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是照妖镜是什么意思,钱是照妖镜考验一个人的试金石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凌学文一直照顾和赡养父母,父母的生老病死他都不用妹妹承担,父亲去世后,出嫁20多年的妹妹就回来争遗产,要求平分父亲的50万征收款……

株洲云田乡凌学文家去年因为村里征收,他一家和父亲共获得征收款260万元,在签订征收协议刚几天,75岁的父亲就去世了,这一喜一悲让凌学文心情复杂,在他料理完父亲的后事和办理完征收相关事宜不久,他突然收法院的传票,唯一的妹妹凌小萍将他告上了法庭。

凌学文拿出法院传票告诉记者,他一家五口和父亲一共获得260万征收款,其中属于父亲的部分近40万,加上父亲的青苗补偿款和存款,父亲的遗产大概50万,妹妹把他告上法庭,要求和他平分50万,这让他难以接受,因为按当地的风俗,父母都是由儿子赡养,父母的遗产也都由儿子继承。

父母就他和妹妹两个子女,妹妹出嫁已经20多年,而且户口早以迁出,母亲去世也十几年了,母亲去世后,父亲一直和他生活,也就是由他和妻子两人照顾和赡养,妹妹作为出嫁女没有尽到赡养义务,父亲征收款和妹妹没有关系,现在妹妹为了这笔钱把他告上法庭,根本就是不顾及兄妹之情。

为了弄清当地是不是有儿子赡养父母,继承父母遗产,出嫁女不能继承的风俗,记者走访了附近邻居,邻居们都说确实有这个风俗,养儿防老,父母都是由儿子赡养,父母的遗产也都是由儿子继承,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作为外嫁女不用赡养父母,也不能继承父母遗产,当地家家户户基本都是这样,就算有征收款,外嫁女也不回来分取,凌小萍回来分取父亲的遗产,还状告哥哥,简直就是伤风败俗,给当地带来很多负面影响。

走访了当地村民,在凌学文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凌学文的妹妹凌小萍。

对于哥哥说她没有尽到赡养义务,凌小萍说我怎么没有赡养,随后,凌小萍告诉记者,父亲的床柜、被铺、衣鞋袜子都是她买,父亲只是在哥哥家吃了几粒饭,父亲说没有钱吃药了,哥嫂却说你吃药关我什么事,因为哥嫂对父亲不孝,她这个外嫁女才经常回家探望和照顾父亲。

她对哥嫂原本就有意见,然而让她寒心的是,父亲去世后,哥嫂竟然要霸占父亲的征收款,她虽然是外嫁女,但也有继续权,父亲有几十万征收款,她提出要10万也不算多,结果今年春节时哥哥打电话给她,说只给她4万她要就过去拿,这让她很气愤,她又不是上门要帐的,哥哥若客气将钱送过来给她,她也就算了,还叫她去拿,于是她坚持要10万,哥哥不但不给,还三番五次的推诿,甚至不见她,她还多次找人调解,但都没有结果,她不得已才通过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还有,迁父母坟是大事时,她作为女儿也要去给父母上香和磕头的,然而哥哥一声半句都不和她说,哥哥这么做就是断兄妹亲情。

面对妹妹的说法,凌学文控制不住情绪说,那是因为国家要求迁坟,再怎么我也不会毁父母的坟对吧,你现在也可以去磕头,我再错我也赡养父亲,你没有赡养还这么大道理。

兄妹俩越吵越凶,互不相让,双方情绪都很激动,总之,凌学文认为妹妹为了要父亲的遗产而找种种借口,凌小萍认为哥哥不肯给钱她,就是不把她当妹。

看着兄妹俩吵得不可开交,记者劝凌学文先离开。

凌学文带记者回家,拿出一堆父亲生前住院缴费清单给记者看,凌学文说父亲生前身体一直不好,每年都住上几次院,每次七八千费用,所有的医疗费都是他承担,没有叫妹妹出一分钱,在照顾和赡养父亲方面他问心无愧。

接着,凌学文又拿出父亲六十和七十大寿的礼簿,说父亲60大寿和70大寿都是他一手操办,父亲60大寿时妹妹给400元,父亲70大寿时妹妹给父亲买了一张床和一个柜子,在父亲寿宴上,别人送的礼金都是他礼尚往来还回去,别人送多少他就要还多少,另外父母的丧葬费也是他一个人承担,妹妹作为出嫁女根本就没管过,如今妹妹指责他对父亲不孝,都是无稽之谈。

