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王事件真相真相大揭秘(八十年代案件完整纪实)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1983年的大年三十这天,沈阳空军463医院内正在组织放电影,职员们都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地看着,没有注意到有两个陌生人趁着此时溜了进来。

给养助理员吴永春没去看电影,他正准备回家,就注意到了鬼鬼祟祟的两人,眼看着两人拐个弯就不见了,他连忙喝止道:

“站着!你们是干什么的!”

两人脚步没停,吴永春赶紧追了上去,却只看到了其中一个高个,另一个矮个子不知所踪。

大高个对上吴永春的询问,眼神躲闪,说话也支支吾吾的,显然有鬼!

解放军463医院

这时医院政治部副主任、医院教导员也来了,吴永春便将此人交给了同事,自己去找那矮个子。他在医院工作多年,知道哪里是进出的要道,因此很快就抓住了矮个子。

此人刚从小卖部出来,怀里还揣着3条好烟、30包味精、1000多元现金,还有作案用的工具,这显然是个惯偷

这下子人赃并获,吴永春便将这矮个子也带到了他的同伙所在的房间里。

此时众人正在对高个子进行审问,一听吴永春说这两个家伙是来偷东西的,便准备给两人搜身。

谁料,高个子突然大叫一声,从怀里摸出一个黑漆漆的物件,对着众人“砰砰”连开了好几枪——

当住院处的工作人员闻声赶来时,只见屋中一片狼藉,吴永春正捂着不断冒血的脖子,一旁的4个同事静静地倒在血泊之中,地上还有几个带血的脚印……

沈阳市公安局大东分局在接到报案后迅速出警,在现场,警察找到了行凶者留下的一张工厂通行证,上面记载着“王宗玮”、“六车间”等信息。

警方又根据通行证上的线索几番查证,终于在两个小时后确定了凶手的身份——王宗坊、王宗玮兄弟。

哥哥王宗坊前几年因盗窃罪入狱,去年才刑满释放。弟弟王宗玮参过几年军,现在东北机器制造厂六车间当工人。

在这样的恶性杀人案面前,过于谨慎的查证无疑是给了犯罪分子逃亡的时间。

此时警方再派人到交通要道堵截也于事无补了,“二王”兄弟已经逃到了南下的火车上。

三天后,警方再次收到消息,称有两人在列车上开枪打伤了乘警,现在已经跳车逃跑了,地点是湖南衡阳。

80年代火车站

刑侦局在技术检验后,确定车厢内的两枚弹壳与沈阳医院现场捡到的弹壳是出自同一支手枪后,立即作出了全力追捕两人的决定。

2月16日凌晨,衡阳市公安局收到命令后,冒雨出警,在衡阳市区外设下重重哨卡,准备将“二王”截歼在郊外。

但众人没有想到,两兄弟狡猾如斯,竟然一下车就扒着货车溜进了市区

2月17日上午10点左右,衡阳某车间的工作人员伍国英来到新的宿舍楼看房,一打开门,却看见屋里窗户大开,两个蓬头垢面的男子正坐在地上吃着东西。

其中一个嘴里还塞着食物,见到她便慌忙解释道:

“我们刚下车,就在这儿休息一下。”

说着,脸上还堆起了讨好的笑。

厂房

伍国英打量了一眼两人,在注意到其中一人口袋里露出的枪柄后,心中立即警铃大作,随即便找借口离开了房间,准备到保卫处叫人。

“二王”见状,立马起身收拾东西,趁机溜下了楼

楼下只有一个看房子的退休老人,他刚刚就得到了伍国英的叮嘱,这会儿自然不能放任两人逃走。

正巧车间值勤的民兵此时也赶了过来,几人在“二王”身后紧追不舍,把两人逼到了一条死胡同中。

俗话说狗急跳墙,“二王”眼前横着一堵高墙,身后几人又上来就要抓自己,于是对着几人就猛开了几枪,子弹瞬间从一个民兵的肩头穿过。

几人都是普通老百姓,哪里见过这样真枪实弹的场面?

“二王”就趁着众人慌神的工夫,从他们身边夺路而逃,跑到了巷子外面。

1983年江苏街头

人来人往的街头上,突然冲出这么两个狂奔的男子,任谁都会感到惊奇,许多路人都注意到了两人,有些人甚至驻足观望起来——

只见两人冲到了一家三口面前,掏出两支枪对着夫妇二人,眼睛却直盯着他们的车看。

夫妇二人冷不防被枪抵着,一下子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二王”却已经把自行车抢过,跨上车就要走。

就在这时,一家三口中的小女孩一把拽住了坐在后座的王宗玮,自行车一时前进不得。

王宗坊何其凶狠,他手上已经带了四条人命,因此动起手来也没有顾虑,回头对着小女孩就是一枪,孩子父亲目眦欲裂,一下子冲向了王宗坊,想将人从车上拉下来。

谁料又一颗子弹破空而来,直直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二王”看都没看口吐鲜血的男人,扭头蹬着车就要走,身后的孩子母亲却流着泪扑了上来,一把抓住了王宗坊的包就不撒手。

