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病人融化图片大全(死状很惨不可自愈)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今天,我们来聊一种被称作人类诅咒的超级病毒。

它首次出现的时候,2个月之内感染358人,死亡325人,致死率高达90.7%。

河流两岸的村庄变成了地狱,小镇中心的修女们一个接一个死去,就连远在伦敦的病毒专家也被诅咒袭击。

埃博拉病人融化视频(图片极其让人不安小编不忍放出)

但依旧有一群病毒学家深入丛林,发誓要破解诅咒的秘密,而当他们真正接近真相的时候,病毒却突然消失了。

就像和人类玩起了捉迷藏一样,之后的40多年间,病毒会像幽灵一样,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留下极度恐怖症状,患者的内脏和血管会在2周之内一点点化成血水,从身体上任何一个有孔洞的地方流出来,神志变得模糊,喉咙里发出奇怪的语音,身体无休止的高烧、呕吐和腹泻,有些资料中甚至出现了患者把自己带血的肠子活生生吐出来的恐怖影像,建议大家千万不要去搜索。

这个病毒,就是——埃博拉。

它之所以被称作人类的诅咒,这是因为,它就像早就知道人类免疫系统的所有原理一样,一旦进入血液循环,不仅无药可救,就连你的免疫系统也将在它面前瞬间瓦解。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它的故事。


埃博拉VS巨噬细胞

埃博拉进入身体后,首先会攻击巨噬细胞。

它会先伪装成一个弱鸡病毒,让巨噬细胞把它吞掉。

而一旦进入巨噬细胞体内,噩梦就开始了,埃博拉会立刻翻脸,让巨噬细胞当场黑化。

黑化后的巨噬细胞开始按照埃博拉的指令用自己的身体复制埃博拉病毒,巨噬细胞会很快被榨干,然后,数百万个新的埃博拉病毒会从巨噬细胞的身体里钻出来再去感染其他的细胞。

同时,黑化后的巨噬细胞还会疯狂的给血管发送信号,前线告急,前线告急,请立刻调集大量的组织液和白细胞支援前线。

结果赶往前线的白细胞也纷纷进入半黑化状态,这些白细胞本来都是天生的杀戮机器,它们开始疯狂自爆,本来,面对普通病毒的时候,自爆可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从我们身体上来看,这就是伤口发炎了、红肿了。

但是到了埃博拉这里,半黑化白细胞疯狂自爆,这就变成了杀敌二十,自损一万的攻击模式。

于是,内出血开始出现了。

半黑化的白细胞还在继续向血管请求支援,于是,更多的组织液和更大规模的白细胞大军被送上战场,这也意味着更大规模的黑化,内出血即将变成了源源不断的血水,七窍流血的恐怖症状马上就要出现了。

身体也早就已经开始发烧,体温飙升到38℃,第三防线进入战斗状态。

而就当防线司令官——树突细胞来到淋巴的时候,一个更恐怖的杀手出现了。


埃博拉VS树突细胞

本来,就像我们天花节目里说的那样,树突状细胞会在第二道防线快撑不住的时候,把病毒的照片贴满全身,800里加急送回淋巴、跑遍全身,边跑边问谁认识这个病毒,谁认识这个病毒。

但是,现在这些贴满埃博拉照片的树突细胞跑回淋巴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它们竟然也早就已经被黑化了,它们也在向外不停的释放着埃博拉病毒。

同时,它们还在淋巴里面到处下达立即自杀的指令,受到指令的初始T细胞和杀手T细胞纷纷当场切腹……

原来面对天花大军的时候,树突细胞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寻找认识病毒T细胞和B细胞,让它们赶往前线,产生抗体最终杀灭病毒。

但现在,这一切根本无法启动了。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身体其实还留了一手,那就是,淋巴里还潜伏着很多自然杀伤细胞

他们是专门防止树突细胞和T细胞、B细胞反水的锦衣卫,但现在,正当锦衣卫准备去剁掉这些黑化细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边已经有成千上万的埃博拉病毒,自己也被感染了,锦衣卫也开始黑化……

