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明建事件真相解密(1994单手换弹夹主角)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近年来最经典反派诞生的一幕莫过于2019年DC的《小丑》:亚瑟被追随者们从翻倒的警车里救出,周围都是城市破败的景象,他们将他放到警车上,亚瑟缓缓起身,眼下四周皆是狂热的追随者,他们欢呼、他们叫嚣。亚瑟这时优雅的张开双手,沉浸此刻的情绪之中,蓦然,他用手指沾满脸上的血,慢慢地沿着两边嘴角划了一道朝上的微笑。

电影《小丑》-血与微笑

那一刻,他从一个卑微的失败者变成了混乱和无序的代言人,而混乱还在继续……

01

前些天去电影院看了《怒火·重案》,本片只值三星,另加一星给陈木胜导演,感谢他为中国电影所做出的贡献。

接下来的内容会有点剧透,没观影过的人请屏蔽。文章更侧重于讨论正义与邪恶的关系。我发现众多电影中让人印象深刻的反派角色都有几个共同点:曾被正义辜负过、性格偏激、过人的能力。

《男儿本色》里天生养用枪指着警察的头:“我没饭吃的时候正义在哪?”

《神枪手》里凌靖歇斯底里地咆哮:“为什么没人替我说一句话?为什么没人肯帮我一下?”

《复仇者之死》里陈杰被黑警打得头破血流,黑警上司出面制止,上司和陈杰面对面交流,陈杰:“我不验伤、不追究,我签名,口供你写。”上司:“为什么不控告警方?”陈杰讥讽地笑了:“告得了吗?”

电影《复仇者之死》-陈杰

《小丑》里亚瑟坐在演播室中夹杂着哭腔和愤怒说:“每个人都对彼此大喊大叫,根本没人有礼貌,根本没人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你认为托马斯·韦恩(韦恩集团董事长)那种人考虑过我这种人的感受吗?考虑除了自己以外的人,不会的,他们认为我们会像听话的小孩一样,忍气吞声,默默忍受,我们不会翻脸发狂。“

“如果你惹恼了一个被社会鄙视抛弃的孤独的精神病,会发生什么,你会自食其果!”说完掏出一把枪把主持人爆头。

电影《小丑》-亚瑟击杀主持人

02

若你觉得以上只是剧情需要,那我就举一个真实的例子:1994年9月20号,北京市中心建国门外发生一起震惊中外的枪击案。凶手是北京卫戍区警卫3师12团中尉副连长、神枪手田明建。田明建有一女,他妻子怀第二胎的事被地方计生办知道,派人带其妻去乡里作了强制人流,结果出了医疗事故,不但孩子(后证实为男婴)没了,连大人也因失血过多而死亡。田明建见老婆儿子也没了,顿感心灰意冷人生绝望,他决心采取极端方式来报复社会。

田建明携81式冲锋枪、两百余发子弹,乘吉普车从通县直奔天安门。枪战持续三个半小时,军警出动一千多人。在田明建弹尽粮绝之后,才被警察击毙。事后统计:死伤75人,25人死亡,8个人为军人和警察。

《怒火·重案》中谢霆锋饰演的邱刚敖是一名警察,受到上司的指使而过失杀人,在接受审判的时候遭上司、被救的富商反咬一口,甄子丹饰演的张崇邦代表正义一方,在作证时只能如实陈述,结果邱刚敖一行五人被判入狱,在狱中遭到罪犯们报复。其产生的结果是,邱刚敖五人一出狱就展开疯狂复仇。

电影《怒火·重案》-复仇五人组

因为剧情有牵强,台词不够扎实,所以在我这里评分不高。剧情比如,邱刚敖五人在逼问可乐时,虽动用私刑,最后可乐还是说出了囚禁富商的地址,偏偏队伍中一个叫公子的嘴欠,触怒了可乐,死死咬住了公子的腰,在无法分开两人的情况下,邱刚敖用棍爆可乐的头才松开,而这一幕恰好被赶来的张崇邦看到。这是为推进剧情强行插入的一个猪队友,猪队友的言行才招来这场审判。猪队友在抢毒枭的行动中贪心掳走了毒枭的手表,后面找小姐又失智地把手表送给了看不起他的小姐,小姐嘲笑他后情绪激动又杀了她,失智地忘了把手表带走。小姐遗体被警察发现从而发现了手表,凭着这手表,警察敏锐地锁定了邱刚敖五人组。一个组织的毁灭,内部的腐烂比外界的攻击伤害性更大。

台词比如,邱刚敖和张崇邦在警察审问室的对峙:

张崇邦拍着桌子问道:“为什么要杀这么多无辜的人?”

邱刚敖:“你跟我说无辜?为了警队,尽心尽力,破了案,上了法庭,你只要说一句(谎言)!我们5个都不会坐牢,但是你放弃了我们。是你亲手送我们坐牢的!”

