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树木有哪些(莫过于山海经三大神树)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这次我们来讲讲《山海经》中的三种神树:三珠树、玗琪树和琅玕树,主要考察一下它们是现实中的什么树种。

一、三珠树

《海外南经》:“三珠树在厌火北,生赤水上,其为树如柏,叶皆为珠。一曰其为树若彗。”

在《海内西经》里记载在昆仑虚上的开明兽之北有“珠树”,袁珂《山海经校注》怀疑也就是三珠树,可能是对的。《山海经》的一些事物里好带“三”字,比如山有“三危”、“三天子之都”,水有“三淖”,树有“三桑”,动物“三足鳖”、“三骓”、“三青鸟”,国家有“三苗”(三毛)、“三首”、“三身”、“三面”等。其中“三苗”又称“苗民”,那么“三珠树”简称“珠树”应该也是对的。

这种三珠树从记载上看似乎很神奇,它的叶子都是珠子,如果家里有这么一棵或许能发大财。后来人们把“三珠树”当成一种珍贵树木,经常出现在唐诗里,比如张九龄的《感遇》:“则见双翠鸟,巢在三珠树。”李商隐《寄永道士》:“君今并倚三珠树,不记人间落叶时。”司空图《自河西归山二首》:“鹤群长扰三珠树,不借人间一只骑。”贯休《读顾况歌行》:“花飞飞,雪霏霏,三珠树晓珠累累。”也把它当成良才的象征,比如唐代王福畤的三个儿子王勔、王勮、王勃皆有才名,当时人称为“王氏三珠树”。

可这到底是种什么树,过去没多少人去仔细考察。明代的学者顾起元在《说略》卷二十六里有个记载,他听岭南的一位海商说,海中有一种珠子树,树上出产珍珠,但不是树生的,是树上生长着一种蚌类,这种蚌粘结在树上,蚌里就出产珠子,因此他怀疑所谓的“三珠树”其实是一种珊瑚树或琅玕树之类的东西,其实他这种看法也不那么靠谱。

首先,它生长的地方是在赤水,是一条河流,不是海里。根据何幼琦、景以恩等先生考证,赤水就是今天山东的沂河,古代称沂水,也称江水,但不是长江,大概“江”是“红”的音变,“赤”“红”意思相近。

其次,三珠树的样子既象柏树,又象“彗”。柏树大家都知道,它的树形上尖下粗,很常见的树种,一般在墓地里会栽这种树。

“彗”也就是“篲”,是一种可以用来当扫帚的植物,现在俗名叫“扫帚草”,因为它的叶子嫩的时候可以吃,也叫“扫帚菜”,在北方也很常见。这种植物在春夏季节是绿色,到了秋天开始变成粉红色,颜色相当漂亮,所以有些地方把它种植了当观赏植物,据说日本的公园里栽植得特别多。

它的树形是卵形,一头粗一头尖,天上的彗星的形状和它很像,所以就称之为“彗星”,俗语叫“扫帚星”,其实它的树形和柏树的树形是很相似的,单就形状上来说,似柏与似彗没太大区别。

由此推测,所谓的三珠树很应该就是一种柏树类的神化,可能就是我们常见的那种侧柏,侧柏的树形就是上尖下粗的树叶状,结的籽的是青白色的圆球形,而且是粘在树叶上,远远看去就像粘了许多珠子一般,称为“三珠树”倒是很合适的。

所以呢,三珠树应该就是侧柏的神化。在今天鲁西南一带,侧柏这种树的确是很多见的。所以,《山海经》的三珠树或珠树很可能是一棵巨大的柏树所神化而来的。

二、玗琪树、琅玕树

在昆仑虚上还有两种神树叫“玗琪树”和“琅玕树”,《海内西经》里说:“开明北有视肉、珠树、文玉树、玗琪树、不死树。”又说:“服常树,其上有三头人,伺琅玕树。”郭璞注“玗琪树”说:“玗琪,赤玉属也。”又注“琅玕树”说:

“琅玕子似珠,《尔雅》曰:‘西北之美者,有昆仑之琅玕焉。’庄周曰:‘有人三头,递卧递起,以伺琅玕与玗琪子’,谓此人也。”

郝懿行《山海经笺疏》进一步补充说:

“《说文》云:‘琅玕,似珠者。’郭注《尔雅·释地》引此经云:‘昆仑有琅玕树也。’又《玉篇》引《庄子》云:‘积石为树,名曰琼枝,其高一百二十仞,大三十围,以琅玕为之实。’是琅玕即琼枝之子似珠者也。琼枝亦见《离骚》。又王逸注《九歌》云:‘琼芳,琼玉枝也。’骚客但标琼枝之文,《玉篇》空衍琅玕之实,而《庄子》逸文,缺然未睹厥略。惟《艺文类聚》九十卷及《太平御览》九百一十五卷引《庄子》曰:‘老子见孔子从弟子五人,问曰:‘前为谁?’曰:‘子路为勇。’其次子贡为智,曾子为孝,颜回为仁,子张为武。老子叹曰:‘吾闻南方有鸟,其名为凤,所居积石千里。天为生食,其树名琼枝,高百仞,以璆琳琅玕为实。天又为生离珠,一人三头,递卧递起,以伺琅玕。凤鸟之文,戴圣婴仁,右智左贤。’以此参校郭注所引,‘与玗琪子’四字盖误衍也。”