为了调查真相,记者找到凌学文的舅舅,舅舅说,凌学文在照顾和赡养父亲方面,确实承担了主要责任,也不存在苛刻老父亲的情况,凌学文的父亲走得很安祥,临走前把我们叫了过去,当着我们的面,凌学文的父亲对自己的身后事也有所交代,他留下的钱给儿子,当时我接过钱时还反问要不要给女儿,他却没有给钱女儿的意思,随后我就把钱给凌学文了。

凌学文的舅舅还说,对凌学文兄妹俩的矛盾,他多次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兄妹俩始终无法达成一致,兄妹俩对簿公堂,他也很无奈,不过,他觉得凌学文的做法没有什么不妥,是凌小萍太过于强势。

随后,记者又走访凌学文的附近邻居,邻居们说,都是凌学文在照顾和赡养老父亲,凌小萍结婚后有了家,就不怎么管父亲了,现在村里征收,虽然家家户户有征收款,但村里男女老少都一直遵守当地的乡风民约,儿子照顾和赡养父母,继承父母遗产,出嫁女不回来争家产,凌小萍作为出嫁女却回来争家产,实在没道理,不讲亲情。

云田村凌家组组长说,房子是凌学文建的,他父母三病两痛,医疗费也是凌学文负担,父母的财产自然由凌学文继承,凌小萍作为出嫁女,没帮上什么,又不赡养父母,还吵着与哥哥平分家产,哥哥给他几万元已经很好了。

当地司法所周所长说,当本地风俗是,父母在时,家产由父母来分,父母不在时,家产就由儿子继承,兄弟愿意给姐妹几万的是客气,不给的也不能讲……

针对凌家兄妹如何继承父亲遗产的问题,记者咨询了律师,律师说根据我国继承法规定,儿女都具有平等继承父母遗产的权利,凌小萍在一定程度上也赡养了父亲,有权继承父亲的这笔遗产,虽然按照当地的风俗民约,出嫁女儿没有继续父母财产的权利,但仍应该以法律为最终准绳,在分配遗产时,谁照顾和赡养父亲多,谁就分得多一些,而凌学文为父亲垫付的医疗费等相关费用要从遗产中扣除,最后,律师还建议,如果担心遗产分配会有争议出现,父母最好在生前用立遗嘱的方式,将遗愿合法化。

记者咨询律师后,问凌学文是怎样一种想法,凌学文说他从来就没有要霸占父亲遗产的想法,只是妹妹太着急,让他太寒心。

征收前,家里一直以务农种树为生,经济条件并不好,父母又常年身体不好,他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压力很大,经常欠债,那时妹妹家已经征收,条件好,但妹妹也没有补贴家用,现在家里征收了,生活才好点,妹妹又这样搞。

记者问凌学文,最开始时你还是愿意给钱妹妹的是吗?

凌学文说,我原本是想给点妹妹的,姑姑也作主给妹妹5万,我也答应了,我和姑姑说了,现在征收款未到位,等到位了,我一分不少的给妹妹,然而才过两天,妹妹就找来律师,说要10万。

当时征收款还没有到位,父亲又急需安葬,搬家迁坟填塘事事都要我处理,我忙得焦头烂额,妹妹却三番五次逼我要钱,从最初的3万到最后的12万,直到现在起诉书上的25万,妹妹为了钱把我告上法庭,连40多年的兄妹情都不顾了。

51岁的凌学文说着说着就难过不已,他老实本分,却在年过半百之时被亲妹妹告上法庭,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错在哪里,他希望和妹妹化解两人间的矛盾。

凌学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后,第二天,记者单独约见了凌小萍。

凌小萍说,她和哥哥闹到这地步,不是为了钱,完全是为了争一口气,她承认哥哥赡养父亲,但她有继承权,既然哥哥把她当妹妹,为什么还要计较这些钱,开始时她想要3万,但哥哥不把她当凌家人,既然这样,她就和姑姑说必须要5万,结果哥哥5万也不愿意给,她就请了律师,交了律师费,她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却遭受众人非议,她想不明白,也气不过,现在她必须要10万,10万少一分都不行。

在记者的劝说下,凌小萍愿意再次和哥哥进行调解。

第二天记者和凌学文兄妹俩去当地司法所进行调解。

凌小萍对哥哥说,你也晓得我有继承权,你自己能调解的事,就不要请记者啊。

凌学文说,你作为老妹,你做的不应该,你逼着我喊记者来,你不上法庭不上诉,我也不会这样做,你要多少钱你要有个底,今天给你做工作你就水涨船高,叫我怎么给钱你,你自己也瞎搞,今天要10万,明天要12万,你这样做,换谁都不舒服。

