一天脱落。为了避免处罚,这个探伤人员并没有及时上报,等上级知晓并且下令封锁时,惨剧已然酿成。

他恨,为什么如此可怕的东西那个探伤员却毫不在乎。他悔,那天他如果晚到5分钟,不那么逞强走在最前面,也许这条链子就会被扫走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看着自己像肉棍一样的身体,一股极大的自卑感涌上心头,曾几何时,自己是那么的高大英俊,自己也幻想过娶一个美丽的姑娘。

宿舍与外界唯一相通的地方,是一扇小窗。宋学文偶尔也忍不住看看外面,即使窗子很小,他也要拉起大半窗帘,几乎以偷窥的视角看着这个忙碌的世界,偶然看到对面有人拉开窗帘,宋学文都会慌乱的缩回到角落,生怕别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这样的生活究竟有什么意思,恩,不如早些离去。

宋学文经常彻夜难眠,各种胡思乱想逐渐向一种可怕的方向凝聚,轻生。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已经决意寻死的宋学文,鬼使神差之下按下了电话的免提键,又随意按下了几个数字。就连宋学文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这么做。

现在正是凌晨5点,把人吵醒不好吧?没事,反正是乱按的,肯定是空号。但当“嘟”的一声表示电话接通时,宋学文却紧张起来,怎么真的通了,对面是谁?第三声刚响,一道甜美的女声在宋学文耳边响起。

宋学文慌乱地编造了一个今天生日的谎言,没想到女孩却真的祝福了他生日快乐。就这样,二人聊得出奇的投缘,直到天亮,宋学文才发现已经过去了2个小时。

不过好在二人互留了电话号码,之后的日子里,这通电话就是宋学文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他得知,女孩是某家医院的出纳,初次到城里工作。而敏锐的女孩也在几天相处后察觉到:“你总是空闲在家,是不是有什么残疾?”

一语中的,宋学文一下子慌了神,磕磕巴巴地反驳到怎么可能,说完却立刻挂断了电话。

一瞬间宋学文的思绪满天飞,如果告诉她真相,她再也不理我怎么办?可当他回过神来时,发现手里又拿起了电话,原来他已经鬼使神差地把电话打了回去,把自己的一切如实告诉了女孩。

没想到二人的关系到此结束,没想到女孩却说:“即使你残疾我也喜欢”。并表示自己要来看望宋学文。约会当天,宋学文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破天荒地把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断臂也特意藏在身后。

门铃响起,只见一大束鲜花的后面,是一个面容甜美的姑娘,你好,我叫杨光。

人如其名,她真的是宋学文心中的阳光。

自第一次见面以后,杨光便留下来负责照顾宋学文的生活,带他去医院,给他做饭洗衣,替他四处讨要赔偿金,在杨光的陪伴下,宋学文逐渐恢复了面对生活的勇气,他也终于敢坐起轮椅,与杨光出门逛街了。

赔偿款终于追了下来,由于没有核辐射相关的赔偿方案,厂里以交通事故对宋学文一次性赔偿了48万元。但这笔赔偿款除去宋学文多年来的治疗以及轮椅假肢费用,已经所剩无几,二人的生活依然艰苦。

为了生计,杨光找了一份药店的工作,而宋学文则在家里潜心写作,将自己的故事讲述出来。生活的大部分时间,又剩下了孤独,宋学文不断地告诉自己,18岁之前的一切已经一去不返了,他必须要接受现在的人生,就当自己天生便是残疾吧。

在写书的过程中,宋学文也不断地思索着自己的人生,在终于走出牛角尖后,他的眼前一片开朗,是时候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了。

此时的宋学文已经与杨光共度了8年的时光,虽然没有领证,但二人早就难舍难离。

2006年,两人说服了各自的家人,终于修成正果,结为夫妻。

这段特殊的婚姻吸引了无数媒体的报道,一时间二人的故事被全国传为佳话,此后的宋学文也出现在了各大电视台,将自己的经历讲述给了全国人民。

在宋学文的故事被拍成电影后,宋学文成为了名人,人们都称他是另一位“张海迪”。但宋学文却有些不适应了,几年后他曾回忆说,那时候的他面对镜头时展现给大众的,必须是阳光而又正能量的形象。但其实呢,他时常会陷入迷茫、悲观甚至是恐惧,但这些却无法对那些称赞他的人诉说。他有时会想,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问题,是不是一种病?

不过,最了解宋学文的,还是妻子阳光。她带着宋学文回到了蛟河老家,这里偏僻而又安静,头顶那个正能量“光环”终于可以摘掉,他们要干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

看着田间地头那些留守的孩子,夫妻二人决定在村里开设一家幼儿园,反正他们没有孩子,就把这些孩子当成自己的子女。

就这样,原本被医生判定为活不过30岁的宋学文,成功熬过了30岁,40岁。2015年这一年,妻子杨光更是奇迹般地怀上了身孕。

夫妻二人喜忧参半,喜的是两人终于有了自己的骨肉,忧的则是以宋学文的身体以及杨光的年纪,二人的孩子是否能健康?

2016年,宋学文的儿子健康降世,夫妻终于松了一口气。然而幸福还没来得及开始,儿子一周岁时,辐射犹如附骨之疽,再次在宋学文体内作祟,宋学文的肝脏几天内便受到了毁坏性的打击,整日口吐鲜血,此时,距离他捡到金属链,已过去了22年。

2018年,宋学文接受了肝硬化与静脉曲张手术,他的记忆力也开始衰退。宋学文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再一次找来媒体,最后一次面对镜头,向众人展示了核辐射的危害与可怕。

生命的长短对我来说已经毫无意义,我只想在最后做些有意义的事情,给我儿子留下一个好榜样。

面对死亡,此时的宋学文已经十分坦然。他说出了今生最大的感悟,他始终相信命运是公平的,如果上天关上了一扇门,那么一定在某个黑暗的角落为你留了一扇窗,就看你是否有勇气寻找,如果放弃了,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就不要去怪命运了。

奇迹没有再次出现,2019年,宋学文还是离开了人世,只留下妻子与年幼的儿子。杨光说,她会比之前更坚强,带着儿子一直走下去。

从辐射的角度来讲,正常人能安全接触大最大辐射量为0.5戈瑞,但宋学文全身却有2.9戈瑞的辐射量,能活下来已经是一个奇迹。

然而潜伏在人体内部的辐射根本无法消除,留给病人的只有一生的身体折磨与精神痛苦,可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看到这我不禁在想,如果换做是我,还能像宋学文这样坚强的活着吗,恐怕在某个不眠之夜,我已经选择了轻生吧。

最后还是想说,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在路上如果看到什么不明金属物,还是不要出于好奇私自捡起了。

世界奇闻

火车司机吃饭怎么解决,附火车上司机吃饭图片

2022-5-8 17:36:49

世界奇闻

火车轨道臭不臭,揭秘火车轨道是不是很脏

2022-5-8 17:37: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