这是免疫系统的末日,身体的三道防线全部被突破,体温飙升到40℃,身体拼死一搏,要用高烧和病毒同归于尽。

通常情况下,体温每升高1℃病毒繁殖速度就会降低6.3倍,而且,免疫细胞活性也会增强5~6倍。

但这个时候,显然身体又被埃博拉病毒戏耍了,因为,病毒虽然害怕高温,但体内黑化的免疫军团,它们依旧可以高温作战。


埃博拉VS身体

埃博拉攻击身体的时候,会把火力最先集中到肝脏。

肝脏是也调节各个器官的中枢。

然后,肝脏开始衰竭,大量的血液被释放到体内,接着肾脏开始衰竭,脾脏告急,肠道也开始融化……

现在已经不是内出血能够形容的情况了,体内的血水开始像喷泉一样,夹杂着各种器官的组织碎块往外喷射,无休止的呕吐和腹泻出现了,血水开始从身体的每一个空洞往外渗透,眼睛也变成了一颗血球,开始往外渗血……

大脑还在死死支撑,埃博拉病毒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攻入大脑,但是高烧已经让大脑短路了,大脑想留下最后的遗言,但是,喉咙和舌头都已经无法发出正常的语音,在加上早就已经错乱的神志,这个时候,从你喉咙里发出来的,是一些人类根本无法听懂的语音……

这一切可能都发生在短短的3-5天之内,身体的每个地方都在爆炸。

但战斗还没有结束,身体还留着最后一张梭哈的底牌,那就是——细胞因子风暴。

身体梭哈了,所有的免疫细胞解除封印,你们现在就在这具垂死的身体上任意杀戮吧……

这是身体以暴制暴的最后必杀技,成功概率不超过十分之一。

但是就连这张底牌,也早就被埃博拉看穿了。

封印解除后免疫细胞在全身暴走,这反而让更多的血液离开血管,现在,喷泉变成了洪水……

身体出现严重缺水,红细胞根本无法把足够的氧气送到全身,各个组织和器官中的细胞失去了氧气,开始成片成片的死亡,越来越多的组织碎块开始脱落,跟随着洪水离开身体……

现在差不多是第7天,身体已经变成了一滩正在化掉血水,连最细微的毛细血管都在往外流血。

这就是所谓的埃博拉出血热,也就是埃博拉病毒病的学名。

整个发病过程中,病毒的必杀技是黑化免疫细胞,而为什么它能黑化各种免疫细胞呢?

这背后,其实和它的那张照片有关。


埃博拉的照片

前面我们挖了一个坑,那就是,我们说树突状细胞贴满全身的照片,无论是天花、冠状病毒还是未来100年,你将在火星上碰到的病毒,它们的照片一定都会被你体内几百万年前,就已经存在的某个T细胞和B细胞认出来。

这其实是因为身体使用了最暴力的穷举法。

病毒形成照片的基因并不复杂,也就是棍棒、三角、方块、螺旋等等十几种形状的组合。

这些组合就像彩票一样,是可以按照基因规则全部计算出来的。

科学家计算以后发现,病毒照片的所有可能性,大概也就1亿种。

也就相当于,病毒这个彩票公司只能开出1亿张可能性的彩票。

于是,身体就把这1亿种可能性全买了,又觉得不保险,还把其他彩票公司能想到的规则和能使用的号码都找出来,又买了一遍。

科学家计算了一下,发现身体买下的彩票总量,至少有100亿张。

所以,无论未来病毒在它那1亿张彩票里怎么开奖,身体都能找到一张它早就买过的彩票拿去兑奖。

而找这张中奖彩票的过程就是树突细胞找辅助T细胞和辅助T细胞找B细胞的过程。

但是,为什么埃博拉照片就会让免疫细胞黑化呢?

这其实是因为,细胞并没有眼睛,看不到照片,只能用盲人摸象的方式去识别照片。

细胞上有各种不同的爪子,这些爪子的形状其实就是身体早就买好的那100亿张彩票中的一种。

然后,BUG就出现了,身体觉得,我既然都下血本买了100亿张彩票,要是平时不拿出来用用,那太亏了。

于是,身体就让细胞们用这100亿种爪子互相摸来摸去,交流信息。

而埃博拉病毒正是利用了这个漏洞,它照片上的图形组合其实是树突细胞经常使用的一个门禁暗号。

也就是说,埃博拉把照片拿出来给树突细胞看的时候,树突细胞会认为,这是自己人,和它握手,然后把它送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

然后,埃博拉就把自己的基因插入树突细胞的基因中,控制了细胞,也就让细胞黑化了。

埃博拉就是这么玩儿人类的,那人类又要怎么利用埃博拉的弱点呢?