凌小萍说,今天你要是认这个亲情,你就给10万,不认这个亲情那就不要讲了。

调解员问凌学文有什么想法,这10万能不能接受,要是不能接受,就说出你的想法。

凌学文想了想说,10万就10万,但之前我给她一万,那我就再给9万。

凌小萍却不同意,哥哥必须再给10万。

兄妹俩为了一万元再次陷入僵局,谁都不愿意让步。

调解员劝兄妹俩不要为了一万元,彼此不互让,去法院打官司真的不好,对谁都不利,闹到法院,兄妹情也没了……

记者也劝说,多一万元也发不了财,少一万元,也穷不了,你俩想想,做了几十年的兄妹,用一万块就买你们几十年的兄妹情,你们兄妹情也太便宜了。

在调解员和记者的劝说下,凌学文和凌小萍都沉默了,如果当初两人能够互相退一步,兄妹俩又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

沉默许久,凌小萍无动于衷,不肯让步,最后,还是凌学文作出让步,他愿意再给妹妹10万,妹妹撤诉。

凌学文从开始的不愿意,到一次次的退让,才换来兄妹俩达成协议,凌学文支付凌小萍10万,凌小萍撤诉,达成协议后,兄妹俩自始至终都不愿意看对方一眼。

从司法所出来,凌学文去到父亲坟前,失声痛哭,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他不想失去亲情,兄妹俩闹了很久,最后还是以这样的方式收场,他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但还是换不回亲情。

最后,凌学文表示,不管凌小萍做了怎样的决定和选择,妹妹若还上门和他走动,他还是认这个妹妹,妹妹若不上门走动,他们夫妻俩也不会去走动。

@荷香袭人来:都说金钱是照妖镜,照出人性的丑恶一面,在金钱面前,亲情有时候真的很脆弱,如果凌学文的父亲没有征收款,兄妹俩也不会闹翻。

凌学文按照传统的风俗习惯、民约乡规来处理事情没有错,再说一直是他赡养父母,父母的生老病死的费用都是他负担,压力再大再难,他也没叫妹妹分担,父亲去世后,他也就自然而然的继承父亲的遗产,他也想过给点妹妹,但因为事忙以及征收款未到位,未来得及处理遗产的事,妹妹就急于分钱,让他很无奈,凌学文的做法在情理上没有错,但在法理上却错了,因为妹妹依法也有继承父亲遗产的权利,只是按谁赡养的父亲多些,谁赡养父亲少些来分配遗产而已。

凌小萍依照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法理上她没有做错,但在情理上她又有错了,毕竟是哥哥一直在赡养父母,父母的生老病死的费用哥哥都没有叫她承担,凌小萍虽然平时也回去探望和照顾下父亲,给父亲买些东西,但这对于一个女儿来说都是应该做的,也是最基本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父亲临走前对自己的身后事已做安排,父亲将自己的钱只留给儿子,不留给女儿,凌小萍作为女儿,应该遵循父亲的心愿,父亲的遗产,哥哥若愿意给就要,哥哥不愿意给也理解,父亲的50万遗产看似很多,但和哥哥长期照顾父母所付出的对比,50万真的不多,而其中照顾父母的辛苦,只有照顾的人才懂得。

在凌学文兄妹俩因钱而闹翻、失去亲情一事中,一边是按当地的风俗习惯和民约乡规,出嫁女不能继承父母的遗产,一边是继承法规定儿女都享有平等继承父母遗产的权利,当两者发生冲突时,这就需要亲人之间用智慧去化解矛盾,彼此从亲情角度出发,多些理解,大度一些,彼此谦让。

写在最后:

赡养父母,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有赡养义务,虽然按传统习惯,很多父母都是和儿子生活,儿子承担主要的赡养义务,但出嫁的女儿也要尽自己能力赡养父母,总之,兄弟姐妹要和和气气,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虽然我国的继承法规定子女都有继承权利,但作为子女,都要明事理,重亲情,从实际出发,达成默契,谁赡养父母,谁继承父母的遗产,或者谁照顾和赡养父母多些,谁就继承多些财产,自己没有时间照顾父母,或因种种原因没有尽到赡养父母义务的,就不要和其他兄弟姐妹争财产,更不要为了争到财产而争吵,甚至打官司,在争吵和打官司中失去失情。
为了家庭幸福,父母不难过,让亲情延续下去,除了特殊情况外,建议出嫁女尽量不回娘家争财产(或遗产),另外,如果父母的遗产多,作为哥哥哥弟弟,也要大度,分一部分给姐姐或妹妹,虽然姐姐或妹妹已经出嫁了,但手足之情还在。

民间故事

亲人冷漠自私的说说,对亲人冷漠是什么原因

2022-5-9 15:07:59

民间故事

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看法,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幽默说说

2022-5-10 15:19: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