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小冬照片灵异事件(民国不公开的暗访实录)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孟小冬,民国一代名伶,有“梨园冬皇”之美誉,虽身为女儿身,却专攻须生,唱腔之妙,绕梁三日不绝于耳,可谓女须生中的佼佼者,非今日某“小冬皇”可比拟。

起初,孟小冬主攻青衣,不但精通传统京剧,对于新编时装戏也拿捏到位,其中一出《枪毙阎瑞生》,曾引发一时轰动,剧中人物穿民初服侍,道白京腔,很是新颖。孟小冬在戏中扮演大学生阎瑞生所钟情的妓女莲英之妹,穿短袄,梳大辫,有大段唱腔,非常感人,在当时被各大报纸纷纷赞扬,谓之“新派京剧改革有功之臣”。

此后,孟小冬拜余派须生创始人余叔岩为师,以《七擒孟获》中诸葛亮一角名扬梨园,成为炙手可热的梨园名家。

既然是名家,则自然成为新闻界所追捧的对象,哪怕只是轻微的咳嗽感冒,也要立即见报,小芝麻说成大西瓜,惹得诸多粉丝心疼不已。倘若赶上稍微大点儿的事情,则铺天盖地一通雷烟火炮,让人整天茶饭不思,只想知道下文该如何分解。

民国十四年十月十七日,“大事件”来了。

那晚,开明戏院上演孟小冬的压轴大戏《翠屏山》,其父孟鸿群(坊间传言其父为孟鸿祥,孟鸿群为养父)、母亲孟张氏,在二楼包厢落座,等着看女儿的精彩表演。

开场不久,孟小冬突然发现“杀山”一场所用的腰刀不见了,急忙让跟包刘成祥回家去取。当时孟小冬家住前门外韩家潭二十六号,跟戏园子不足二里地,以刘成祥的脚程,快去快回也就是十来分钟的事儿。

出门之前,家里留下使唤婆子陈妈看门,另有厨房大师傅邰寿山负责在家准备夜宵。刘成祥飞奔至家门前,急速拍打院门,却不见有人回应。情急之下,用脚踹门,发现院门只是关闭,而没有插门闩。进到院中,见屋里屋外一片漆黑,当时孟家已经用上了点灯,每到夜里灯火通明,唯独今晚十分怪异,所有的房子里面全都没有亮灯。

刘成祥心感纳闷,但取刀要紧,分秒耽搁不得,哪曾想经过孟小冬父母卧房的门前之时,惊见一个黑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上前观瞧,非是旁人,正是使唤婆子陈妈。再一看,陈妈满是血迹斑斑,去探鼻息,已经气绝身亡。

刘成祥惊慌万分,大叫邰寿山的名字,叫了好几声,也不见邰寿山出现,刘成祥认为邰寿山十有八九也遭人所害,于是赶紧给开明戏院打电话,让孟鸿群火速回来。

孟鸿群与夫人匆匆赶回,连忙查看家中损失,发现自己卧房的门锁被撬坏,摆放在条案上的首饰盒被撬开,里面的翡翠金银全都不翼而飞,另有几件价格不菲的衣服也被盗走。

甭问了,家里这是遭了贼了,不但拿走了值钱的东西,还伤及人命。

孟小冬旗人装

正待孟鸿群要报官之时,厨房大师傅邰寿山提着一个布袋进了院门。孟鸿群当即叱问他干什么去了?邰寿山一脸无辜,说自己去买小米,孟老板吩咐今晚喝小米粥。邰寿山一见陈妈趴在血泊中,也感到万分惊诧,不敢相信自己就出去这么一会儿,家里就遭遇这般祸事。

事已至此,只能交给官家查办。孟鸿群拨打了附近警署的电话,由于孟小冬是名满全国的名伶,因此警察署不敢怠慢,署长不但亲自出马,还专门请来当时十分有名的内政部警官高等学校的指纹教授夏全印协助侦破此案。

根据夏教授一番查验,死者陈妈的身上有多处刀伤,深浅不一,致命伤为后心处的一刀,系他杀无疑。另有贵重物品失窃,这是一宗典型的图财害命案。

另外,夏教授在卧房中找几个血指纹,分布于不同位置。另外地板上有几滴血点,夏教授认为是案犯受伤后留下的,而并非是死者陈妈的。

经过分析,案犯作案之时,仅陈妈一人在家,时间掌握得如此精准,此案犯一定极其熟悉孟家的情况,不排除熟人作案的可能。最大的嫌疑人,无疑就是厨房大师傅邰寿山,案发时只有他跟陈妈在家,而陈妈遇害的时间,他恰恰出门买小米,买小米极有可能是幌子,是为了掩人耳目,故意制造不在场的证据。

但根据检查,邰寿山的身上并没有伤口,也就是说卧房地板上的血并不是他的。另外,警员根据邰寿山的口供,到米店去调查,证明案发时邰寿山的确来米店买过小米,好几个人都可以证明,并且邰寿山还在街上跟几个认识的熟人有过短暂的聊天,那些人也都可能证明邰寿山的确没有说谎。接着,夏教授提取了邰寿山的指纹与案发现场找到的指纹进行对比,结果表明案发现场的指纹跟邰寿山的指纹不一样,由此可以证明邰寿山并非案犯。

如果不是邰寿山所为,那么会不会是邰寿山的同伙所为?