三角平衡

还是回到我们前面说过的这个三角平衡。

就像自然界微妙的生态平衡一样,病毒的平衡三角就是致死率、传染性和变异性三者不可兼得。

像天花这种能靠空气传播,致死率又高的病毒,变异型一定差。

像流感这种靠空气传播、变异型又强的病毒,致死率就会很低。

那现在,埃博拉拥有90%的恐怖致死率,那它的传染性和变异型就一定要放弃一个。

显然,埃博拉放弃了传染性。

它只能靠体液传播,也就是患者的血液、呕吐物、排泄物等等这些带病毒的东西。

并且,埃博拉虽然可以让身体的第二、第三道防线瞬间崩溃,但它拿人体的第一道防线——皮肤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只要你皮肤上一点儿小伤口都没有,理论上,就是接触到埃博拉病毒也不会被感染。

后来,科学家们也正是通过埃博拉的这一弱点,控制了疫情。

原来,他们发现,埃博拉爆发的中心点有两个,一个是医院,一个是家族内部。

调查以后发现,医院传染,是因为修女们没有使用一次性的注射器,注射完埃博拉病人的注射器又去注射正常人,这样病毒就通过注射器进入了正常人体内。

家族传染,是因为非洲的丧葬习俗当中,死者的亲属要像处理木乃伊一样处理尸体,要把死者肚子里的脏东西全部掏出来清理,而且下葬前,亲属还要过来抚摸死者,这样,死者身上的埃博拉病毒就会通过家属皮肤上的小伤口进入体内……

后来,病毒学家们在非洲严格管理医院的消毒流程,禁止原有的丧葬风俗,也就很快扑灭了埃博拉疫情。

所以,埃博拉病毒并没有那么容易离开非洲,它其实是被封印在三角平衡当中。

那为什么,病毒学家还要警告,说埃博拉是人类的诅咒呢?

其实,就像上次人类通过三角平衡找到了战胜天花的方法一样。

埃博拉病毒,也很有可能最终通过三角平衡,找到打破封印的方法。


1976年·扎伊尔

时间回到1976年,非洲扎伊尔共和国的延布库教区出现了首个埃博拉患者。

他是一个44岁的当地教师,刚刚从北部丛林回来,他说,在北部品尝了丛林肉以后,感到有点不舒服,像是得了疟疾。

于是,医院的修女就把一支奎宁扎进他的胳膊,还告诉他,会治好你的疟疾的。

转过头去,修女们又把针头扎进了下一个等待注射的病人胳膊上,他是一个16岁的少年。

队伍的后面还排着一个25岁的妇女,也在等待注射。

这天是9月1日,而到了9月10日,这个25岁的妇女就和他的丈夫死在了茅草房里,死状极其恐怖,满地是血,恐惧的村民一把火烧毁了房屋。

9月7日,那个16岁的少年也在自己的茅草房子里去世,仅仅1天以后,照顾他的小妹妹也倒在了血泊中。

9月8日,那个44岁的教师也死于七窍出血,家人们还为他举办了葬礼。

9月20日,教师的母亲也死于同样的恐怖症状,发病前她处理过教师的遗体。

9月25日,参加教师葬礼的人30人中,21人发病,其中又有18人死亡。

整个9月,延布库教区的医院里就挤满了染病的患者,病房到处都是血污。

修女们也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她们的血液样本被送回比利时。

一个叫做彼得·皮奥特(Peter Karel Piot)的27岁病毒学博士也终于第一次从电子显微镜中看到了这种像问号一样的丝状病毒——埃博拉。

世界卫生组织立刻组织专家组赶往疫区调查。

原来,延布库的医院并不是病毒的发源地。

最恐怖的疫区,是北部的埃博拉河两岸,这里的村庄整村整村的被清零。

而病毒源头则指向了那个地道美味——丛林肉。

也就是一些蝙蝠、猴子和其他丛林小动物的混合肉干……

这就是最先出现的扎伊尔型埃博拉病毒,根据扎伊尔卫生部统计,9月1日到11月6日,共发现358例病症,死亡325例,死亡率90.7%。


变异

变异来的太快了,就在世界卫生组织还在扎伊尔调查的同时,苏丹边境,也爆发了同样的埃博拉疫情。

这个变种被称作苏丹型埃博拉病毒。

虽然致死率下降到了53%,但它拥有了更恐怖的传染性,当时苏丹型病毒被寄回伦敦的实验室,一个叫做杰弗里·普拉特(Geoffrey Platt)的病毒学家就开始研究起来。