根据郭璞和郝懿行的解释我们大概可以知道,所谓的玗琪树、琅玕树,不过是因为它们结的果实象玗琪、琅玕。

玗琪、琅玕都是古代一些圆形似珠的玉石,吴任臣《山海经广注》里说:

“《淮南子》:‘増城九重,珠树在其西。’《列子》:‘蓬莱之山,珠玕之树丛生。’李时珍以为珠树即琅玕树也。盖古人谓石之美者多谓之珠,《广雅》称琉璃、珊瑚皆为珠是已。”

但是三珠树和琅玕树并非是一种树,但说它们的果实都是类似玉石珠子倒是有道理。

玗琪是玗琪子,应该是一种果实样子象美玉的树。在我看来,所谓“玗琪”应该就是“棘”的缓音,“玗琪”的促音若“棘”,它就是枣树,《说文解字》:“枣,羊枣也。”段玉裁注:

“‘羊’盖衍文。羊枣即《木部》之‘梬’,《尔雅》诸枣中之一,与常枣绝殊,不当专取以为训。盖此当云‘枣木也’,枣树随地有之,尽人所识。……《释木》曰:‘槐、棘丑,乔。’棘即枣也,析言则分枣、棘,统言则曰棘。《周礼》:‘外朝九棘三槐’,棘正谓枣,故注云:‘取其赤心而外刺。’”

《小尔雅·广训》:“棘之实谓之枣”,古人说的“棘”就是枣树,其果实就是枣。枣无论是青的时候还是红的时候,都亮晶晶地有玉石的感觉,用“玗琪”来形容它也不为过,王安石的《咏枣诗》就说“日颗皱红玉”,说红枣象红玉一样,和郭璞说玗琪是赤玉很吻合。

最主要的是,古人认为枣是一种仙果,吃了可以长生不老,《本草》里说:“凡枣九月采,日乾,补中益气,久服神仙”,意思是经常吃枣可以成仙。汉代人铸造的铜镜上经常会有铭文说“尚方作镜真大好,上有仙人不知老,渴饮玉泉饥食枣”,枣这种果实是神仙们吃的东西,吃了可以长生不老,直到现在人们还把枣当成补品来对待,也是这个意思。所以说,玗琪树可能就是棘树也就是枣树的神化,“玗琪子”就是指枣。

那么琅玕树呢?先说“琅玕”,这是一种类似珠子的玉石或美石,颜色有青、碧、黄等,黄色的一种又称“金琅玕”,汉代张衡《四愁诗》“美人赠我金琅玕”,大概是琅玕里最值钱的一种。上面郝懿行《山海经笺疏》的引《庄子》文里老子说,琼枝的果实是璆琳、琅玕,是凤鸟的食物,这种树应该就是楝树,“琅玕”就是“楝”的缓音,或者说“琅玕”的促音就是“楝”。《淮南子·时则训》里说“七月官库,其树楝”,高诱注:“楝实,凤皇(凰)所食。”楝树的果实正是凤凰的食物。同时他指出“楝读练染之‘练’也”,就是“楝”的读音和“练”相同。

《庄子·秋水》:“夫鵷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成玄英《疏》:“鹓鶵,鸾凤之属,亦言凤子也。练实,竹实也。”成玄英认为“练实”是竹实,这个恐怕不大对头,看看汉代高诱的注就知道,这个“练实”应该就是“楝实”,所以《广韵》里也说:“楝:木名,鵷鶵食其实。”鵷鶵也是凤凰,楝实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琅玕子”。这东西生青熟黄,又叫金铃子,很符合“金琅玕”的样子,鲁东方言里称之为“楝枣子”,因为它的形状大小和枣差不多。这果实样子很漂亮,可味道酸苦,不能吃,可以入药,用来治疗心痛、疝气、牙疼之类的疾病,不知道古人怎么会认为凤凰吃这种东西,难道仅仅是因为它金灿灿的好看?

最后总结一下,《山海经》中的三珠树的原型是柏树,玗琪树的原型是枣树,琅玕树的原型是楝树,都是在神话传说里被赋予了一种神奇的名称,等于是被神化了,成了神话里的神树。

世界奇闻

广州深圳暂停国庆灯光秀(直接节省2.3万度)

2021-9-29 16:20:43

世界奇闻

文艺复兴前三杰指的是谁(吊打后三杰)

2021-9-29 16:20:5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