孟氏一家

很快,警方又锁定了两个嫌疑人,一个姓刘,一个姓郑,此二人先前都曾当过孟小冬的跟包,无论是南下上海、武汉,他两人始终跟在孟小冬的身边,只不过两人脾气都不好,经常耍性子不听话,孟小冬只得通过开明戏院的庶务李实甫将两人辞退,聘用刘成祥当跟包。刘、郑二位为此事怀恨在心,多次找孟小冬争吵,并且说过狠话,要给孟小冬一点颜色瞧瞧。

另外,警方还锁定一个名叫仇耀亭的嫌疑人,此人也是梨园中人,曾经给孟小冬教过戏,跟孟小冬也算师生关系。但此人的胃口太大,因为分红问题而跟孟小冬出现分歧,经由李实甫从中调解,孟小冬答应给他两千大洋,再将自己的行头、戏服拿出一半送给他,只求与他互不相欠。不过仇耀亭对这个协议很不满意,几次到孟家搅闹,并且夸口说自己在道上有不少朋友,全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

警察署派出三组人马,分别去找这三个嫌疑人,一番调查,证明三人在案发时都在天津,不具备作案时间。以防疏漏,仍旧检查了三人身上有无伤口,并且提取了指纹进行对比,结果证明三人的确不是案犯。

线索到此中断,然而此事已经见报,不只是北平,就连天津、青岛、上海、武汉、广东等地的报纸也都纷纷报道,倘若不能破案,警察署实在脸上无光,只得继续加大人手,采取控制销赃的措施,在京津两地的当铺、黑市安插警员,并且跟黑道打了招呼,有人销赃立即擒拿,不许放过。

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就有了眉目。

侦缉队在北平西城巡逻时,在西四牌楼附近看到一个腋下夹着包袱的青年男子形迹可疑,待至上前盘查时,此人居然朝着新街口的方向撒腿猛跑。侦缉队立即追赶,将其扑倒后锁住,打开他随身携带的包袱,发现内有金手镯、翡翠耳环等几样首饰。此人穿衣打扮很普通,根本不像有钱人,加之遇到盘查撒腿就跑,说明这些东西来路不正,此人极有可能跟孟家失窃案有关。

将其带回侦缉队立即展开讯问,他声称包袱里面的东西都是祖传之物,他最近缺钱,不得已才将祖宗留下的东西变卖。

这种谎话骗三岁小孩子还差不多,孟家失窃案有失物清单,先是对比清单,而后请失主辨认,正是孟家的失盗之物。接着,又提取了他的指纹进行的对比,与案发现场采集到的指纹一模一样。证据确凿,容不得抵赖,只能低头认罪。

根据口供,此人名叫李天喜。

孟小冬与朋友

他家住前门外西河沿余家胡同,在电话局担任维修工,专门负责安装调试维修主户家里的电话,他去过孟家好几回,对于孟家的环境十分熟悉。此人倒是没有吃喝嫖赌抽的坏毛病,也没有盗窃前科,只是因为家贫人穷而志气短,见人家穿着光鲜出入酒楼,他眼红心酸,也想感受一下有钱人的生活,于是就打起了孟家的主意。此后以检查电话线路为由,多次出入孟家,但一直没有机会作案。

失窃案发生的当晚,他再次以检查线路被陈妈放进院,趁着陈妈没有注意,他用随身携带的工具撬开孟小冬父母卧房的门锁,但还没等进屋就被陈妈发现。慌乱之中,他用随身携带的工具刀朝着陈妈连扎数刀,自己的左手腕也被割伤,陈妈倒地之后,他进到屋中撬开首饰盒拿走里面的首饰,顺带将几件毛料衣服拿走。随即逃回家中,几天来一直心神不宁,总担心会被抓,本想着过些日子再将盗窃来的赃物出手,但由于财迷心窍,实在等不及,于是拿了几件想到当铺中碰碰运气,不料刚走到西四牌楼就被人盯上,落得个罪有应得的下场。

也许是孟小冬为此事而耿耿于怀,于是离开北平重回上海。此一去,便于上海滩大亨杜月笙结下一段不解之缘。

世界奇闻

最大鲶鱼有多大(293斤吃人绰绰有余)

2021-9-29 16:12:52

世界奇闻

韩磊被前经纪人举报涉嫌漏税(歌王直接关机)

2021-9-29 16:13: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