这天是11月5日,杰弗里准备把病毒样本从一只豚鼠的身上转移到另一只身上,他很小心,带了三层乳胶手套。

结果,手还是滑了一下,他感觉针头似乎扎到了自己的拇指尖。

他先是呆了几秒,然后突然回过神来,赶紧边脱手套边喊,赶紧,赶紧把血挤出来啊……

但结果,凭管他怎么用力,就是一点儿血都不往外流,他还在自言自语,出血啊,快出血啊。

眩晕和崩溃的情绪不断的袭击他的大脑,他把手泡到消毒桶里,整整泡了两分钟,心情也才慢慢的平静下来,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刚刚带着三层手套呢,手上又没有出血的伤口,可能针头根本就没有扎到皮肤,真的是差点被自己吓死了。

擦干手以后,他又用一个放大镜来仔细寻找大拇指上的伤口,什么也看不到。

杰弗里松了一口气,觉得是虚惊一场。

而他不知道,就在刚刚,他吓得心脏砰砰直跳的时候,病毒通过他拇指上那一丁点儿肉眼无法看到的极微小伤口,进入了毛细血管,再被他强大的心跳,早已输送到了全身。

到了11月11日,杰弗里高烧到38℃,他冷静的给自己采血,坐到电子显微镜前,果然看到了血样中,像问号一样的埃博拉病毒。

然后,杰弗里带上一个大大的口罩,报警,开始等待死亡。

他在苦笑,自己终究还是大意了,被扎伤的这6天他竟然和往常一样上下班还和自己的老婆孩子们住在一起。

接到报警后,伦敦当局紧急隔离了300多人,谢天谢地,最后只有杰弗里一个人被感染,也幸好,他感染的是苏丹型埃博拉,致死率只有53%。

最终,杰弗里在塑料舱中被抢救了49天,活了下来。


打破封印

变异正是埃博拉病毒打破三角封印的方法。

1976年的这两次现身,就体现出了它强大的变异能力。

病毒学家们始终在担心,埃博拉会不会依旧隐藏在蝙蝠体内不断的变异着?

会不会下次再出现的时候,变得潜伏期更长,传染周期更长,而且可以靠空气传播?

但是,就在1976年以后,埃博拉病毒突然消失了,病毒学家们甚至连它是否是从蝙蝠身上来的都还没来得及确认,一场大战就这样草草收场。

直到13年后,埃博拉又出现了。


1989年·美国

这天又是11月5日,美国弗吉尼亚州的雷斯顿港口上,出现了恐怖的一幕。

当一艘货运船的船舱被打开的时候,血污像小河一样的涌了出来,船舱里本来健康的一大群食蟹猴纷纷倒在了血泊当中,那些幸存的猴子也已经双眼充血,正在疯狂的吼叫和撕咬着。

接着,检疫结果让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猴子的血样中又出现了那个恐怖问号型病毒——埃博拉。

货船从菲律宾开到美国,在海上漂了好几个月,这证明,这种新型埃博拉的潜伏期更长了,从猴子伤亡的比例上来看,致死率却丝毫没有下降。

它正在向着病毒学家们最担心的方向上变异。

而13年前这些只出没在非洲丛林里的埃博拉,又是怎么感染到菲律宾的猴子身上的呢?

传播途径也已经变得更加诡异。

雷斯顿港口被立即封锁,但3个月以后,疫情又在雷斯顿、德克萨斯和菲律宾同时爆发。

万幸中的万幸,这次变异出来的雷斯顿型埃博拉病毒只能杀死猴子,虽然也能感染人类,但至今都没有人类死于雷斯顿型埃博拉病毒的病例。

2012年,就连中国的蝙蝠体内,也已经发现了雷斯顿型埃博拉的痕迹,看来,它已经悄悄的潜伏到了世界各地。

很多电影中都描述埃博拉病毒如何被从非洲带到美国,恐怖的疫情如何被一位美国英雄及时化解。

但事实上,雷斯顿型埃博拉的故事已经告诉我们了,埃博拉如果在现实中爆发,一定比这些电影更加夸张。

我们再问一个问题,那就是,蝙蝠为什么不会被埃博拉病毒杀死呢?