邱刚敖:“进去以后每天晚上都有我们亲手抓的犯人来找我算账。这里啊,这里啊,这叫无辜?你不要以为在法庭上说一句真话,你很清高,很正义,你维护一个贼都不保护你兄弟,可乐是一个贼啊!”

张崇拜手指着邱刚敖的头说:“你别跟我在这颠倒是非,你踩过界了,你杀了人,你杀人不用坐牢吗?”

这段对话显示两人的性格、是非观的不一致,确实不是一路人。邱刚敖认为一个贼的死是死不足惜,因为是贼,是坏人,不值得为坏人搭上5个警察的前途;而张崇邦认为贼也是人,也有作为人的正当权益,有生命权,生命不可被随意剥夺。

这是一个认知层面的问题,也是功利主义和自由主义之间的对决。

片尾,邱刚敖对着张崇邦问道:“如果那天是你追可乐,我们两个的命运会不会反过来。”这里还需提到性格因素,正义的张崇邦不会这么极端,问不出地址也不会杀掉可乐。这一问暴露出的问题还是上面提到的台词不够扎实,逻辑出现漏洞。因为电影前面设计了一个情节:张崇邦的上司安排一场关系饭局,饭桌上高官试图拉拢和贿赂他,解决一个高官子弟伤人案件,最后张崇邦拒绝了,有损上司和高官们的颜面,也影响了自己的仕途。这种人你觉得他会去严刑逼供犯人甚至为了破案去伤其性命吗?

03

另一个上司司徒杰是正义一方中的败类,正义群体中的害群之马,反派的诞生也是这类自私自利陷害他人助推成就的。而偏偏这种人就有正义群体的袒护和遮掩,反派只能带着曾遭受不公平对待的愤懑站在正义的对立面。若正义行其义,必踢出害群之马;若邪恶有智慧,只消灭正义之疮,那么正邪两方才能维持着一种绝妙的平衡。

社会的不公始终存在,底层永远是受害者,当家的不管不顾,必遭底层的反噬,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

值得一提的是邱刚敖偏激的性格,有性格决定命运的味道,从不认为自己是错的,错的是社会规则,是奖罚机制,是国家机器。但现实是他个人的利益在集体利益面前是微不足道的,是可以被牺牲的。按照功利主义的原则,毁了几个警察的人生能保住顶头上司的前程和警察的光辉形象,简直合算。

所以,作为反派的邱刚敖在死之前叫道:“我认输,但我不认命。”我们才知道他出狱以来,他的所做作为就是为了对抗不公。他服从体制,后遭到体制(有实权的人)的背叛,大难不死后去冲击体制,但他的复仇之旅中死了很多无辜的人,从这一点来说他不值得同情。邱刚敖反体制纯粹是为了报私仇,所以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复仇故事,故事本身不具深度。

电影《怒火·重案》-邱刚敖最后的挣扎

04

那如果这种不公发生在性格温和、或者懦弱的人身上,那只能吃哑巴亏了,带着污点苟活于世。在哪个国家哪种社会制度下,歧视链如同食物链一样长存。电影中反派们会祭拜一个死去的同事,那个警察同事被判后,举着“警队之耻”牌子在警察总部楼下丢人现眼,最后落得个跳楼的下场。

这里,还要引述出一个概念:平庸之恶。一个原本的好人变成坏人,或个人被体制化后服从组织的作恶行动,其转变过程中是值得深思的。汉娜·阿伦特是这样定义平庸之恶:这种恶,是不思考。不思考人,不思考社会。恶是平庸的,因为你我皆常人,都可能堕入其中。把个人完全同化于体制之中,服从体制的安排,默认体制本身隐含的不道德甚至反道德行为,甚至成为不道德体制的毫不质疑的实践者,虽然良心不安,但依然可以凭借体制来给自己他者化的冷漠行为提供非关道德问题的辩护。

这个世界并不只有黑和白,还有灰、或其他颜色。正义自誉为正义大多数仗着其合法性,邪恶之所以为邪恶大多数是逼不得已。人之初,性本善/恶,这句话不严谨,人一出生就一张白纸,白纸放在黑暗里与在阳光下存在,有着本质的区别。

悲观点说,人类的苦难自从群集社会开始以来百分之九十都是人为的,剩下的百分之十才是自然灾害导致。当社会出现了异类,说明社会病了,当异类越来越多的时候,革命即将到来。那些竭尽全力才能勉强生存的人们,或许在某个夜晚,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希望有一个疯子,手执利剑,代表他们剑指金字塔塔尖的那群人。

世界奇闻

“日租男友”30分钟190元(你情我愿)

2021-9-28 16:53:59

世界奇闻

鹅的祖先来历和传说(恐龙化石揭开真相)

2021-9-28 16:54: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