毫无人性的两兄弟于是再次开枪,子弹穿过了女人的两颊,她当即倒在了地上,怀里还紧紧抱着那只手提包。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二王”顾不得拿包,骑上车就跑了。

群众中不乏热心的勇士,他们见罪犯要跑,立即也翻身上车,追了出去。遗憾的是,最后几人光荣负伤,并没有追到罪犯

下午,警方在孩子母亲拼死夺下来的手提包中,发现了5颗手榴弹和36发子弹——这个无辜妇人在绝望中的壮举,不知保护了后来多少警察干部和人民群众。

“二王”逃跑后,不断在各地行凶作恶,死伤人数持续增多,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最后在武汉失去了踪迹。

我国首张悬赏通缉令

1983年5月17日,公安部发布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张悬赏通缉令,“二王”的名字传遍中国,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有这么一高一矮的两兄弟正四处流窜。

坊间还因此传出许多关于二人的故事,有说“二王”实际上是同一个人的,有拿“二王”吓唬孩子的,两人神出鬼没,在社会上制造了极大的恐慌。

“二王”在警方追捕的线索中消失了将近半年后,终于在中秋前,再次暴露了行踪

8月29日下午,江苏省淮阴市公安局收到报案,一女子在路边遭到抢劫,犯案的正是一高一矮的两名男子,和传闻中的“二王”很是相似。

江苏、山东、安徽、河南、上海等几个省市的公安人员立即高度重视,但狡猾的两人知道自己此举必会暴露行踪,于是立即骑车逃到了城外。

两人从江苏横跨安徽,历时14天,一直逃到了江西广昌县的旴江林场附近。

旴江林场

9月13日上午8点,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刘建平路过一家商店时,无意看见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正在买烟。

分明是阴雨天,两人却戴着宽大的草帽遮掩住了大半面庞,他们行为可疑、形容狼狈,还带着明显的北方口音。

刘建平于是立即到城关派出所将这一发现汇报给了所长邹志雄

邹所长很快就联想到了“二王”一案上,本着宁抓错不放过的想法,他又叫上了所里的几个干部,一起去抓人。

几人赶到时,“二王”已经骑车上了公路,邹所长让司机超车将两人拦下,同时对他们喊话:

“停下!检查!”

王宗坊反应快,知道两轮的跑不过四轮的,于是撒了车举枪就射。

邹所长早有防范,和刑警队的同事也掏出枪来,几人在公路上展开了激烈的枪战。“二王”边打边撤,借着公路上的车流,很快就逃到了山中。

“二王”又一次逃脱了!

公安部在得到消息后,立即指示:

“此次一定要彻底为民除害,将‘二王’围歼在广昌!”

山脉连绵不绝,跨域甚广,附近的南丰县、宁都县,福建省建宁县的领导闻讯都赶到了广昌,参与到了抓捕计划之中。

9月17日,广昌下起了大雨。各地公安民警、武警、解放军、民兵等近三万人组成了四个包围圈,仍然在各自的位置上严阵以待,一刻也不敢放松。

军警双方在商讨抓捕方案

凌晨5点,一支搜捕队在水南大队南坑生产队附近的山涧里,发现了“二王”的身影,队长立即将队伍分成三股力量,同时向两人扑去。

“二王”已经狼狈不堪,公路一战后他们就一直没有补充体力,此时更是连跑的力气也没有了,连滚带爬中,还不小心摔到了山崖下。

队长立即向指挥部汇报情况,江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就在南坑山下坐镇指挥,很快就拟定了作战方案——警、军、民三面包围,一面平推,排成一字队形开始搜山。

傍晚6点,一队搜山的战士在山间遇到了无路可逃的“二王”,武警战士迅速开枪,打伤了王宗玮,警犬也猛地扑了出去,咬住了其左臂,手枪落地。

几个战士迅速扑了上去,将王宗玮死死地压在身下。

王宗坊趁乱躲到了几米外的草丛中,年仅30岁的吴增兴不顾危险,拿起报话机就向指挥部汇报战况,结果被凶残的王宗坊连开5枪,当场牺牲。

其他战士们怒火中烧,齐齐抬枪往草堆里猛射,王宗坊当场被乱枪击毙,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二王”一案性质之恶劣,不仅直接促成了全国“严厉打击刑事犯罪”运动,还间接促进了新中国武装警察部队和公安机关的改进和完善,可谓意义重大。

如今常见的公安特警,以及一些为了对付此类重大暴力犯罪应急预案的产生,也都是和此案息息相关的。

全国“严打”

世界奇闻

安娜贝尔的照片和身世(真实背景有点吓人)

2021-9-29 16:19:41

世界奇闻

广州深圳暂停国庆灯光秀(直接节省2.3万度)

2021-9-29 16:20:4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