蝙蝠

在大约500万年前,蝙蝠的基因发生过一次突变。

这次突变让它拥有了编辑自己基因的能力,而且恰好是编辑主管寿命的端粒基因。

本来,在哺乳动物当中,有这样一个定律,体型越小的动物,心脏跳得越快,寿命也就越短。

比如,大象每分钟跳26下,寿命60年。

蓝鲸最低每分钟可以只跳2下,寿命90年。

老鼠每分钟高达500下,寿命只有2年。

松鼠体型比老鼠稍大,所以即使也是每分钟350下,但寿命延长到了8年。

人类已经算变态的了,体型介于松鼠和大象之间,心率70,但能活到七八十岁。

但最BUG的还是蝙蝠,它和老鼠体型差不多,而且心率在飞行的时候可以达到1000下每分钟。

所以,按老鼠的比例来推算,蝙蝠可能只有几个月的寿命。

但是,蝙蝠却硬生生的能活40多岁。

这其实,这正是500万年前基因突变的结果。

本来蝙蝠选择了出飞行装,这也就意味着,它的心跳很快,寿命必须大幅缩短。

但就在这个时候,系统不知道怎么被蝙蝠黑进去了,改了一下基因,让蝙蝠可以控制自己的细胞端粒。

本来,心跳越快就会导致细胞分裂也越快,而细胞每分裂一次,端粒就短一截,端粒没了,细胞就无法在分裂,寿命也就到头了。

但黑掉系统以后,蝙蝠竟然可以直接给自己补端粒。

这就可以让它跨越肆无忌惮的给自己的身体增加负荷,反正细胞可以永远分裂,寿命长着呢。

于是,在超高心跳的帮助下,它就可以轻轻松松把体温提到40℃以上。

体温每升高1℃,病毒繁殖速度就会降低6.3倍,而且,免疫细胞活性也会增强5~6倍,这个定律在蝙蝠身上同样适用。

所以,这种无视端粒的超高心率和体温,还给蝙蝠带来了一个超级免疫系统。

几乎所有的病原体,病毒、细菌、寄生虫都可以被蝙蝠这个超级免疫系统封印,然后在它身体内慢慢炼蛊。

直到那个憨憨跑去抓了一只蝙蝠回来刺身……


超能力

人类首次发现埃博拉的这个超能力是2015年,一个叫做克洛泽(Ian Crozier)美国医生在前线支援时不幸感染埃博拉。

之后,他被密封舱运回美国,抢救的过程中,各种血液透析、呼吸机、血清治疗,以及传说中的RNA干扰疗法全部用上了,终于在42天后让他重回人间。

然后,医生们从他的血液、尿液当中都已经检测不出来埃博拉病毒了,于是宣布治愈,克洛泽也就康复出院。

但就在10周以后,他突然觉得左眼视线有点模糊,眼球开始充血,而且他原本蓝色的虹膜,也变成了绿色。

回到医院就诊,医生从他的眼球里抽取了一些体液,结果,这些体液中发现了活体埃博拉病毒。

也就是说,埃博拉病毒可以隐藏到康复者的眼球当中。

太难以置信了,这之后,医生们又调查了85名埃博拉康复者,有40%眼球当中都发现了活体病毒,几乎无法被清除。

同时,调查还发现,埃博拉病毒可以在男性康复者的精液中长期存活,最长的一例存活了6个月。

这就是狡猾的埃博拉病毒,它不仅可以隐藏到大自然当中悄悄变异,甚至还可以隐藏到人类的身体当中。

我们知道它的存在,但却选择了暂时忽略它,因为它至今仍被封印在非洲大陆里,仍被封印在三角平衡中。

但事实上封印着这个人类诅咒的开关,却并不掌握在我们人类手中。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最后夫人说,《伊波拉病毒》,你这期节目成功的唤醒了很多人的童年噩梦。

民间故事

精绝女王的最终的秘密到底是什么(鬼吹灯不敢公开的诅咒)

2021-9-24 18:00:43

民间故事

鬼楼契约故事完整版(公主岭14层到底有什么)

2021-9-25 15:26: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 })();